《最高权力》
第73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庞说:“那个闪披着军大衣的人是乡丨党丨委书记赵丰,以前是咱们县委办的副主任,几年前出去任的是乡长,现在是书记。”
  难怪,县委办出去的人,就显得比较会办事,十多年的机关生活,都是在领导身边度过的,最宝贵的经验就是伺候领导的经验,伺候领导宁可做得过些,也不可不做,哪怕被领导批评铺张浪费,也不要让领导感到你重视不够,或者简化了程序,即便有的领导真的不喜欢这种形式主义,但是你给领导制造了一个批评下属、树立领导威信的机会,也是做下属应尽的义务。所以,他的龙泉乡有一句口头禅,那就是时刻和县委县政府保持一致。

  赵丰对待这次新县长首次下乡来视察工作,而且第一站就是他的龙泉乡,他自然是不敢怠慢,虽然摸不着彭长宜的工作作风,但按照一贯的接待领导的经验,先摆出大阵仗,用他们最隆重的方式来迎接。哪怕他彭长宜就是一个清高的重原则的人,也最多不过简单地批评他几句,毕竟出门三四十里的山路来迎接领导,又是大冷的天,他的心即便不是肉长的,也不会怎么怪罪他的,如果给新领导留下的第一印象是好的,那么以后他也就不会吃亏了,最起码能多要点补助资金。礼人不怪,人之常情,向来都是这个道理。

  怎么说呢,其实彭长宜是不喜欢这种热热闹闹、前呼后拥的场面的,虚假不说,主要是自己初来乍到,头上的“代”还没有去掉,什么情况都不掌握,为基层解决不了什么实质性的问题,还让他们这么兴师动众地站在寒风里等候自己,实在有些过意不去。不但他们累,自己也累,太耗费精力。人家拿你当回事,争先恐后地热情地欢迎你,你不能视之不理,不但要理,还得“理”出分寸、理出水平,既不能太过高兴,也不能不热情,太高兴,就会给下边传递错误的信息,太过冷漠就会打击下面同志的积极性,以后你再来就不敢招待你了。但是有一点是他必须要做到的,就是谨言慎行,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微笑,每一次皱眉,都是一个信号,说不定很快就到县委那边去了。

  齐祥已经下了车,和乡丨党丨委书记赵丰说了一句什么,两人就急忙往他这边跑来,老顾恰到好处地赶在他们到跟前时才把车挺稳,以便让这些人给县长开车门,而不是县长等不及自己打开车门,小庞也赶紧下车,但是他却不急于给县长拉车门,他要把这个机会让给下面的人。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他发现这个新来的县长貌似憨厚,但却是个极其讲究规矩的人,不像徐德强那样不拘小节,所以他也就不能不拘小节了,其实,官场的规矩他不是不懂,也懂得一些,就是徐德强不太讲究,所以自己才不讲究。

  果然,赵丰几步走到齐祥前头,主动把后面的车门拉开,然后伸出手,挡在了车顶上,这样县长下车不至于磕着脑袋。
  彭长宜下了车,握住了赵丰伸过来的大手,赵丰不等齐祥给他介绍,就说道:“彭县长您好,我是龙泉乡丨党丨委书记赵丰,这个是我们的乡长李冬。”
  彭长宜看了一眼这个笑得跟弥勒佛似的赵丰和他后面那个人,就一一和他们握手,这时后面就围过来了好几个人,赵丰冲他们说道:“太冷了,先让县长上车,咱们回到乡里再给大家介绍。”尽管他这么说着,后面的人还是围过来跟彭长宜一一握手。
  齐祥也说:“风太大,先上车吧,到了地方再说。”
  彭长宜说道:“齐主任,让赵书记上我的车。”

  赵丰说:“我块头大,一人占两个人的位置,您要是不怕挤就行。”
  彭长宜听出来了,他的话明显的意思就是县长的车只能坐下他和县长两个人,再多一个就挤了,显然这话是说给乡长李冬听的。
  尽管赵丰长得五大三粗,但他却是个粗中有细的人物。
  车队沿着一条不宽的山间公路,驶过了两座山,进入了一片比较开阔的丘陵地带,看到了三三两两的村庄。赵丰说:“彭县长,前面就是乡政府所在地了,龙泉乡就是这片地势稍微平坦一些。”
  彭长宜向外看去,地里面有庄稼茬的痕迹,就说道:“这里都种什么农作物?”
  赵丰答道:“主要就玉米,谷子,油麦,荞麦,有的时候还能种点小麦。”
  “靠天吃饭吗?”彭长宜看着他。
  “大部分是靠天吃饭,也有一部分水浇地。”
  彭长宜的家乡是半山区,但都是水浇地,他不解地说道:“为什么不能全面实现水浇地呢?”
  赵丰想了想说:“一是这里海拔高,岩层复杂,打一眼深水井,再配齐三配套水利设施,要大几十万,甚至百十来万,徐县长发动了全县力量,去年全县才打了大大小小的机井十一眼,这都费了老鼻子的劲了,我们乡还没轮上,因为我们乡还不是最缺水的乡。”
  “我们这里毕竟还能打出水,地理条件相对好些,有的地方钱花了,井也打了,就是不出水,这种情况多了去了。”赵丰的嗓音有些沙哑。
  “那是要经过勘探才能打呀?”彭长宜扭头看着他说道。
  赵丰说道:“嗨,干什么都得花钱,有的时候好不容易凑齐了打井的钱,凑不齐三配套的钱,等都凑齐了,就舍不得花钱请人勘探了,完全依赖老人的经验了。”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你们乡的情况怎么样?”

  “比起其它乡好些,但是也有几个村子吃不上水,原因是水脉的走势正好是海后基地的电缆,我们前年就跟他们协调过,想让他们支持一下,到别处去打井,但是他们没有同意。后来又跟他们协调,说看能不能从他们基地引过来水源,解决周围村子吃水的问题,他们还是没有同意,我们也就没有再坚持,毕竟是军事基地,也不好强求。”赵丰为难地说道。
  从这一点上来看,还是山区人朴实,这要是在亢州,说什么都得让你出血,亢州那么多中直单位和驻亢部队,没有一家不给亢州的建设做出贡献的单位,都支持了地方经济建设和城市发展。彭长宜问道:
  “涉及到几个村子?”
  “这里的村子比较分散,要说涉及到的村子有三四个,但都是自然村,行政村也就是两个。”
  彭长宜点点头,他没有表态。
  前面,就是龙泉乡政府大院。这个乡政府大院,坐落在一个坡地上,一面的围墙上刷着几个鲜红的大字,是时下的一些宣传口号,前面的马路上,还是一个小集贸市场,路两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摊点,非常热闹。车子穿过拥挤的人群,拐进了政府大院,大院里,有六排平房,依山势有低变高,有着鲜明的山区特色,正对着大院门口,是一个旗台,起到车辆分流的作用,一面鲜红的崭新的五星红旗正在迎风飘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