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3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庞见彭长宜对这个很感兴趣,就有些兴奋地说道:“那个姓更怪,更有意思,姓黑,名云,黑云,是云彩的云。”
  “哈哈。”彭长宜不禁笑出声,说道:“除去羿楠,今天我听到的这四个人,有三个和黑和煤有关系。”
  小庞也笑了,说道:“更可乐的我还没给您解释呐,黑云的黑,不是发hei(黑)的音,而是发he(贺)的音。姓黑的不发hei的音,发贺的音,姓夜的不发ye的音,却发hei的音,这是三源有名的一大怪。”
  彭长宜自言自语道:“姓黑的不发‘黑’的音,发‘贺’的音,姓夜的不发‘夜’的音,却发‘黑’的音,哈哈,有趣,的确有趣。”

  小庞见彭县长高兴,就继续说道:“三源有三大怪,这是其中一怪,还有两怪,您想听吗?”
  “呵呵,想听。”
  “但是会涉及到领导人,这都是坊间编排的野趣,要不,您就当笑话听吧。”小庞小心地说道,他发现新县长对严肃话题有抵触,对民间话题倒是很感兴趣。
  “哈哈,好。”彭长宜感兴趣的不是坊间传闻,而是这些坊间传闻背后的信息,这些信息的客观真实性,往往比小庞带着自己情绪说出来的更有价值。

  尽管小庞嘴上这样说,但是他决定不当笑话说给县长听,就说道:“这三大怪是:仨女人的姓,邬书记的酒,葛局长的年龄没准数。”
  “哦,怎么讲?”彭长宜问道。
  “三个女人的姓不用说了,我刚才给您解释了,单说邬书记的酒,邬书记喝的酒一直都是个迷,没人能知道里面都有什么成分,据他说是自己泡制的保健酒。他每天起来后都会喝一大杯这种酒,有人说是返老还童酒,有人说是增加xing欲酒,但是没人尝过,他连着喝了有好几年了,反正人不显老不说,还越活越水灵,据传闻,他可以同时对付两三个女人而不倒,您别生气,这只是传言。”小庞赶紧追加解释。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事,你尽管说,这些都无伤大雅。”
  小庞见县长不怪,又接着说道:“有人说这种酒是黑云给他的秘方,可是有人又说了,黑云今年三十岁不到,而且她来三源县医院工作满打满算也就是三四年的时间,可是邬书记喝这种酒的年头比黑云参加工作的年头还长,所以,我认为这个说法应该不成立。”小庞很客观地说道。
  “黑云是干什么的?”
  “县医院泌尿科的大夫,现在是泌尿科主任。”
  “她跟咱们邬书记关系很好吗?”
  “这个我可以肯定地说,是真好。她来三源县医院工作,三四年的时间就当上了主任,那么多有资历的大夫都没当上,她凭什么?您要知道,医院有时跟咱们地方不一样,论资排辈的风气很严重,据说,马上要竞选副院长,他们的关系,在三源是公开的秘密。”
  彭长宜点点头,又说道:“黑云没有成家吗?”

  “没有,她没人可嫁,也没人敢娶。”小庞说道。
  “呵呵,是这样啊,对了,还有一怪呢?”彭长宜对这些笑话中传递出的信息很感兴趣,就接着问道。
  “还有一怪就是葛局长的年龄没准数。其实,在三源干部中,有几个领导的岁数都不准了,首先就是邬书记本人的岁数不准,其次就是葛兆国的,我不知道您见过他没有,如果您见过他,就会以为他五十多岁了,其实,他的档案年龄刚刚四十五岁,他的外孙子都满地跑了,如果说邬书记是十六岁生的儿子的话,那么葛局长十四岁就生了他的女儿了。”
  “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彭长宜想起部长说邬友福年龄时的话,不禁大笑了起来。
  小庞也笑了,说:“您就当笑话听吧。”

  “嗯,没事。”彭长宜琢磨了琢磨,又笑了,说:“的确很有趣。”
  “我不这么认为。”小庞坚定地说道:“他们之所以把岁数改小,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怕自己到站下台,为什么怕下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官得实惠,他们的亲属得实惠,他们自己得实惠,他们的利益集团得实惠。就拿这次事故来说吧,如果葛兆国下台了,就没人给二黑跑这事了,矿难出来后,他就没人影了,有人就说他去省里,去北京跑关系抹和事去了。”
  这是个严肃的话题,彭长宜不想探讨,也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说:“除去黑云,其他两个怪姓女人还有故事吗?”
  小庞见县长对他的话不太感兴趣,也自知又“犯忌”了,本来吗,一个刚来十多天的县长,他知道这些棘手的事又顶什么用,他能怎么办?徐县长跟他们斗了一年,不是也没有把他们的黑尾巴砍掉吗?还能要求他怎么样?想到这里,他也就心平气和了,就说道:“当然了,如果光凭姓氏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就因为她们本身的故事,再加上她们的姓氏,所以才被瞩目,三个女人三朵花,又都是青春年纪,跟领导又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被人们私下谈论也是正常的。”

  “那个夜玫不是二黑的人吗?她跟领导也有关系?”这话说出后,彭长宜就有些后悔自己问的太直接了。
  小庞没有在意,他说道:“如果您认为夜玫跟二黑有关系的话就大错特错了,她跟二黑的关系只是生意的关系,她跟有关系的男人是葛兆国。”
  彭长宜突然想到在沈芳记录的人名中,有个人叫“梅子”,他立刻问道:“夜玫还有什么名字?”
  “没有,就叫夜玫,有时人们也管她叫‘玫子’……”
  彭长宜听了心里就是一“咯噔”,尽管他还没有对送礼的人展开调查,但是他早意识到这些人会和眼前的利益有关,甚至直接和矿、和矿难有关,难怪葛兆国见自己一副趾高气扬的架势,说不定他在心里怎么看不起自己呢?也许他认为给县长送了礼,就不需要对县长进行尊敬了,或者就像给狗的前面放一块骨头那样,想让狗怎么做,只需动动骨头的位置就行,哼,想得美,即便自己当狗,也得当像一一那样的军犬,对眼前的食物是要经过一番甄别的,对陌生人给的食物,不但拒食,索性视而不见。想到这里,彭长宜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小庞还想说什么,老顾的车速慢了下来,就见前面的车已经停下,齐祥一边搓着手一边小跑着过来了。彭长宜降下车窗,齐祥嘴里呼着热气说道:“县长,前面就到龙泉乡了,乡丨党丨委书记带着乡领导们都在三岔路口等着呢?”
  彭长宜一皱眉,说道:“你安排吧,出来的时候我就说了,你是总指挥,总导演,你怎么导我就怎么演,你现导,我就现演(眼)。”彭长宜也释然了,既然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认识基层,那就随其自然吧。
  “哈哈。”齐祥大笑,说道:“您真逗。那咱们拐过这个弯就是了。”
  “好。”彭长宜冲他点点头,就升上了车窗。
  果然,拐过一道弯后,老远就看见有三辆2020越野车停在一个岔路口处,十来个人站在路口,冻得瑟瑟发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