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0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李?哪个老李?”我放下手中的杯子,凑了过去。
  “渔船惨案!浙周渔2872惊魂动魄的最后一航!”首页置顶的新闻标题让我哆嗦了一下,新闻的配图是李皮庆在自己家里接受记者的采访。
  “哎呀呀,小龙,快点开看看,有没有写我们。”大厨有些兴奋,没想到李皮庆竟然上了新闻了。
  “本报记者(XXX)讯,昨日,“浙周渔2872”号案在浙将拧波宣判,包括船长XXX在内的3名被告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余被告人被判有期徒刑4年至12年。20XX年X月,该远洋渔船载32名船员出海,在南太平洋所罗门海域从事金枪鱼捕捞,期间有两人失踪,一人死亡,所罗门群岛国联合澳大利亚海警小分队将渔船控制,所有船员被遣送回国,历经半年的侦查,此案终于水落石出,记者不远千里来到甘素省,有幸寻找到了当时在船的一名普通水手李皮庆,而他是破获本案的关键证人,同时也是本案的受害者,以下是我们对他进行的视频专访。”

  文章写到这里就结束了,文章的下方是采访视频,无奈网速实在是太差了,视频的图画卡在记者的麦克风马上就要插到李皮庆的嘴里。
  “嫩妈看的什么玩意儿?”老九哼着小曲儿凑了过来,身上竟然散发着一股子香水味。
  “九哥,你快过来看看,李皮庆上新闻了,浙周渔2872的事儿。”我指着电脑中央的图片对老九说道。
  “嫩妈那不是老朱的钱箱子吗?”老九并没有接着我的话去打听李皮庆的事情,而是把我的手指从电脑屏幕上拨拉开,指着李皮庆身后桌子底下的一个黑色长方体物品。
  “哎呀呀,还真是呢!”大厨揉了揉眼睛,也有些小兴奋。
  “九哥,别看了,这老朱当初谢恩,咱俩装逼不要钱,现在后悔也晚了,不过我估摸着撸耶这次应该能给我们点钱表表心意,到时候咱可不能再不要了。”我有些懊恼的说道。

  “嫩妈,失误了,失误了,这次撸耶就算是不给,咱也得想法要点,这药品生意做这么大,不在乎那几个钱,明天让他领我们去阿雷格里好好消费一下,你们说是不是。”老九的表情有些后悔,这爱财之心人皆有之,好端端的好几十万竟然落到了李皮庆手里,当初可是我们不顾生死给朱传舟救出来的。
  “哎呀呀,我那个时候就说要钱,你们偏不要,还骂我,现在,”大厨像个怨妇一样的又准备大谈特谈,老九一瞪眼,他又马上闭了嘴。
  “九哥,那个毒玫瑰呢,咋样了,你身上怎么这么香,你俩不会是已经?”为了防止大厨被暴打,我赶紧把话题转移开。
  “嫩妈,哈哈哈,还早呢,还早呢。”老九跌坐到沙发上,笑的比哭都难看。
  视频显示播放失败,尝试了好几次都不能重新播放,于是我也就放弃了,登上BLM-shipping网站,查询了一下红太阳轮,AIS信号显示她此刻还是在马岛西部的水域,状态为失控。
  “九哥,现在不能管钱不钱,妞不妞了,我们得赶紧想办法回船呀!”我有些忧虑的说道。

  “哎呀呀,船长也不知道现在吃不吃得惯别人做的菜。”大厨小声嘀咕着,气氛一时竟然有些伤感。
  老九没有说话,沙发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我跟大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三个人就这么沉默着。
  夜里的梦很乱,这几年的海员生涯像电影一样在我梦境里重新过了一遍,很多人或许做梦也不会梦到我这种生活,荒诞刺激,就好像《阿甘正传》里的第一句台词,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阿雷格里,罗纳尔迪尼奥的故乡,同时巴西烤肉也是最先出自于这里,昨晚的牛腿肉还塞在牙缝里,而我对足球不感兴趣,所以阿雷格里最出名的两件东西我都不以为然,我关心的是爱迪居然拥有一家模特公司,我的天那!模特公司啊!

  老九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前列腺炎瞬间都好了一半,小便也舒服了许多。
  原来车库里那辆破鞋是爱迪的,可惜只能坐两个人,老九兴冲冲的跑去副驾驶,准备坐进去,没想到上面已经蹲坐了一条比老九都强壮的巴西菲勒犬,没有办法,三代屌丝只能回到高尔夫里,矮胖男临时有事,递给我们一张不知道限额的信用卡,老九开车,跟在了破鞋的后面,好在路比较堵,不然我们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妞的尾灯。
  阿雷格里是巴西比较出名的混血城市,大部分的居民都是意大利或者德国的移民,因此城市建筑也洋溢着一股浓厚的欧洲味道,市中心的教堂,建筑,广场都是老式的欧洲建筑,路上纯种的黑色拉美人很少,混白的二串子占了很大一部分。
  “九哥,这毒玫瑰开着保时捷也不怕被坏人盯上,这可是在巴西呀,抢劫成灾呀!”我想起上次在萨尔瓦多被人抢走相机,紧接着又经历了一场枪战,不禁感慨的说道。

  “嫩妈老二,这爱迪就是这阿雷格里最坏的娘们,她怕什么。”老九不以为然的说道。
  “嫩妈一会去了这爱迪的公司,一个个都长点精神,嫩妈尤其是你老刘,看了美女别跟丢了魂一样。”老九突然又变成了一脸的正色。
  我对老九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这才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为了能让兄弟们看到美女,使尽浑身的解数,8块腹肌露了半拉小时,竟然能让爱迪同意我们三人去参观她的模特公司。
  穿过旧城区中心拥挤的广场,沿着葡萄牙人留下来的街道走到新城区,爱迪将车停到了一处高耸的巨型建筑面前。
  负责停车的专人看到爱迪的车驶过来的时候背已经躬的不像样子了,菲勒犬下来的时候这哥们就差跪地舔狗腚了,爱迪戴着墨镜,我看不到她的眼神,不知道她面对一个车僮的时候是不是也还那么的暧昧。

  爱迪的公司包掉了大楼的前三层,一层是负责接待的前台跟公司的内部文化展览,总之布满了数不清的拉丁美女照片,我从上午听到模特公司那一刻起就开始硬着,看到四周环绕的美女图片,脑子都有点眩晕了,大厨就更别说了,魂魄早被勾掉了,老九则总想着怎么能避过菲勒犬跟爱迪说上几句话,但每次都被菲勒犬耷拉出来的巨型舌头给吓回去。
  爱迪真是懒到家了,去个二楼居然还要乘电梯,我怀疑全世界的写字楼是不是都是一副德行,直冲电梯门的是一张接待桌,一个中年的拉丁美女站起身子,用葡萄牙语向我们问好。
  “哎呀呀这个也不错。”大厨的喉结动了一下,把因兴奋产生的液体咽了下去。
  “刘叔,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这样的你也,卧槽!”我还没来得及批评完大厨,一行人走到了一处透明的落地窗前,而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我的唾腺也不受控制。

  日期:2017-09-03 09: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