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他说道:“三源的矿,包括铁矿、煤矿、铜矿等,是最近几年才被探明的,其实,煤矿不是太多,多的是铁矿,这些铁矿和煤矿,生产手段落后,安全事故经常发生,几乎都在国家关停的范围之内,徐县长的前任就是治理矿山不当被调走了,徐县长上任后,吸取前任的教训,曾经强硬地一口气关掉了五十多家小铁矿小煤矿,惹恼了许多人,他的家属被恐吓过,他的汽车被砸过,他在下班的路上也遇到过黑棍的袭击,但是他矢志不渝,几乎全部时间都耗在了这件事上,这次出事的煤矿就是被关停的煤矿,矿主是葛建国,是土地局长葛兆国的亲弟弟……”

  “哦?”这个情况引起了彭长宜的警觉,他说:“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小庞说:“您可能没有听说过葛建国这个名字,但是葛二黑您肯定在救援现场听到过,三源城的人,都习惯叫他二黑子,他自己也这样称呼自己,就连到医院看病填的都是二黑。”
  葛二黑和二黑子,这两个称呼彭长宜都听说过,但是回到政府上班后就没听到有人再提起,也许是葛建国的特殊身份,没人愿意提吧,也加上他从来都没有主动去打听这些,自然也就不会有人主动跟他提这事,他当然就不知道这一情况了。
  “上边有明文规定,党政部门的领导,直系亲属是不能经商的?”彭长宜说了一句废话,这的确是一句废话,别说三源,就是亢州,直系亲属经商的也不在少数,部长的儿子王圆不就经商吗?他隐约觉得,三源的政治生态环境,远比亢州诡异复杂。
  果然,小庞说道:“从来都是规定是一回事,下边执行是另一回事,所以,上边有许多规定都形同虚设,这种情况哪儿都有。何况,具体到三源,情况就更不一样了。您以后就会知道,三源就是一个独立社会,这里有一个独立的家长……”小庞还想说这里有一个独立的政党,但是话到嘴边就咽回去了,他想起了彭长宜对自己的嘱咐,就没敢往下说。
  尽管如此,彭长宜还是说道:“小庞,记住我上次跟你说的话,不可乱发表评论,说话要有根据,有根据的话都是不能随便说,以后这一点尤其注意,可能徐县长以前对你这方面要求的不高,今天我有必要再次强调一下。当然,你给我介绍情况时,要全面,最好也要客观真实,因为你现在是我唯一的耳朵,你传递给我的信息,我会全部照单接收的,甚至是不需要经过大脑考虑就会接受的,因为你是我的人,我如果不相信你还相信谁。所以,有些事要学会动脑子,既不要人云亦云,也不要偏听偏信,这是一个秘书最起码的职业素养。”

  小庞知道,这是彭县长第二次这样说了,他说的对,徐县长从来都没有特意这样要求过自己,甚至他比自己的牢骚还多、看法还多,看来,自己现在要认真地开始学习做秘书了。
  彭长宜见小庞不说话了,就继续问道:“这个二黑子的矿,原来不是国有的吗?”
  小庞出了一口气,说道:“是啊,徐县长把原来一些小煤矿和小铁矿关闭了,经过整合,有实力的矿主可以兼并收购这些小矿,然后改造升级,二黑的矿就是在这样形势下改制的,变成了股份制,但是最大的股东却是他本人。改制后的企业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只是矿主换了二黑而已,对此,徐县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煤矿和铁矿的产值占全县有多大比重?”
  “没有多大,就是开始红火了几年,这几年整顿的也比较厉害,小煤矿、小铁矿包括一些小铜矿,生产手段落后,对安全设施投入不高,只要出条人命,矿主就会有损失,出几条人命就会倾家荡产,所以,许多矿主雇佣的是外地民工,有的死了就悄悄掩埋了,甚至家里都不知道,他们的流动性太强,今天在这个矿,兴许明天就去那个矿上去干活了,管理特别混乱,死个把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有良知的矿主会通知家里,陪一笔钱,没有良知的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偷偷处理了。要说这些矿主,真正挣钱的也就是那么几家。再有,单说煤,咱们这个地方的煤质量并不好,也卖不上价,所以那些有实力的矿主就偷采,越界偷采。徐县长就曾经说过,如果仅凭煤矿和铁矿,是不能让三源甩掉贫困落后帽子的。”

  彭长宜点点头,说得:“小庞,以后涉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换个口径,我们不说甩掉贫困落后的帽子,我们只说改变贫困落后的局面。”
  “你接着说吧。”
  小庞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说道:“依附煤炭和铁矿石等矿产品销售为生的还有就是运输业,在三源,大大小小的运输公司就达十多家,其中,尤以二黑的运输公司的规模最大。二黑准备成立集团型的企业,他不但涉及煤炭、运输,还涉及到了铁粉加工、酒店餐饮、建筑等多个行业,但是因为矿难,再加上他现在保外就医,估计成立集团的事就会往后推迟了。”
  彭长宜问道:“那么现在谁在给他管理企业?”

  “运输这块是夜玫负责。”
  “夜玫,是个人名。”
  彭长宜在心里好笑,说道:“怎么他们的名字都跟煤有关系?”
  小庞也笑了,说道:“是啊,也许该着他们发煤的财吧。夜玫是个女人的名字,她姓夜,叫玫,就是玫瑰的玫,但是不发夜的音,发hei(黑)的音。”
  “呵呵,是这样啊?”彭长宜想到夜玫瑰,不禁笑出声来。

  前面的老顾也笑了,说道:“这个姓很怪。”
  小庞说:“您算说对了,三源有三个姓氏也怪人也怪的女人,一个是夜玫,一个前面车里的报社记者,就是那天在徐县长追悼会上您看到的那个穿黑衣服的女人,她姓羿,名楠,叫羿楠。”
  “是不是容易的易,困难的难?”彭长宜问道。
  “不对,如果是您说的这个易,就不怪了,有许多姓这个易的,她这个羿,是后羿的羿,金丝楠木的楠,叫羿楠。”

  “后羿的羿?”彭长宜在手心里比划着这个字,说道:“这个姓我是第一次听见,夜姓也是第一次听见,的确很怪,两个了,那个怪姓是什么?”
  日期:2017-04-30 0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