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3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没好气地说道:“领导不活动他们就没有新闻可报吗?那么大的山区,哪天不在发生新闻,真正的新闻是在基层,不是在领导的身上。”
  齐祥想了想说道:“也许,您这一下去,还能给民众带来一些信心。”
  彭长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齐祥没有跟他对视,而是躲避着他的目光,指挥着工作人员往车里搬方便面,火腿肠、矿泉水等。

  彭长宜感到,对于三源,对于他身边的人,他都了解的不多,他感到齐祥说这话也很有深意,但从他躲闪的目光中分明感到他并不想解释什么,就点了点头,问道:“带这些东西干嘛?”
  齐祥笑着说道:“到时您就知道了。”
  彭长宜心里很不痛快,他就想到下面走走,看看三源,认识一下三源,在脑子里好好想想徐德强说的旅游牌,看看究竟可不可行。调研都是有目的的,而他根本就不熟悉工作,什么目的都没有,还跟着报社、电视台的记者,很明显会让记者们失望。另外,带着这么多人,他下去说什么,做什么?这些他心里都没有谱,他根本连三源的核心工作目标都还不清楚,只是看了一下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根本就没有和邬友福深入细致地交流过。

  他很想让他们这些人都回去,但是,想到齐祥那句话,想到年后的大会选举,就默不作声地走了出来,目前,自己的一切言行,都要以这个大局为重,这一点他还是十分清醒的,他不会做任何违背这个大局的事,他可没那么愚蠢,也没那么白痴。选举之前他就是小绵羊,选举之后是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了。
  当他向自己车走去的时候,那几个跟他下乡的随从人员纷纷跟他打招呼,他冲他们笑笑,说道:“大家要跟着我辛苦几天了。”
  那几个人都说:“不辛苦,不辛苦。”
  彭长宜坐进了自己的车,他的车里只有小庞,齐祥和记者们坐在前面那辆车,那几个单位的随从人员坐在后面那辆车里,他从后视镜就看到齐祥在给后面的人发一张纸,人手一份,估计是这次调研的一些行程安排,他懒得想这个问题,既然齐祥有准备,他愿意怎样安排就怎样安排。他看了眼前面的车,那个车上有一个女子,不知算不算徐德强的红颜知己。
  等小庞和老顾都上了车,彭长宜问了一句:“这些随从人员都是什么身份?”
  小庞就给了彭长宜一张纸,说道:“大部分都是科长,没有局领导。”
  齐祥又给每个车里都发了一部对讲机,便于路上联系,他们调好通话频道后,齐祥走过来,扒着车窗问:“彭县长,都准备好了,咱们出发吧?”
  彭长宜轻松地说道:“一切听你的,你是总指挥,总导演。”
  齐祥笑了,就小跑了几步,上了前面的车,带头驶出了政府大院。

  彭长宜接着刚才的话茬问小庞,“既然没有局领导,这些人跟着干嘛?”
  小庞说:“他们除去做不了主拍不了板儿外,对基层的情况应该是比局领导还清楚,局领导的情况也是从他们那里得来的。您可能不太清楚,咱们各个局的领导包括市领导,都不愿下基层,因为基层太穷,下去了,看到的都是需要心疼的人,听到的都是让人心疼的事,如果基层干部再诉苦要钱要物,就让你恼火着急一肚子坏心情。那年中央有个高层大领导突然来这里视察贫困县,看到有些村民寒冬腊月穿了破单衣冻得缩成一团,大发脾气,骂基层干部不关心百姓疾苦。其实谁也没有办法,发展需要一个过程,如果倒退十几年,看看遍地的乞丐,满山挖野菜寻野果的饥民,今天能吃饱已经很幸福了。再说,整天眼里都是可怜人,也就麻木不仁了。”

  彭长宜点点头,心想小庞的话可能会代表一部分的干部思想,这可能是贫困最可怕的原因。他说道:“小庞,咱们这次下去你也掌握个分寸,不是解决问题去了,是熟悉情况,了解情况。”
  小庞说:“我明白,齐主任也是这么说的。”
  “那还带这么多人干嘛?”
  “他们也是负责向您介绍基层的情况。”
  “嗯。”他想了想说道:“这里有旅游局的人吗?”
  小庞说:“没安排,只安排了农业口的人,连扶贫办的都没让来,要不叫上他们?”
  “不用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彭长宜最希望来的人没有来。
  小庞似乎从彭长宜这句话中看到了什么希望,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说道:“县长,您是不是对山区旅游感兴趣?”

  彭长宜有点不喜欢小庞的自以为是,就说道:“谈不上感兴趣,只是随便问问。”
  显然小庞没有听出彭长宜话里的含义,就说道:“我们和徐县长参观过外地的山区旅游,很受启发,徐县长后来也对这个感兴趣了,因为这个行业如果真正兴旺起来,您知道吗,直接受益的就是老百姓。”
  也不知道这个旅游的思路是小庞影响了徐德强还是徐德强影响了小庞,彭长宜觉得做秘书小庞的确有些欠稳妥和老练,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难免被这个聪明的秘书当了真。就说道:“小庞,对于矿山,徐县长是不是费的精力不少?”
  小庞第一次听彭县长问矿山的事,他想了想说:“哎,怎么说呢?”他叹了口气,半天才说:“可以说他做到了鞠躬尽瘁。”
  “是啊。”彭长宜深有感触地说道。

  “他最后牺牲的时候我没有在现场,其实在他被撤职后,我一直还跟着他,但他把我骂了回去,把司机和车也退了回去,他说,我都不是县长了,就没有权力在使唤秘书和司机了,你们他妈的还跟着我干嘛?所以,我和司机就都被他骂了回去。”
  彭长宜点点头,说:“小庞,对这次事故你怎么看?”
  小庞想了想说道:“您要听实话吗?”
  彭长宜严肃地说:“这是一个县长在跟你谈话!”
  这一刻小庞明白了,尽管从彭长宜来的那天起,他除去在救援现场表现的积极以外,似乎对事故的真相以及事故的原因并不热衷,甚至都很少打听,除去问过自己对徐县长的评价后,再也没有问过其它的事,更是没有这么直接地问过矿山的事,尽管他在县长面前毫不隐瞒地表达过自己的鲜明立场,但仍然没有获得县长的明确态度,他甚至对彭长宜有些琢磨不透,甚至感觉他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勇敢,那么果断,那么敢作敢当,完全是一幅唯马首是瞻、对邬友福毕恭毕敬的态度。

  他对彭长宜有些失望,脑袋里甚至想到要调换工作,不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核心权力了,毕竟,每个男人都有自己的梦想,这个梦想有时是为了升官,有时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他一度把宝押在彭长宜的身上,希望他能像个县长的样子,希望他比徐德强更有斗志,但是,通过几次言语不多的交流,他发现彭长宜可能会比徐德强更成熟,更圆滑,更懂政治,所以,他一直在等机会,等待着彭长宜主动问自己一些问题,而不是自己主动跟他汇报一些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