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有些不解地说:“呵呵,他当然要研究,五十八岁,愣要装成五十岁的年纪,不保持青春怎么行?”
  “你知道他怎么保持青春的秘诀吗?”
  “不知道。”彭长宜的确不知道,他还没来得及对他这位搭档进行研究。
  “长宜,你这就不对了,你也太不关心你这位班长了,我告诉你,邬友福一直在在用抗衰老的保健品甚至药品,不光他的容颜不像六十来岁的人,包括他的身体功能,尤其是那方面的功能,据说非常旺盛,他非常注意保养自己的性能力,有助于提升性能力的保健品和药品他是来者不拒。你看他的肌肤,保养的多好,还有,我刚琢磨出他说的野艺是什么?”

  江帆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也只是听说,他有一个特殊爱好,下来你就会知道了。”
  彭长宜发现江帆说道这里,脸居然微微红了,由于当着小许,江帆可能就不好意思说了。彭长宜笑了,故意说道:“是不是他喜欢雏……”
  “嗯,我也是在开市委书记会议中,听人们这样戏说的,具体真假不知道。”
  彭长宜想起他的假发,想起他保养的水润的面庞,不觉得有些作呕。

  吉政委带着几个人早就等在基地宾馆前面,几位老朋友见面,分外开心和亲热。吉政委和狄贵和特别熟悉,和江帆也有过交往。他们寒暄着就走了进去,司机们就忙着把给吉政委带的酒和金丝挂毯抱到了会客室。小许从后备箱拿出一个大镜框,是江帆的那张麦苗的照片,还有两个竖幅镜框,是丁一抄写的诸葛亮的两篇出师表。老顾就把这几个镜框放进了越野车的后备箱里。
  由于冬天昼短夜长,江帆他们不敢耽搁,毕竟是盘山路,晚上不安全。吉政委死活不让他们走,江帆说他也不想走,但是没办法,他带着这么多人出来,是有违纪律的,万一明天有事怎么办?
  吉政委无奈,说道:“没办法,谁让你们比我们还不自由。”说着,就送大家出来了,走到门口,他大着嗓门说道:“你们不去参观一下咱们彭县长的住处?”
  高铁燕说:“参观不参观也就那么回事,这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我相信就是长宜有想做坏事的胆子,也不敢把女孩子领到这军营里来吧。”
  彭长宜赶紧点头哈腰地说道:“大姐,得嘞——我什么时候也没做过坏事呀——”
  高铁燕撇着嘴说:“呵呵,别人不知道你老姐我还不知道吗?当着老朋友我就不揭发你了。”
  吉政委赶忙说道:“大姐,您给我句真话,长宜真的有这爱好?”
  高铁燕认真地说道:“那还有假,再说了,你们谁没这爱好?”
  “哈哈。”一旁的江帆等人大笑。
  吉政委说:“您早说呀,我要是知道小老弟有这爱好,我早就投其所好了,要知道,现在没有爱好的领导是最不好伺候的,有爱好的领导才好伺候。”
  “你敢!”高铁燕扭头冲他瞪眼说道:“你要是把他教坏了,我让他媳妇来找你,告你说,他媳妇你可是惹不起的。”

  吉政委一听,赶忙作揖说道:“我不敢,保证不敢了。
  高铁燕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跟你说,长宜是什么人我们大家都非常清楚,他要是学坏了,你是你带的。”
  “可是,您刚才不是还说……”
  “哈哈。”众人又都哈哈大笑。

  吉政委也给他们带上了礼物,每人一件男式羊绒衫。
  彭长宜和江帆握手告别,江帆说:“长宜,你那个旅游的思路不错,大有可为,等你回去后咱们再聊。”
  “谢谢您为我做的一切。”他跟江帆握着手,深情地说道。
  江帆使劲攥了一下他的手,说道:“见外了。”
  目送着江帆他们下了山,彭长宜有一种失落,再次感觉到自己就像卞之琳笔下的那颗石子,被丢到了山上,直到看不见江帆他们的车了,他才回过头来,长长出了一口气。
  经过齐祥和小庞几天来的准备,第二天,彭长宜终于踏上了调研之路。他头走的时候,去了趟邬友福的办公室,问邬友福还有什么需要指示的。邬友福说没有什么可指示的,两句话,路上注意交通安全,吃饭的时候注意饮食卫生。
  彭长宜从邬友福办公室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刚坐下,猛然发现对面的墙上多了一幅镜框,里面镶嵌着的正是江帆那张充满生机的麦苗的照片,再一扭头,就发现在他左侧紧挨着他办公桌的墙上,挂着两个竖幅镜框,里面是丁一的蝇头小楷,两幅出师表,清丽干净的小字,如同温煦的春风,掠过他的心头。

  这时,老顾和小庞进来了,彭长宜笑着说:“老顾,这是什么时候弄上去的?”
  老顾说:“刚刚。”
  “是江市长他们带来的吗?”
  “是,我放后备箱里了,刚才你去东院的时候,我和小庞就拿出来挂上了。”
  彭长宜从桌子后面走出来,站在屋子中间,打量着这张照片,他说道:“我记得市长这张照片有题目来着,我给忘记了。”
  老顾说:“没有题目好,你可以任意给它想象一个题目。”
  彭长宜说道:“呵呵,你说的对,也可能市长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没把题目印上去。”
  他又转身看了看左侧墙上丁一的两幅作品,笑了笑,不住地点头。说道:“老顾,我办公室终于有了熟悉的东西了。呵呵,走,下乡去!”
  彭长宜拿起了军大衣,就和老顾走了出去。
  小庞和齐祥在楼下等他,齐祥见彭长宜下来了,就走过来,说道:“彭县长,人都到齐了,再有几分钟就能出发。”
  彭长宜一看,在院子里,有三辆越野车已经发动着,喷着白雾待命,他的那辆新的丰田越野车在中间,其余两辆车前都站着三四个人,彭长宜皱了一下眉,说道:“这些人是干嘛的?”

  齐祥说:“我忘记跟您汇报了,我按照您要调研的内容,安排了农业局、财政局、教育局的随从人员,以便于给您介绍情况,考虑到您要出去好几天,还安排了县医院的一位医生随从。”
  彭长宜皱着眉说:“老齐,这也太兴师动众了吧?”
  齐祥说:“因为您是第一次调研,没有这些人陪着哪儿行,尽管我了解一部分情况,但还是不如他们了解的全面。”
  这时,彭长宜看见从第一辆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米色羽绒服的女人,长长的头发飘散在肩上,彭长宜立刻就认出这是在徐德强追悼会那天,走在人群最后的那个黑衣女子,他说道:“怎么新闻单位的人也来了?”

  齐祥说:“报社和电视台的都来了,准备对您这次下基层调研做全程报道。”
  彭长宜说:“老齐,是不是太张扬了,我就是下去随便转转,用得着这么虚张声势吗?”
  齐祥说:“县长的工作没有随便这一说。”
  齐祥又说:“咱们山区比不得平原地区,这段时间以来,矿难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小,邬书记指示,要好好宣传一下您这次调研活动,再有,本来现在就是农闲季节,对于新闻单位也是淡季,领导们活动的少,新闻就少,报社和电视台的负责人多次跟我说,说您什么时候下去他们跟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