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2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笑了,说道:“邬书记谦虚了,亢州再好,那是好几任领导不遗余力努力打造的结果,没有我江帆的功劳,但是您就不一样了,您是三源的一面旗帜,是三源的符号,谁都知道,如果没有您,就没有三源的现在,长宜跟您搭班子算搭对了,可以跟您学到好多东西,长宜,以后要多向邬书记学习,遇事多请教,也请邬书记不吝赐教啊。”
  彭长宜赶紧前倾着身子说道:“一定,一定向邬书记学习。”

  江帆几句话把邬友福说道心花怒放,他不停地用指尖整理着头上的假发,笑得矜持而自豪:“哪里呀,倒是知识分子,几句话就把我十多年的工作都概括了,在三源,我从来都没听到过这么好听的话,今天,我破破例,非得跟你好好喝几杯不行。”
  尽管江帆目前的身份是市长,主持亢州全面工作,但是邬友福可是不敢小瞧了这个江帆,年轻,有学问,不仅是县市领导学历最高的,而且似乎很受翟书记的赏识和重用,亢州市委书记这把交椅,非他莫属,而且还有不断上升的势头,对于这样的官场新星,他是万万不能小视的,况且,樊文良在亢州经营多年,如今是关岛市的市委书记,很可能还要往省里走,尽管他走了好几年了,但是和亢州的关系一直很密切,而且亢州离北京近,亢州出来的干部向来没人敢小瞧,这也是他高看彭长宜一眼的原因之一。

  中午的酒喝得恰到好处,邬友福从来都不轻易端杯,今天也喝了十来杯自己泡发的保健酒,满脸通红,眼睛都红了,舌头也不利落了,彭长宜早就知道邬友福喝酒不行,就有意识地为他拦了几杯酒,邬友福看着江帆和狄贵和,说道:“江市长,狄书记,今天就不要走了,晚上我继续安排,请你们玩点野艺。”
  江帆和彭长宜谁都不理解这“野艺”是指什么,但江帆不打算问明白,他说:“不行,家里只有家栋书记和张市长看家,您也知道,年底各种检查的多了,我怕上边来人,所以下午我们到一下海后基地,见一下老朋友,就要赶回去,您下午该忙就忙,该休息就休息,我们走也就不跟您打招呼了,有时间路过亢州,一定下来喝杯酒,我还有一件事托付您,长宜就交给您了,好好带带他,他是个直心肠的人。”

  邬友福说:“江市长过奖了,长宜年轻有魄力,他在亢州的时候我就早闻他的大名,上级给我派长宜来,我是一百个高兴,你放心,保证合作愉快。”
  邬友福在这一点感触也很深,每个县长到任时,也有县委书记后来看望的,也有不来的,但是都明显的碍于面子,流于形式,还没有哪个人像江帆今天这样说话的,这也让他感觉到江帆和彭长宜之间的关系的确不错。
  江帆继续跟邬友福客气地说:“长宜经验少,年轻,还需要您多提醒,多批评,别客气。”
  邬友福笑着说道:“江市长真是重情重义之人,这样,你今天别走了,明早在回去,晚上我们俩好好聊聊。”

  江帆再次说道:“不行啊,我带着这么多人出来,家里几乎空巢了,不敢呆啊,等夏天我再来。”
  邬友福点点头,说道:“也好,反正我们这里冬天也没什么景色好玩的,到了夏天请你们来避暑,夏天要比你们城里凉快多了。”
  江帆点头说:“肯定要凉快,而且负氧离子也会高很多,这种大自然的恩赐是城里享受不到的。”
  在接待的人群中,不知为什么,彭长宜始终没有看到当年不跟部长喝酒的那个组织部部长,他来三源后,一直没有见到过这个人,有些事他也不想打听,更不想表现出对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情感兴趣,就像部长嘱咐他的那样,闲有闲的好处,先把风景看透,自然就能品出其中的奥秘来了,况且,他有两个月看风景的时间,干嘛要自寻烦恼,急于弄清一些事情呢?

  要知道,在战场中,急于出手的往往都是稚嫩的表现,过早暴露实力,是大忌,何况,以后有他忙的,他忙得时候还在后头呢。确定了自己的方针路线,彭长宜自然就轻松多了,接下来,他用这段空闲时间好好地看看三源,看看徐德强给他留下的作业。
  郭喜来在和朱国庆喝酒,高铁燕旁边坐着邬友福特地找来的一个女政协副主席。彭长宜又单独敬了孙玉龙和刘文铎后,就凑到江帆和邬友福面前,端着酒杯说道:“这样,我敬新老领导,我干,两位领导随意。”
  江帆说:“你干,我们随意?你不是成心把我们置于不说理的境地中吗?这样,咱俩岁数小,咱俩敬老兄,让老兄随意。”
  邬友福笑了,端起酒杯说道:“江市长真是会说话,我今天太高兴了,干。”说着,跟他们碰杯,又把杯里的酒干了。

  邬友福的确喝了不少,县委办公室主任走了过来,小声跟彭长宜说道:“彭县长,别让邬书记喝了,今天可是不少了。”
  彭长宜点点头,睁着红红的眼睛盯着他说道:“放心,一杯都不让他喝了,谁要是让他喝,我替,你监督,怎么样?”
  听彭长宜这么说,这个主任为自己的多事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彭县长老家来的人,他赶紧冲他拱手抱拳表示歉意。
  彭长宜果然说道做到,当朱国庆再敬邬书记的酒时,他只让邬友福沾沾唇,就想替他把杯里的酒干了,邬友福笑笑,摆摆手,说道:“你喝两种酒不行,这酒,我必须跟朱市长干,后生可畏啊。”彭长宜感觉邬友福似乎很舍不得让彭长宜喝他的酒。
  其实,无论咋呼的多欢,双方酒喝得还算是比较有节制,尤其是亢州来的人,不太想往死里喝他们,毕竟是第一次,而且三源这些人以邬友福为首的,年纪普遍偏大,真论喝酒显然不是对手,如果江帆使个眼神,估计朱国庆之流就会豁出去了,但是很明显,除去邬友福,三源这边的人有明显的自卑感,不但酒词不与时俱进,而且在亢州人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面前,有明显的不好意思。
  三源的干部平时和周围县市的干部交往的不多,这一方面有地理偏僻的原因,一方面也有思想意识方面的原因,这从谈话中就能知道一二。彭长宜感到,邬友福就像一个老式家长那样,躲在三源过自己的日子。
  分手的时候,江帆向邬友福赠送了礼品,五箱茅台酒,两块做工精美的金丝挂毯,参加陪酒的人每人一块亢州建市五周年的纪念手表,还有一盒鹿茸,这盒鹿茸江帆特地用报纸包着,他偷偷塞给了邬友福,然后附在他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什么,邬友福听后开怀大笑,伸出手还捶了江帆一拳,他高兴地双手捂着这个纸包,不让任何人给他拿着。然后把纸包夹在怀里,指挥着齐祥他们几个把三源的一些特产和山货装满了三辆车的后备箱。

  交换完礼品后,彭长宜坐在江帆的车里,金生水坐在前头老顾的车里,几辆车便跟在老顾的车后,向坐落在北山半山腰的海后基地驶去。
  车里,江帆神秘地跟彭长宜说:“长宜,你猜我最后给邬友福的纸包是什么?”
  彭长宜笑了,说道:“猜不出。”
  “呵呵,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不研究一下你们书记的爱好呢?”
  彭长宜说:“我目前还都没有研究他们。”

  “呵呵,你们书记多少年一直致力于一项业余研究,那就是如何保持青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