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2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非常反感他说话的态度,以为他是谁呐。如果是在亢州,指不定有多少话回击他呢。但这是在三源,一个他还未完全摸准脾气的三源。
  他装作很真诚的样子说道:“我怎么不把会给葛局的面子,你还不了解我,我这个人没别的爱好,一说喝酒我比谁的瘾都大,但是今天晚上的确不行,刚才海后的吉政委给我打电话,要我晚上帮他陪客人,北京来了两位首长,我都应了他了,而且他是在先问清我没事的情况下,才跟我定好晚上陪酒的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葛局如果不相信,今晚跟我一块出席。”
  彭长宜的话柔中有刚,葛兆国的脸上松弛开来,他缓和了语气,说道:“怪我,怪我,是我请晚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以后有的是机会,还怕你的酒卖不出去吗?”

  葛兆国也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知道彭县长是海量,这样吧,明天中午我请,怎么样?”
  彭长宜说:“只要邬书记不给派活儿,目前我中午没问题。”
  邬友福笑了,用手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假发,说道:“还是等徐德强的追悼会过了吧,要注意公众影响。”
  葛兆国说:“这有什么好注意的,他死了我们还不喝酒了?”
  邬友福的脸一沉,说道:“毕竟是自己的同志,追悼会还没开,就推杯换盏的,像样子吗?好说不好听。”

  葛兆国看了一眼邬友福,便不再说什么了。
  第二天,徐德强的追悼会在殡仪馆召开。
  这天,突然天气就阴了起来,不大一会,就下起了小雪,漫漫的雪花覆盖了大地,大自然彷佛以自己的力量,驱赶着这些白色的精灵来为徐德强送行。在殡仪馆外面,许多群众也自发地来到追悼会现场,为这个当了他们348天的县长送行。山区人比较朴实,这些老百姓就默默地站在雪地中,和着纷飞的雪花,表达着自己的哀思。
  彭长宜为徐德强致悼词,悼词都是市委办写好并请邬友福通过的稿子,彭长宜总觉得有些八股,有些华而不实和隔靴搔痒,仅从和徐德强仅有的一次交谈中,彭长宜就知道这是个有想法、有作为的官员,但是他初来乍到,一切情况还都不清楚,所以也就按着这个悼文念了下来,他相信外面站着的百姓,他们心中会有一个鲜活的县长形象。
  秘书小庞看了稿子曾经跟他说过:“真实的徐县长,是活老百姓心里的那个人。”很长时间,彭长宜都在琢磨小庞的这句话。
  当彭长宜双手握着徐德强爱人的手时,他发现这个妇人在忍受着巨大的悲痛,眼泪始终都含在眼睛里,她的手非常冰凉,在儿子和亲属们的搀扶下,机械地、颤抖着和每个人握手,但终究没有坚持到仪式最后,晕倒了……
  徐德强追悼会结束后,彭长宜跟小庞一起上了那辆新配备的丰田越野车,他刚要上车,就见殡仪馆的松树后面,一个身穿黑色风衣、胸前佩戴白花的年轻女子,手里捧着一束黄色的菊花,站在向遗体告别的队伍的最后,缓缓地往前移动着脚步,洁白的雪花落在她的身上就被融化了。

  无论是她一身黑衣,还是她飘逸的长发,以及手里捧着的一束黄色菊花,在吊唁的人群中,都是那么的出类拔萃,与众不同。彭长宜就不由地回头多看了她一眼,看着这个唯一给徐德强送花的女子。
  上了车后,小庞说道:“那个穿黑衣的女子是县报记者,经常跟着徐县长下乡采访,有关徐县长的报道大都出自她的手。曾经有一段时间,三源县城关于这名女记者和徐德强的绯闻甚嚣尘上,曾经一度让徐县长有口难辩,以后再下乡坚决不让记者跟随。在矿难发生的第一天,这名女记者曾经在第一时间出现在矿难现场,第一篇报道就是她用电话发出去的,由于这篇报道太过真实,曾经一度让县里陷入了被动,第二天这名女记者就被单位派往外地学习去了。后来听说徐县长牺牲后,曾经给我打电话确认的,当时什么都没说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听完小庞的叙述,感觉这个女子不避嫌,公开来参加徐德强的追悼会,而且送花给他,这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最起码是一个敢爱敢恨、敢作敢当、有情有义的女子,。
  小庞还说,这场雪,是三源今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尽管不大,却也表达了老天爷的一份感动,因为徐德强是有名的抗旱县长,他一个夏天都在下边做抗旱工作。这几年,三源干旱少雨,抗旱就成了全县农业生产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是徐县长带领乡亲们修建水窖,也是他申请外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给全县打了十多眼机井,使一些村庄的旱情得到了缓解。
  在小庞的介绍中,彭长宜明显感到这个“旧”秘书对前任的感情。
  徐德强追悼会后的第二天,经过齐祥和小庞的周密准备,彭长宜踏上下乡调研的路。
  在他头动身的时候,邬友福给他打来电话,说道:“彭县长,走了吗?”
  彭长宜说:“还没有,您有事吗?”
  邬友福笑着说道:“没走就好,别走了,明天再下去吧,中午来几个客人。”
  彭长宜一听,本来他下乡一是熟悉情况,二是因为没事干才下去的,听邬友福这样说,就答应了下来,并尽快通知齐祥,推迟下乡。
  将近十一点钟的时候,邬友福打电话来,让他过去,说客人们到了。
  彭长宜放下电话后,就带着小庞从小门洞进到了县委大院,他刚来到走廊,就听见从邬友福办公室里传来了说笑声,这声音他听着非常的熟悉和亲切,他顾不得多想,一边咧着嘴笑,一边快步走到门口,推门就进去了。
  果然,屋里坐着江帆、狄贵和、孙玉龙、还有政协主席刘文铎,纪委书记崔慈、高铁燕、朱国庆等亢州的市领导们,而且四大班子领导全部到齐。
  彭长宜进来后一一跟他们握手,他笑着跟江帆说道:“邬书记跟我打了埋伏,没告诉我是家里来人了。”
  邬友福说:“是江市长不让我告诉你的。”

  江帆等人哈哈大笑,江帆说:“我是想给你个突然袭击,让你惊喜一下。”
  彭长宜搓着双手,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
  邬友福也早已安排好了几大班子成员在家恭候,双方领导互相做了介绍,大家寒暄一阵后,江帆说道:“邬书记,亢州差不多都来全了,除去王书记和张市长在家看家外,亢州的全部班底都在这里,名义是来看看长宜,其实是想借这个机会来三源,向邬书记和三源的同志们学习来了。”
  邬友福说道:“江市长你太客气了,我们这穷乡僻壤的有什么好学习的?你们来我打心眼里欢迎,今天一天都没安排其它工作。要说学习,我们得跟亢州学习,谁不知道亢州在锦安是老大,是我们的老大哥,江市长能带全班人马来我们三源,对我们也是高看了一眼,厚爱了一层,我们感激不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