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2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事情真能像彭长宜希望的那样发展就没有故事了,他尽可以这样想,朝着这个“美好”目标努力,但是,现行的体制,注定了党政一把手合作,早晚都会有矛盾产生,这是必然,是体制不顺畅、职能不清晰、制度不严密造成的,在这种先天的制度缺陷面前,更多的党政一把手由于个人能力、境界、胸怀和领导水平方面的原因,无法靠自己的努力解决这种“体制上的先天缺陷”,在与体制的磨合中不能主动纠错,所以就使得不少的党政一把手在合作共事上不能理性克制、求同存异,矛盾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反应在工作上就是不协调、不合作,甚至互相使绊走向“内耗”,从而影响工作甚至不能自拔。对于彭长宜目前来说,这种矛盾的产生,当然是来得越晚越好。

  放下电话后,他跟小庞说道:“徐县长的烈士报告被上级批下来了,等给他开完追悼会我们就下去。”
  小庞说道:“如果再不批个烈士,那就真的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彭长宜看了他一眼,小庞自知这话又有些冒失了,脸就红了。彭长宜说道:“小庞,你我共事也有几天了,我尽管还不太了解三源的情况,但是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团结为重,大局为重,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影响大局的事不做,哪怕自己受多大的委屈都得忍。我的做人准则就是正经做人,低调做事,这可能和你们徐县长行事风格有所不同,所以,以后在这方面你要高度注意。有的时候,秘书说的话,很大程度上就会被人误认为是领导意愿的表达,既然工作把咱们绑在一起,那么咱们就要同心、同力,时刻以团结这个大局为重,这是我目前对你的要求。”有那么一刻,彭长宜居然后悔没换个秘书。

  小庞脸红了,就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不知如何是好。一般人都会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但彭长宜连做事都低调,可想而知,他是个有心计而且非常低调的人,这果然和徐县长有很大的区别,徐县长尽管勤勉、廉洁,尽管工作热情高,但是性格却很执拗,眼里掺不进沙子,不懂得的退让和妥协,有的时候和书记顶起牛来都让他这个秘书心惊肉跳。看来,尽管彭长宜年轻,处事却十分老辣,也许,邬友福这次遇到了对手。

  想到这里,小庞红着脸说道:“您批评的对,我会注意的,只是刚才有些情绪失控而已……”他有些后悔,刚才的确情绪有些失控,流眼泪不说,还说了那样一句话,其实,他完全可以换成另一种话表达意思,但是他没有,虽然,过早地暴露自己的倾向和态度,会显得不够成熟和老练,但是这有什么呢?既然他跟彭长宜绑在一起,也要让彭长宜了解一下他的爱憎,这样才能息息相通。所以,他并不后悔在新县长面前显示自己的幼稚和直率,而且,他发现,彭长宜并没有讨厌自己这样。

  彭长宜笑笑,看着和自己绑在一起的秘书,不能再深说什么了,否则,在三源,就没人能跟自己说实话了,他温和地说道:“小庞,我没批评你,我只是提醒你注意,以后我们是一体,荣辱与共,所以,凡事多加注意,不可随意发表言论,更不可随意对一件事和一个人评头品足,你还不了解我,等你了解我后,你就知道我今天说这话的分量了。”
  小庞点点头,他很高兴县长说他们是一体。
  彭长宜重重地看着他,说道:“小庞,我初来乍到,一切都要向邬书记学习,向三源的全体干部学习,从零开始,从小学生开始,我希望能得到你积极主动配合和全力支持。”
  小庞往上推了推眼镜,说道:“谢谢您对我的信任,我会竭尽全力,做好本职工作。”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去趟邬书记那儿,看看有什么事没有。”
  “我打个电话过去吧?”
  “不用。”
  “我和您一块过去吗?”
  “不用了,你值班吧,有事打电话。”
  彭长宜心想,这么大的贫困县,县长哪有闲的道理?如果县长闲了,肯定就有人忙。
  要知道在亢州,别说政府一把手没有闲的时候,就连他这个副市长都闲不住。干嘛自己不去“侦查”一番,勤请示、勤汇报、勤走动,有什么不好?
  想到这里,他就把两只手背在后面,很优哉游哉地样子走出门,下了楼。如果说刚才还为郭喜来独自召开全县矿主工作会议不跟他打招呼而心里不平衡的话,那么现在他听了部长的话后,不但不平衡,反而感到了轻松。
  他下楼的时候,碰到了机关几个工作人员,他居然主动跟他们微笑打招呼,心情出奇地好。
  他气定神闲地走出机关大楼,来到东侧那个小门洞前,低头迈过,径直走到楼上邬友福的办公室,敲门后进去,果然看到书记办公室有人,郭喜来还有一个人在跟邬书记汇报着什么。
  刚才他从邬友福秘书门前经过的时候,用余光就发现敞着门的里面,还有两三个人在等着跟书记汇报工作。
  他推开邬书记的门后,看了一眼郭喜来,故意愣了一下神,说道:“哦,你们有事,那我一会再来。”说着,就要退出来。
  邬友福站了起来,说道:“没事没事,彭县长,进来吧。”
  彭长宜这才犹豫着进来,他故意夸大了自己刚才犹豫的表情,并且为打扰他们的谈话表现出明显的不好意思。

  果然,他的表情起到了作用,不但郭喜来和那个人站了起来微笑着向他打招呼,就连邬友福也离开皮椅,往前走了几步,和他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彭长宜对这种规格的待遇表现出很感激的样子,就坐在了离邬友福最近的地方。
  邬友福笑着说:“彭县长,这位认识了吧?土地局局长葛兆国。”
  葛兆国,彭长宜没有忘记这个名字。他来三源的当天,在救援现场召开的短会上,所有在场的单位一把手都到了,唯独这个土地局的局长没到,以后再也没见过他。
  此时,他握着葛兆国伸过来的手,感觉这只手绵软温热,看着这个和邬书记有一比的泛着光泽而且红润的脸,说道:“还真是第一次见面。”
  葛兆国不得不说道:“是啊,这几天太忙,那天在现场突然有事就离开了,也没跟你见面,等你呆踏实了,我去找你汇报工作。”尽管言辞很像那么回事,但是口气里分明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邬友福跟他说话都没有这种口气。
  彭长宜故意大大咧咧地笑了,他却没捡他的话茬,而是扭头跟邬友福说:“邬书记,我真的没事,您有事您就忙,我过会再来。”
  邬友福说:“我们也说完了,还是矿难一些善后的事,主要就是家属安抚的事。”
  彭长宜不想涉及这个话题,既然他们研究时没有通知自己,自己也懒得涉足。
  郭喜来出于礼貌给彭长宜倒了一杯水,放在彭长宜面前的茶几上,彭长宜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更没有喝他倒的水,继续跟邬友福说道:“追悼会什么时候开合适?”
  “我的意思是后天,赶紧处理完,咱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呢。怎么,想下去转转?”
  彭长宜笑着说道:“是啊,想下去熟悉熟悉,不然咱们县有几条马路我都不知道,到时候该闹笑话了。”

  “好,等老徐的事情处理完再下去,这几天先让他们做做准备工作,咱们这里比不得亢州,你这一转就得几天,所以自己这几天的生活也要安排好。”
  “还是您想得周到。”彭长宜恭维着说道。
  葛兆国这时插话说道:“邬书记,这样吧,第一次跟彭县长正式见面,晚上我做东,也算表示一下我个人的一点心意。”
  邬友福说:“好啊。”
  彭长宜赶忙说:“恐怕今晚不行。”

  葛兆国听了这话,脸上的笑立刻没有了,他往前面的烟灰缸里弹了一下烟灰,说道:“彭县长不给葛某面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