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2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习惯性地紧闭了一下嘴唇,同时点点头。一个副县长召开全县范围的会议,居然不跟他这个县长打招呼,这在亢州是不许可的。他刚想问小庞,是不是副县长可以随意召开会议,但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听是吉政委。吉政委大大咧咧地说道:“长宜,忙什么哪?”

  彭长宜说道:“什么都没忙,没事干,您有什么指示?”
  一旁的小庞见县长接听的是私人电话,就悄悄的退了出去,并给他关严房门。
  吉政委哈哈大笑,说:“轮到我给你下指示的时候通常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喝酒,怎么样,如果晚上没有应酬的话,就早点回来,部队上有个酒场,我来了两位老战友,你参加一下。”
  彭长宜笑着说:“没有问题,我现在除去跟你喝酒没有其他的任务。”
  “呵呵,是不是还没进入角色?”吉政委关切地问道。
  “那倒也不是。”

  “冷不丁到外地工作,都会有这样一个过程,别急,慢慢来,晚上我等你。”
  “好的,我准时回去。”
  挂了吉政委的电话后,彭长宜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很闲!从前在亢州,无论是北城主任还是政府副市长,有陪不完的酒,有开不完的会,有干不完的工作,现在倒好,每天上班来就是看文件,看报纸,开了一次县长办公会后,再也没会可开了,除去三源那次见面会后,连常委会都没开过,而且,他来了一个多星期了,居然没有人主动来办公室跟他汇报工作,更没有一个下属主动来跟他套近乎,就连副县长们都很少来甚至不来他办公室,人家该忙自己的那块工作就忙自己的那块工作,该开会就开会,几乎没人搭理他,更没人跟他请示什么,他的身边除去齐祥和小庞,似乎再也没有跟他发生关系的人了,每天来上班,偶尔碰到同事,人们也只是客气地跟他这个县长打招呼,也没有多余的话。难道贫困县就比其它市县的工作少?不错,眼下是冬闲时候,县里没有什么中心工作,但是每年亢州这个时候仍然会很忙,忙年后的两会,忙两会后的春季招商,忙党建,实在没得忙了,忙着喝酒,忙着搞关系,上下搞、左右搞,甚至进京搞,难道这些贫困县都没有吗?他的脑海里闪现出邬友福那张保养得很好的脸和那黢黑的假发。

  彭长宜感觉出自己似乎是三源多余的人,
  他有些心烦,就给部长打了一个电话,还好,部长正在办公室,一听是他的电话,就听他在里面跟什么人说了句“就这样吧”,然后就说道:“你小子怎么这么闲,是在班上吗?”
  彭长宜忽然感到很委屈,就说道:“是啊,很闲,人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就我一人闲。”
  “呵呵,那不错呀,闲好,闲真的挺好。你可以有时间看风景,看你周围的风景,最好多闲一段,闲到两会后,别盼着很快进入角色,融入到当地圈子里,那都是上级希望你做的事,都是冠冕堂皇。”
  “我说的闲是我闲,人家不闲,人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该开会就开会,没人理我,副县长可以开全市矿主会议,我却连知道都不知道。”
  “他开他的去,你没事看报纸,研究当地资讯,再不行就下基层,熟悉民情,再说了,头开两会你怎么也得去基层转悠转悠。矿山是他们的一个钱袋子,人家背着你开会,兴许就是不想过早地让你插手,他们太体恤你了,你应该感谢他们才是,而不应该抱怨自己没事干。别说现在不跟你汇报,就是跟你汇报的时候你都要能躲就躲,能推就推,少和矿山扯上关系。谋划好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多好?利用这个时间搞搞调研。”

  彭长宜听了部长的话,心里立刻透亮了,说道:“我明白了,谢谢您,嘿嘿,类似今天这个电话,我以后还会给您打的,别嫌烦啊。”
  “我什么时候嫌烦过,亏心不你?”
  “哈哈,部长,这个地方到了夏天真的不错,到时我接您和阿姨来避暑。”
  “呵呵,好啊,我就等着那一天了。”
  挂了部长电话后,彭长宜叫过了小庞,说道:“小庞,我想明天下去转转。”
  “嗯,您都想去什么地方?”
  彭长宜说道:“先去乡下,然后再到有关单位。”

  小庞说道:“那要准备得周全一些,山区比不得平原地区,村子比较分散,如果想全部转完的话,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你看着安排吧。选有代表性的乡镇和村子。正好你可以利用路上的时间给我介绍情况,来了好几天了,你还没有正经给我介绍过情况呢。”
  对于这个问题,小庞不是没想过,只是新县长太忙了,另外,自己也无法确定新县长是否满意自己,是否就能成为他的秘书。所以,他在新县长面前更多的就三缄其口。因为这个过程,其实也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小庞没有过多给彭长宜介绍情况,彭长宜也没有过问过,但是今天彭长宜这样说,显然就是认可了小庞,小庞自然是要抓住这次机会。
  无论如何,彭长宜来到三源,他能成为新县长的秘书,都应该说是幸运的,即便从此打上了某种烙印,于他这个前县长秘书来说,都应该是不错的结局,他又可以服务在领导身边,有了比别人更能进步的机会。秘书与领导的关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这是官场铁律,除非他拒绝这个工作,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既然如此,既然新县长不忌讳他这个前任秘书的身份,他也没有拒绝新县长的理由,再次把自己的政治前途押在了县长身上,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已经是一个合体了,命运,把他和新县长绑在了一起,他别无选择,那么就尽心尽力地辅佐这个新任的年轻的县长,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尽快帮助县长熟悉情况,得到县长的信任和看重,如果彭长宜不看重他,不赏识他,那么一切皆无。

  想到这里,他说:“按照惯例,您该跟书记说一声。”他开始履行秘书的职责。
  彭长宜点点头,给邬友福打了一个电话,向他说明了想下去转转的想法,哪知邬友福却说道:“长宜,过两天再下去吧,徐德强的烈士申请报告被批回来了,给他开完追悼会后你在下去。”
  彭长宜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心情,平静地说道:“好的,我听邬书记的。”彭长宜这样说并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一来自己年轻,二来自己新来乍到,三来自己头上还有个“代”字,再有,他不想在三源掀起什么波澜,就像部长嘱咐的那样,平稳、安全地过渡。他邬友福愿意当土皇上他彭长宜就天天喊他“万岁”,我也不大闹你的天宫,炸你的天柱门楼,毁你的蟠桃林,人都怕敬,自己把姿态放低,甘当小学生,你邬友福能把我怎么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