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连忙说道:“长宜一切听您的安排。”
  邬友福说:“问题不大,我心里有底,三源历史上还没有代县长被选掉的,所以这一点请你放心。”
  他说这话的时候,让彭长宜想到了周林,周林在亢州被选掉,三源人人皆知,等待他的不知是什么结果。看来邬友福对此倒是很有信心。
  邬友福说:“等眼前这件事过去后,咱们好好谋划谋划三源下一步的工作。”
  彭长宜点着头说道:“对政府这边的工作,还望您多加费心,对我个人也多加支持和帮助。”
  邬友福非常满意彭长宜的态度,他笑着说:“支持肯定会的,翟书记跟我简单地介绍了你的一些情况,他很看重你,我责无旁贷会支持你。”
  彭长宜不停地说着“谢谢”。

  由锦安市组织的专家调查组,对这次矿难进行了为期两天的事故调查,最后被定性为以自然灾害为主的意外事故,人为因素对这次事故没有造成直接灾害,主要原因是山体结构复杂,在越界超采的过程中,探测不明,加之作业的时候因外力造成山体塌陷,引发了这次恶xing事故。对于矿主私自撕开封条,让工人进入危险坑道作业这一严重事实,却被掩盖了起来,调查组没人提及到。
  彭长宜在第一时间里,给吴政委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他的鉴定结果。
  吴政委语气很平静,波澜不惊地说道:“想到了,我参加过无数次救援,省内省外的都有,大部分时候都是这样的结果……”
  彭长宜默默地挂了电话,他想给副市长鲁建强打电话,因为鲁建强走的时候跟他说有人会进监狱;他还想给董兴打电话,因为矿主就是董兴下令刑拘的,但是他想了想,终究没有给他俩打电话,而是直接打给了翟炳德。
  他刚叫了一声“翟书记”,还没容他继续往下说,翟炳德就沙哑着嗓音,语调低沉地说道:“长宜,是不是鉴定结果出来了,这些专家都是省内外知名的地质专家,很具有权威性,接下来就是做好善后工作,要细心周到,安抚生者。”
  彭长宜听他说完后,面无表情地说道:“是,翟书记,我一定照办。”
  迫于舆论压力,事故原因出来后,对有关部门和有关当事人也做了一定的责任追究,直接监管部门土地局矿产资源管理科负有一定责任,责成分管副局长做出书面检查,科长被记过一次;矿主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越界开采,造成重大损失,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然而就在矿主刑拘期间,心脏病复发,判刑后,即刻就被保外就医。
  既然没有重大的责任事故,那么撤职县长徐德强就有些牵强,为了弥补这一点,事故调查组以矿难发生后,政府没有及时组织抢险为注解,解释了人们心中的疑惑,也把责任归到了徐德强的身上。
  彭长宜有些愤怒,但他却无处发泄。很明显,矿难发生后,确切地说他到任后,有人上上下下做了工作,不然翟炳德和董兴的愤怒以及鲁建强的预言又都从何说起?似乎整个事故中,最应该受到责难的就应该是徐德强?然而徐德强却在二次灾难发生的时候牺牲在抢险现场。尽管他不清楚这里面的事,但是在几天的抢险工作中,他也大致了解了一下灾难发生的事实,把这样一起重大责任事故定性为以自然灾害为主甚至责任轻微的结果,的确让人难以信服。

  这天,彭长宜想找些矿区资料看看,就伸手摁了桌角下的按铃,小庞却没像以往那样进来,他想可能小庞不在,就走出来,推开小庞的门,门开了,就见小庞坐在那里抹眼泪。彭长宜笑了,说道:“还以为你不在呢,怎么了?”
  小庞不理他,看也不看他,继续擦眼泪,眼镜被扔在桌子上。
  彭长宜感到诧异,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大老爷们哭什么?”
  这次他开口了,说道:“我这眼泪是为徐县长流的,你们没人为他做主,我给他流两滴眼泪还不行吗?”说着,就趴在桌子上,哭出声了。
  彭长宜明白了,小庞几次跟自己表示这里面有内幕,有问题,这是严重的渎职事故和刑事犯罪。但是彭长宜没有过深地和他交流,彭长宜也清楚,很明显的一点就是徐德强说过有瞒报死亡人数的重大嫌疑。更让人起疑的是,矿工们被解救出来后,那个工头就不见了,据说转院了,转到哪里不清楚,家属想探望都没地方去探望,只是在工作人员的监护下,跟工头通了个电话。所有迹象表明,这起事故都有一双巨手在操控,而彭长宜别说是谁的手不知道,就连事故发生前的一些基本情况他都不知道。很明显,有人不希望他知道,他也不好说什么,在没摸清对手是谁的情况下,面对着这样一起错综复杂的安全事故,他只能保持沉默。事实上,他在第一天会议中,就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观点,但是很快就被人否了。毕竟他不十分了解情况,有些说法是拿不出证据的,即便徐德强跟他说的话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他只有沉默,就连董兴和鲁建强都保持了沉默,他刚上十多天的代县长又能怎么样?

  现在,小庞的眼泪有些打动了他,他也曾经为徐德强抱不平,他已经给县委和锦安市委打了报告,要求追认徐德强为烈士,这是他唯一能为死者做的事了。但是听小庞的口气,分明里面有责怪自己的意思。
  小庞见彭长宜没有说话,知道自己的话有些重,就擦了擦眼泪,戴上眼镜,说道:“县长,请您原谅我刚才的不礼貌,您不了解徐县长,他真的很可怜,是一个很干净的一个人。”
  小庞见彭长宜没说话,他不知道像有小庞这种想法的人有多少?小庞见县长不说话,以为是刚才自己的话惹新县长生气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新县长对自己产生想法,就站了起来,问道:“您找我有事吗?”
  “没事。”彭长宜说着就走了回去。

  小庞有些后悔,就追了过去,他说道:“县长,我……”
  彭长宜看着他,平静地说道:“你怎么了?”
  小庞结巴着说:“您有什么事吗?对不起,我刚才……尽管我跟徐县长时间不长,但是,我对他很敬重,他真的……”
  彭长宜打断了他的话,说:“我理解你的感触,也许,你是我见过唯一一个敢于为老徐掉眼泪的人,这说明你有自己的是非标准和做人准则,这点,我不但不生气,反而会欣赏你。放心,我没事。我刚才找你是想让你找些关于矿山的资料。”
  小庞说:“原来徐县长有一份详细的资料,早上郭县长要走了,他说上午开会用。”
  “哦,他上午开什么会着?”
  小庞见这句话引起了县长的注意,就说道:“他上午开了一个安全生产会议,各个矿主和有关部门都参加了,他是分管领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