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2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庞看了看彭长宜,继续说道:“他牺牲后,老百姓自发的到殡仪馆去给他守灵,有此可以看出,他是个深受人民爱戴的好县长。”
  彭长宜点点头。尽管他知道秘书说得是实话,但是对于此时的彭长宜来说,却能从他的话中,找出自己该注意的事项,这是一个敏感的政治者不得不借鉴的。也许,这才是他让秘书介绍徐德强其人其事的真正用意所在。
  小庞看了看表,说到:“嫉恶如仇、爱憎分明是他的最大优点也是缺点。”小庞说到这里,看着彭长宜似乎有些走私,就又说道:“有时间我再给您介绍吧,您一会要去市委那边开会,先看看材料吧。”
  “嗯,好。”彭长宜低头就看了起来。
  小庞出去了,并给他关好门。彭长宜刚才的确是走私了,小庞的一句话,突然提醒了他,沈芳收的那些礼他还没有处理,这几天太忙了,他回来把这些东西和钱就交给了齐祥保管,到现在还没想好以什么样的方式归还给这些人,该掌握一个怎样的分寸?他心里没有底。

  说实在的,尽管彭长宜批评了沈芳,但是真把这些东西送回去,他也有顾虑,谁都知道,当官不打送礼的,既然你把礼物退回,就说明你打了他们的脸,就表明你没跟他们在一个战壕,甚至是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上了。离人代会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彭长宜也不想过早地跟这些人宣战。
  其实,彭长宜想了解的东西很多,首先他就想尽快弄清这些人的身份,有的他已经知道,有的他还不知道,但他不想在一个秘书面前表现的太过急切,因为眼下这个时候,只要他过问一个人,就会让人立刻联想到很多,他不准备刻意知道这些,他想在自然状态下了解这些人。根据已知的两个人的身份不难判断,这些送礼的人都和矿山有关。
  彭长宜看了看表,给翟书记办公室拨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不是翟书记本人,而是他的秘书,彭长宜自报家门后,传来了翟书记的声音:“长宜,有事吗?”
  “翟书记,这两天本想去锦安跟您汇报工作,回去后公事私事缠住了,没抽出时间,又想您可能休息,就没去打扰您。我们一会要开事故调查组工作会议,您有什么指示吗?”
  翟书记对彭长宜的态度很满意,想了想说道:“还是那天那句话,能小则小,不宜搞大。分寸你自己掌握,有事勤沟通。”

  “好的,长宜明白。”
  离开会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彭长宜又给邬友福办公室打了电话,邬友福接了,彭长宜说:“您到了,我马上过去。”说着,拿起笔记本和水杯,就出门了,小庞听到开门声就出来了,彭长宜说:“咱们过去。”
  小庞接过县长手里的杯子,就跟在他的后面下了楼。出门后,小庞说:“那里有个小门洞,也可以过到市委那边,您是走那个小门还是让车给您送过去。”
  彭长宜不以为然地说:“走近路。”
  小庞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新县长,就说道:“徐县长从来都不走这个小门洞,不是坐车过去,就是走着过去,都走正门。”
  彭长宜笑了,说道:“太麻烦,统共没有几步路,还是走门洞吧。”

  那一刻,一抹失望从秘书小庞的眼睛里掠过,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彭长宜漫不经心地笑了一下,就走在前头,向那个小门走去。
  这个门洞设计的有点低,估计也就是刚够两米,彭长宜这么高的个子,勉强能过去,但是要下意识的低下头,尽管磕不着,低下头会从心理上觉得安全一些,不用担心碰着。
  彭长宜敲了邬友福的门后开门进去,邬友福正要起身倒水,彭长宜一看,就把笔记本夹在怀里,接过他的水杯,给他倒满了水。邬友福不动声色地接过水杯,说道:“对办公室满意吗?”
  彭长宜坐在沙发上说道:“非常满意,谢谢您关照。”

  邬友福喝了一口水说道:“如果不是老徐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他的东西你用就用了,但毕竟有这么一个前提,我就让他们全部换成新的了。”
  无疑,这是邬友福向彭长宜伸出的橄榄枝。
  彭长宜再次前倾着身子,带着感激的笑说道:“您能体谅出这一点,实在让长宜感激不尽。”彭长宜也不隐瞒自己其实也很在意这一点。
  邬友福很满意彭长宜的态度,说:“你是从经济条件好的地方来的,我是唯恐委屈了你,家具好坏不说,只要你满意就行了。”
  彭长宜满脸真诚地说道:“太感谢您了,我真的非常满意。”
  满意是肯定的,邬友福从来都没有这样对待前几任县长,他对彭长宜的确高眼相看了。他继续说道:“本来在宾馆给你找了一个大套间,想让他们连宾馆一块给你装修的,后来听说你住在了部队,就没有装修。”
  彭长宜说:“是啊,我有一个老相识,是当初搞军民共建时认识的,也是酒友,他在电视上知道我来这里了,就给我打电话,死乞白赖让我去他那住,晚上好和我拼酒,盛情难却,我只好去他那儿了。”

  邬友福说:“咱们这里家在外地的干部,都住在了家属楼,也有住招待所的,你住那里也行,就是远了点。对了,给你配了辆车,从省扶贫办直接跑了一辆丰田越野车,今天让他们上牌子,你再回家就把那辆车送回去吧。”
  彭长宜赶紧说道:“谢谢,谢谢您对我的关照。”
  邬友福说:“贫困县就这样好,许多福利都可以向上伸手要,不用财政花一分钱。”
  “呵呵,是啊。太好了。”彭长宜附和着说道。
  邬友福看了他一眼,说道:“一会开事故调查组会,有些情况你了解,有些你可能不了解,咱们本着这么一个原则,能小则小,尽快消除影响,然后火化遇难者的遗体,做好赔偿工作,这块你费费心,让张书记和喜来配合你,尽快把这事了了,到年根底了,过了年就是两会,我们不能让这些人在两会期间闹事。”

  彭长宜觉得邬友福这话有些深意,他故意不假思索地说:“您就下指示吧,我年纪轻,有些情况不了解,您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邬友福点点头,显然,这个年轻的新县长比较识时务,也很懂得配合,就说道:“眼下的工作就是事故的善后处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然后就是人代会,你放心,我会尽全力保证你当选,这一点我有信心。在这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你主要任务就是熟悉全县基本情况,其它的事就不要做了,等开完人代会再说。”
  彭长宜非常明白他的意思,那就是自己头上还顶着一个“代”,按兵不动是最好的办法,如果按部长说得的那样,别说是现在按兵不动,就是将来也不要招惹这个邬友福,争取在三源当个太平官。当然,彭长宜不会完全按照部长说得那样去做,他有满腔的热血和满腔的工作热忱,真要是在三源当几年庸官太平官估计他做不到,但眼下的形势还是要追求太平,因为自己还是代县长,还要经过人大代表选举这一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