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4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听到汇报后,看着莫春晖和丁启明。丁启明急忙站着解释,将两人时候所作的工作,和面对他们时的表现一一地汇报了,但心中却还是不放心,就怕万一在会场里进行发难。有电视台和报社的人,也有市委的领导在,见到这样的情况会对经开区、也会对杨秀峰造成很不好的影响。要是给那些人得势,有可能会动摇市里对经开区改革的支持信心。
  听莫春晖说着这些人的情况,杨秀峰听得很仔细,将他们的性格、经历、平时表现,在市里的深沉根基等,也都一一地问到了。莫春晖对他们也是熟悉,把所有的人情况也都说得详细,以便供给领导参考判断。听了汇报之后,杨秀峰不多说,就说了一句:你们准备改准备的工作,进来辛苦些,把工作做细。对那些人会不会有可能闹,要闹起来该怎么样应对,也都不说。
  丁启明和莫春晖两人出来后相互对视着,莫春晖说,我再去一个个做工作,力保那天不出意外。丁启明说,“那好,开会相关事宜我就来准备。市里各部门也有我和张卫两人去请。”

  等两人走后,杨秀峰自然是意识到一些问题在里面,市里明面上对经开区是完全交给自己来抓工作的,但暗地里自然有人想看自己的笑话,这种事情不用说都是知道的。只是,他们不会出面,但经开区里的那些老资格却有不肯做具体事情的人,站出来和自己对抗,对市里很多人都会很希望见到的吧。自己要是在经开区的改革第一天大会上就闹出灰头土脸的,他们不仅会在肚子里暗笑,还会由此得出,经开区不是那么好弄的,证明他们之前并非不作为,而是能够把握住真理尊重客观规律。如今,要瞎胡闹来证明某人的能力,自然会受到群众的反对。

  这样的结论,领导们不会说出来,可却会在南方市里传播,今后经开区要再想有什么作为也就不可能的。
  他们不能够做到的,自然也不能够让别人做到,否则,就证明了他们的能力问题,至少证明了他们不作为。
  不论怎么样的结论,也都是市里很多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杨秀峰想了想,给钱维扬打电话去,两人在电话里商议几句,杨秀峰将丁启明再次叫至办公室里来。
  经开区大力改革,拟定按新的管理制度来进行管理,在执行新管理方案之前,组织经开区全体干部职工对新方案进行公开讨论。所谓公开讨论,不单是经开区里的人面对面进行,还请来了市里的相关领导、请来了电视台、市报的记者也都会参与并报道这一过程。让南方市大多数的人来讲这一变化和这一改革的全过程,杨秀峰也许通过这样的公开化,对南方市有更大的触及和推动大家在思想、观念上的改变,最后达到改变人们的行动。

  杨秀峰自然要亲临会场的。
  市里对这一变革是支持的,在常委会里已经通过并形成了文字。但会议之外,大家对这一变动的看法却被会这般一致。杨秀峰这种将什么都放在大众视线下进行的操作模式,对南方市说来本来就是一种很异类的思维。是一种异端,在经开区这样,那是不是在其他方面也会这样实行?将一切都公之于众,那党的秘密、组织的秘密、领导的秘密何在?虽说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大众才是社会的主人,可领导却要主导这一切。

  经开区这种做法显然是将领导的地位严重地进行了都要和否定,显然不符合南方市的情况的。虽说爱会议室要表态支持,却不希望看到经开区这种做法顺利地达到预期目标。有人套上能够直接提出质疑,提出经开区做法里不合理的东西来,让人们看到这样子做有很大的不妥之处,是不少人都想看到的场景,也符合大家都某些需要。
  杨秀峰对此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有志气在柳市开发区里执行干部考评的经验,也就知道这样做会伤害到那些人的利益,他们的利益诉求何在,他们会以上没有的姿态出现,又要怎么样地应对。有了必要的准备,就算遇上再复杂的情况,也能够很稳定有条理地进行处理。
  在开会的前一天,省党报记者和省电视台的记者也赶到南方市,要见证南方市经开区改革的这一过程。他们主要是来见证经开区全民讨论管理方案这一做法的,这种做法在柳省说来也都还是一种半遮半掩的,没有谁敢当真将这样的讨论放诸于天下之大白。南方市的经开区要这样来做,也算一种敢为柳省先的勇气。
  随着社会的发展,公开、开明的管理已经渐渐成为社会舆论所呼吁的东西。但目前而言,舆论与真正具体的做法之间还是有很大程度上的差别,真正公开透明起来,领导在职位上就没有了浑水摸鱼的可能,他们自然是第一个不肯的,但社会舆论又有很大大压力,不得不口头一套实际操作时为另一套,两套操作,一真一假,挂羊头卖狗肉,也就这领导们必须玩弄的手法,才能够保证自己的利益不会受到损害。

  没有利益来,还辛辛苦苦来谋求这样的领导职位干什么?追求进步,也就是追求更多的利益,享受更好的特权的代名词。在这一冠冕堂皇的名号下,大家各自有着自己的体会和心得就可以了。
  省里记者到来,杨秀峰并没有跟市里汇报,这样的准备也是要让市里某些不由用心的人一种打击的准备。就是要让他们跳出来很好地表演,将这些表演曝光出去,才能够真正地触动南方市这里的一些东西。至于市里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杨秀峰也早就想好了应对之法:反正说过自己对行政这一套不熟悉,有些事没有把握好分寸,那是很正常的。今后这样的事情肯定还会有,你们自己当心就是了。

  在南方市里,就算进到市委常委里,杨秀峰也没有什么联盟,其他阵营的人也不可能和他联盟。纵然陈丹辉和黄国友对他都示好,那是下自己附属过去,站在他们的阵营支持他们的利益所得。要是损害他们利益的事情,自然就会受到最无情的压制,自己唯有用这些不合常规的做法,渐渐地让他们都有所顾忌,也才会做出一些真正的事情来。
  这样的布局,也要慢慢地进行,慢慢地让南方市的人接受和认可,如此,才不会遭到太强烈的抵制。
  丁启明安排张卫接待省里的记者,甚至张卫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会议时间是在上午九点,杨秀峰在八点就到市委里请一些领导,将开会时间再次重申。杨秀峰作为常委亲自来请,那是给了很大的脸面的。市政府这边也会有一些主要领导参与的,比如说何磊、龙向前、杨永华等。请了一遍后,杨秀峰也就消失。
  等他的车出现在经开区时,下车了,却见他和周叶两人都很恭敬地站在车边,杨秀峰用手护住车门顶,手在车里搀扶着,随即将到一位老人从车里出来。老人虽说满头白发、腰也无法直挺,但那种精神气还不错。下车后不肯要杨秀峰和周叶两人搀扶,仔细地走着。
  直到会场里,杨秀峰请老人到嘉宾席上就坐,为老人端了热茶,才告辞离开。对其他人,也没有做任何介绍,倒是周叶不时地到老人面前说一两句,似乎在介绍这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