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4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后的时间里,莫春晖等人将管理制度和方案文稿做出来,由丁启明和莫春晖两人当面给杨秀峰进行汇报。看过了所列出的文稿内容,杨秀峰还是很满意的。虽说得起吗等人未必就能够看知道经开区未来的事情,也不会得知省里一些更为隐秘的事情。这些事情就算陈丹辉和黄国友都无法探知,自己也是通过种种迹象推测而知的,但从他们所着出的方案看来,那种胆识还是很足的。
  粗粗地看过一遍,抬起头来见莫春晖和丁启明两人都显得紧张,当下说,“怎么样,心里没有底?”
  “市长,是没有底呢。”丁启明说。
  “市长,对经开区的了解我算是比较全面的一个了,可说到对经开区的改革,我能够估计到会有多少的阻力。不过,这些阻力的大小都可以通过做工作消化下来,经开区里的绝大多数也能够理解市里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心里还是没有底,市长,是不是我很没有用?”莫春晖此时在杨秀峰面前说话就显得恭敬多了,虽说没有多少往来,工作上也少有交流,但经过对经开区改革和管理方案的撰写与讨论,莫春晖的心态也就完全改变过来。经开区有多少前途,和他们做了多少工作可能不一定是等价的,但自己份内的工作没有做好,没有用事业心来对待这一问题,其结果自然是完全不同的结局。

  “莫区长在经开区里的工作,市里还是看到的,没有你在经开区里不停地给灭火做工作,市里回事怎么样的一个局面,那可说不好了。”杨秀峰说着,丁启明也笑起来。说,“市长对人的工作就是看的全面,评定准确。按照这一点说来,市里应该给莫区长记功的。”
  “还说记功,我可没有那脸去接。经开区落魄到这种地步,就像市长说过的,我在这样的位子上是要担负不小的责任的。也因为此,对经开区的改革委此时就算还看不远,但我却也全力地去将自己的工作做好,是不是这样做就摸准了方向,心里在打鼓啊。”虽说带着一定的笑话成分,莫春晖却说的是心里话。这样的改革方案看着让人很兴奋也很激发出激情来,有种热血奔涌的冲动,但在实际中是不是就做了正确而准确的选择,心里确实是拿不准的。

  “老前辈就曾给我们说过一句最具有指导意义的话:摸着石头过河。还不知深浅,那就摸着石头吧,探一探,有何不可?总比坐在河岸边发愁一事不做要强,积累了经验,那也是一种难以得到的财富。”
  “市长这句话,当真让我就有更足的底气了。”莫春晖说。
  “改革不能够肯定就能够收到最好的效果,但我们一定要有所作为,同时在作为的过程中更要科学而谨慎,要广泛地征求意见,集思广益,就会使得我们就算没有完全选准方向,也不会做出违反基本客观规律的决策来。也就因为这样,才要大家将方案放到全体职工大会中去讨论,我相信我们的干部职工都希望经开区有一个全新的面貌,能够抓住发展的最后机遇的。”杨秀峰没有对莫春晖他们做出来的方案进行评价,而是要他们到经开区里组织干部职工进行讨论,讨论之后再做决策。

  莫春晖表示一定会将这次讨论会好好地组织起来,让每一个人对经开区的改革有了全面的理解和认识,使得今后在具体工作中减少不必要的阻力。
  在经开区里,目前总计的干部职工还不到两百人,分散在经开区里的各个部门里。就目前而言,平时里运作和上班的人就少。经开区办公室和工会这两个部门,一直在处理着日常的工作,如今,经开区要进行改革,要对经开区里进行大手术,这两部门里不仅很忙,也在办公点聚集了不少的人。大家虽说对经开区里要怎么样改革都有所了解,但细则的东西还没有明确。就大方向而言,经开区里今后将是要忙忙碌碌地到这里来坐班,迟到了后会扣发工资,甚至于处分乃至严重会开除等,都让这些年来已经习惯了这种不上班工资照拿生活方式的人说来,就觉得市里这样做完全是跟他们过不去,完全是在胡闹折腾,而且完全是在损害他们利益的前提下进行的折腾,这种折腾要坚决地抵制。就算闹到市里、闹到省里去甚至闹到京城里去,也都要闹要坚决地闹。

  此时,经开区的主要领导和市里的领导也都没有过来,工会里五六个五十多岁的干部,也都是正科、副科级的人,正愤愤不平地大声议论着。
  “老李,我这个副科级不会在人家眼里,难道你的正科级别不就是你一辈子辛辛苦苦工作换来的?我们用青春和热血换来的,也是党和国家对我们工作的认可、对我们曾经付出的认可,凭什么就凭某些领导的一句话,说撤了就撤了?市里的文件算屁啊,有国务院下文才算。”
  “老雄你担心什么,我到要看看谁敢将我们的基本拿走,谁敢将我们的岗位夺走。我是老党员,党龄都比他年纪大,他算老几?也不要牵涉到多少人,你们都听我一句话。就我们这几个,够不够?你们怕不怕?不怕到那天我们就当众放一炮,看他们谁敢在经开区里乱来。”
  莫春晖很快就接到了信息,知道那几个老科级干部要凭借他们的老资格来闹一闹,这几个人一直都很让人头痛的。其中有两个还是身受处分之后,才给打发到经开区里来,完全是一种避难的意思。可到经开区后,这些人平时什么事都不干,却会对经开区里的工作指手画脚,对各部门的任着正职干着事情的人说三道四地挑剔着,来显示他们的能耐。想到这些人,莫春晖就大为头痛。他们中有些人比起莫春晖说来资历更老,也有做过正职的,对莫春晖的话不怎么听得进。人少在一边时,莫春晖还好做工作,但这些人聚在一起后就会加倍地倒腾。

  得知这一情况后,莫春晖为防备万一,立即跟丁启明汇报了。对这一的事情要先有足够的预防才行,要怎么样采取分化他们,让他们对经开区的改革理解并支持,在实现就的把工作做到家,才不会在会场上被动。
  莫春晖说到要不要将这一情况跟领导汇报,丁启明也知道这样的情况很严重,但总要先做好工作,也就决定先一一地找这些人,主要的那几个人由莫春晖先接触,看看能不能说通。能够将问题化解在事发之前自然是最好的状况,两人分头在市里找这些人做工作。之后再碰头,虽说工作有一定的收效,但莫春晖却表示了拿不准,担心他们现在答应和到时在全体职工干部面前进行发难,那就不妙了。

  经开区进行全面讨论时,按照杨秀峰的意思,会请市委纪委、人事局、电视台、市报社等领导和部门来参加,增强经开区改革的影响力度。其他的人或许不敢在这样的阵势面前发难,可有两三个人敢出头放炮,其他的人跟着起哄,操作不敢一场准备地好好的改革,就会闹的不可收拾。
  将情况聚拢后,莫春晖将自己的担心表示出来,丁启明也不敢就直接拍板。和莫春晖一道进到杨秀峰办公室里进行汇报。不知道情况将会如何,但种种异常之状也都要现有防范,才能做到万无一失。莫春晖更多的是要讨一个主意,其他人的工作,都可以进行说服,胃窦经开区里那几个老党员老科级干部,当真是非常地极端,不会听任何劝诫更不会让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