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9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都停下来!我要告诉他,我这几年发生了什么!”撸耶对着杰瑞挥了一下手,两只眼睛冒火般的看着我。
  乌拉圭的军方还算是有良心的,他们询问医院后得之我们并没有住进去,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调查,并把事情通知给了马卡斯。
  “船长,他们三个失踪了。”马卡斯放下了手里的卫星电话,对船长说道。

  “幺鸡。”船长将手里的牌打了出去。
  “哈哈,对不起,七小对,胡了。”马卡斯接过船长手中的牌,将自己这边的牌推到在桌上。
  “又是七小对!就不能胡点别的。”大副跟老鬼在一旁嘟囔着,把手里的美金递给马卡斯。
  “你刚才说的什么?他们三个失踪了?”船长一边洗牌一边问道。
  “是的,我刚接到乌拉圭军方的电话,二条。”马卡斯说道。
  “碰一下,放心吧,他三个连渔船都干沉过,失踪都不叫事儿,死了都不稀罕,不用管他们,不出一周肯定回来,幺鸡。”船长点着一根烟,无所谓的说道。
  “哈哈!单吊幺鸡,胡了,七小对,给钱,给钱!”马卡斯把卫星电话丢到一旁,已经乐的合不拢腿了。
  而我们这边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杰瑞把我们几个的菊花当成了阵地不说,居然碰到了老朋友撸耶,而他并没有念及旧情,而是把我们当成了杀死他老婆的元凶,于是,雪上加霜。
  “你们当时告诉我,离岸只有几百米!”撸耶把脸贴了过来。
  “撸耶,当时我们不也是为了安慰你吗,我们要是说2000米,你不直接就没信心了么。”我胡乱解释道。
  “我的妻子就这么死了!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沉到里海底下!海里面的水流那么大,我根本就抓不住她!你知道吗?我根本就抓不住她!”撸耶蹲下身子有些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些于心不忍,上前拍着他的肩膀。
  “撸耶,后来呢?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好奇的问道。
  “是我们救了他,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杰瑞笑着说道,好像一个救世主。
  “没错,我现在为这帮狗东西卖命。”撸耶拿手指着杰瑞,头也不抬。

  杰瑞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心想这么多人呢,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好歹也是一个系统的。
  “撸耶,对于你的遭遇我感到十分的抱歉,对不起。”老九居然说出来了这么深情的话。
  “哎,撸耶,你的妻子曾经照顾过我们一段时间,我”我有些动容,想到在红十字会医院,撸耶妻子对我们的无私帮助,鼻子竟然有些发酸。
  “这些已经过去了,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撸耶站起身子,手指扫过我们三人,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
  这次是真完蛋了,以前懦弱的撸耶已经消失,他在巴西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居然变的这么冷血无情。
  “嫩妈老二,这事儿是咱欠人家的,木已成舟,不指望他救我们了,走吧,明天还得运输呢,早回去早睡觉。”老九活动了一下菊花,居然还说了一句高级的成语。
  “对不起。”我发自内心的冲撸耶道了歉,慢慢的朝救护车走去。

  “哎呀呀,你们说的什么?他不管我们了吗?”大厨跟了上来,小声的问道。
  “嫩妈老刘,他说你让他吃鲅鱼饺子没给蒜,恨着你呢。”三人坐到车上,老九开玩笑道。
  “九哥,咱这次是不是真完蛋了?”我有些无助的问道。
  “嫩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九今天这是怎么了,不是整成语就是整古语的。

  “撸耶也挺倒霉的,偷渡到巴西这鬼地方,比他的老家都乱,老婆又没了,多痛苦呀!”我摇了摇头,不胜唏嘘。
  “九哥,刘叔,你俩活着么长时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我见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想着问些他们悲伤的事情让我高兴一下。
  “嫩妈啥叫痛苦,我就没有痛苦的事儿,这你得问嫩妈老刘,我估摸着他这辈子最痛苦的就是买一猴子,哦不,吃了十个海星。”老九哈哈的大笑着说道。
  “哎呀呀,那事儿有啥痛苦的,我这辈子最痛苦的一件事儿,我都不好意思说。”大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提起来兴致,居然咧嘴笑了。
  “刘叔,有啥不好意思说的,赶紧给我俩说说!”我有些兴奋的问道,心里想着大厨就是牛逼啊,竟然还有比猴子海星更劲爆的往事呢。
  “嫩妈,你笑的这个逼样,啥事儿啊!”老九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哎呀呀,我老婆那年生孩子,生完了护士抱着我女儿出来就对我笑,笑的我都有点发毛。”大厨眼神落寞的看了我跟老九一眼。

  “我去,刘叔,你女儿是个黑人?”我大叫道,这嫩妈也太刺激了呀,毅种循环最高境界呀!
  “嫩妈老刘你个玩意!不中用啊!”老九拍着大腿,老九跟我俩想到一块去了。
  “哎呀呀,你们说的什么呀,不是这个事儿,我老婆哪能生黑人呢。”大厨不高兴的说道。
  “刘叔,那护士笑的什么?总不能是因为你脸上的痦子吧?”我忍着笑问道,想着除了黑人这个解释似乎没有别的能让护士笑的理由了呀。
  “哎呀呀,后来我给护士笑的有些受不了了,就不停的问她,那护士被我问的不耐烦了,才告诉我。”大厨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道。
  “我去,刘叔,到底因为啥笑啊!你快点说啊!”我后背好像是有一处痒被挠了一半,难受的都快要疯了,只要大厨告诉我为什么,此刻让我菊花里塞10斤药品我都愿意。
  “嫩妈老刘,你快说啊!”老九的好奇心也被吊了起来,急的就差没扇大厨大嘴巴子了。
  “哎呀呀,那护士给我说,她们接生的时候,我老婆处丨女丨膜还没有破,她们没有办法,现拿钳子剪破的。”大厨说完这话,把头埋进了双腿里,像一只受伤的鸵鸟。
  “嫩妈!”“卧槽!”我跟老九对视了一眼,指着大厨哈哈的笑了起来,这嫩妈真是我听到最快乐的一件事儿了!

  救护车载着一个人的痛苦,两个人的欢乐,缓缓的驶离交易地点,接下来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不知道我们还能活多久,我想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嫩妈老刘,照这么说的话,你那玩意儿就是个牙签呀!”老九笑骂道。
  “哎呀呀,怎么能是我呢,我老婆以前订过婚,是原来那个男人小,我这个是利器,还尿过英国呢!”大厨不屑一顾的说道。
  “嫩妈你说的也对。”老九点了一下头。
  “不对呀刘叔,就算你的前辈没完成那项艰巨的任务,那你这也没完成呀!”我有些伤感的说道,心想这大厨老婆够顽强的。

  “嫩妈老刘,对呀,你俩嫩妈都是牙签呀!”老九恍然大悟道。
  “哎呀呀,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大厨狡辩着。
  “这样来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大厨老婆的第一次到底给了谁?前辈?大厨?还是剪子?”我绞尽脑汁的想着,越想越乱。
  “九哥,我听那杰瑞的意思,咱们现在就算是人质了吧,不知道船长那边怎么样了,他们是不是得急成一窝疯了?”我对老九说道,眼前似乎能够看到船长得知我们失踪的消息后,愤怒的对马卡斯咆哮着,让他弄个海军特种陆战队来救我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