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9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好像是到地方了。”我拿胳膊碰了一下身边的老九,他居然还有心思睡觉。
  “好久不见我的朋友!你们来晚了!”车厢外面有一个男子居然在用英语说话。
  “阿雷格里实在是太堵了!”墨镜男的声音也跟着传了进来。

  “哈哈哈,货带来了吗?”男子接着问道。
  “当然,这次是几个华夏佬亲自带来的。”墨镜男笑着回应道。
  “嫩妈老二,这个声音太熟了。”老九忽然站了起来,头差点把车顶插个窟窿。
  “九哥,这不就是那个戴墨镜的男的吗?”我疑惑的回道。
  “嫩妈老二,不是他,我说的是接货的这个人,他的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老九摸了摸撞疼的头,此刻他的身体已经是遍体鳞伤了。

  “我不管是华夏佬还是巴西佬,我要的是最纯的货。”接货的男子说道。
  “哎呀呀,这人说话我也觉的耳熟!”大厨也打了一个激灵,眼睛里放出了光。
  “九哥,刘叔,算了吧,在这地方,你还指望能碰到老乡?”我苦笑了一下,觉得俩人还没吸药品,已经出现幻觉了。
  “啪!救护车的门被打开了。
  “果然是华夏佬!”男子的脸随着声音一同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卧槽!”“嫩妈”“哎呀呀!”
  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他!!!
  天那!这个人居然是撸耶!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他不但没有死,居然还成了巴西的药品商人!
  “撸.”我张着大嘴,兴奋的想冲过去给他一个拥抱。

  “啪!”老九拍了一下我的后背,紧接着给我了一个不要说话的眼色
  “哎呀呀!你是撸撸撸撸撸撸撸……”大厨已经结巴的不像样子了。
  “嫩妈撸你妹啊撸,整天嫩妈就知道撸,赶紧给我闭嘴!”老九突然大喊道,
  “怎么样,这几个华夏佬是不是对你的胃口?”墨镜男也把头探了过来。
  撸耶的眼睛里也是满满的惊讶,他根本没想到我们堂堂大华夏海员居然沦落到菊花藏药品的境界。
  此刻的形式告诉我们不能把自己的身份表露出来,我们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在整个药品环节是什么地位,或许他跟我们是一个层次的,只不过不是用的菊花,而是卡车罢了。
  撸耶这些年看样子也经历过了不少的事情,整个人成熟了很多,面对这种突发情况,他也只是楞了一下,脸上看不到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我跟老九也趁着墨镜男扭头的功夫,对撸耶报以最热情的微笑,虽然大厨已经被老九骂的有些精神失常,脸上却也是满满的小幸福。
  “啪!”撸耶一个大脸蛋子拍到了大厨的脸上。
  “我日,什么情况?”我咽了口唾沫,有些不知所措。
  “杰瑞!就是这几个华夏人!当初他们把我从船上扔了下来!如果不是他们我现在就在美国了,你知道吗?因为他们我没有成为美国人。”撸耶忽然仰天长啸一声,紧接着对墨镜男说道。
  “撸耶,我的朋友,难道他们真的是船员?”墨镜男,杰瑞皱着眉头说道。

  “是的,就是这几个该死的东西,杰瑞,你把他们三个交给我,我要他们生不如死!”撸耶淫笑着,用手不停的拍打着大厨的后脑勺。
  “我去!撸耶这是怎么了?这得有多恨我们呀!”我有些哆嗦,心想着这次可算是倒了血霉了,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熟人,我们却在几年前把他丢到了海里。
  “不不不,撸耶,我目前需要他们,这几个人是我在乌拉圭遇到的,他们跟乌拉圭军方居然有关系,我们现在还不能跟乌拉圭人翻脸,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把他们当成人质。”杰瑞说道。
  “杰瑞,取了货再说。”撸耶停下拍打大厨,目光扫过我跟老九,没有停留。
  “哎呀呀,凭啥打我,凭啥,当年又不是我让人扔的你,你那时候在船上,我还给你包过鲅鱼馅的饺子呢!再说了,你还是信教的,信教哪有打人的!”大厨有些委屈,肩膀也伴随着抽泣声一耸一耸的。

  “九哥,这撸耶怎么这么恨我们,我们这是不是叫自作孽不可活?”大厨的抽泣声搞的有些心烦意乱,忍不住说了一句成语。
  “嫩妈,能不恨吗,给你扔到海里你试试,嫩妈连个救生圈都不给。”老九叹了口气。
  三个人被推下了救护车,眼睛能看到的地方都是汽车的尸体。
  “撸耶,对不起,我们也是有苦衷的,这些年发生了什么?”杰瑞既然已经知道我们这些人以前就认识,我也就不再顾忌那么多,只身走到撸耶的旁边,小声的说道。

  “我妻子死了。”撸耶瞪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低下了头,有些羞愧的说道。
  “你们害死了她!是你们害死了她!”撸耶突然情绪失控,用力抓住我的肩膀,使劲的晃动着。
  “嘿,撸耶,撸耶,你别激动,别激动。”老九冲过去拉开了撸耶。
  撸耶居然还有十几个手下,他们纷纷走过来把我跟老九按在地上,几个手贱的已经开始拳脚相加了。
  “不要打了,他们是我带来的人!”墨镜男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太感动了!我差点跑过去抱住他亲吻起来,这年头碰到一个好老大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
  “等把货取出来,随便你们打。”墨镜男原来关心的是我们菊花里的那些药品。
  几个贩子一想也对,万一再给药品的包装打破了,那吸起来岂不就是是屎味的了?
  准备打我们的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又开始把手伸向我们的腰带,把我们三个的裤子脱了下来。
  顺利取出药品后,撸耶队伍里一个稍微年长的哥们从大厨菊花里携带的那根试管里掏出一点粉末,用力吸了一口,脸上的表情都不能用“爽”字来相容了,我跟老九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一幕了,心想着你们能不能讲点卫生,最起码拿出来先洗一洗呀,用摸试管的手接着掏出粉末来闻一闻,哎呀我去,我扶着老九的肩膀干呕了起来。

  货验好了之后,撸耶将钱也支付给了杰瑞,两个人又凑在一起小声的交谈着。
  “九哥,我们该怎么办?撸耶这小子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压着嗓子问道。
  “嫩妈老二,当年在萨尔瓦多的外锚地,水深50多米,流速足足有3节,这小子愣是没死,真是命大呀,他能混到这一步,估计没少遭了罪。”老九盯着撸耶对我说道。
  “九哥,按理说撸耶不能恨我们那,我记得当时告别的时候,我俩还惺惺相惜呢。”我又回忆起来了当时的情形,撸耶跟我说完再见后被浪打的看不见人影。

  “哎!嫩妈老婆都死了,能不恨吗。”老九叹道。
  我暗想这次可完蛋了,老实人发了飚是最恐怖的,撸耶以前杀个蚂蚱都得哆嗦半拉月的人,现在居然卖上药品了,而且还当上了武装分子。
  杰瑞笑着拍了拍撸耶的肩膀,似乎又谈成了一宗生意,他招呼我们三个还有丧尸们赶紧上车,要赶在天黑前回到基地。
  “撸耶,这些年你都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们把你们抛下导致了你老婆的死,我向你道歉!但是你现在能不能帮帮我们!”经过撸耶身边的时候,我差点就跪倒在地上求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