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9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这次跑不了了吧。”老九叹了口气,无奈的对我说道。
  此时三人已经被绳子系在了一起,拉美人将我们塞到了快艇上,趁着夜色,驶过了乌拉圭河。
  到了河的对岸我们像三头种猪一样被转移到一辆接头用的军用卡车上,一个皮肤黝黑的巴西原住民坐在车斗里拿枪押解着我们。
  “嫩妈,这小黑身上还纹着中国字呢。”老九冲我努了努嘴。

  “为人民服务。”我轻声念出黑人手臂上的纹身。
  “九哥,这下怎么办?他们是不是要给我们拉到他们的基地去?”黑人手臂上的纹身让我稍微心安了一些,怎么着也是毛主席的语录呀。
  “嫩妈老二,怕什么,他们要是想杀我们早就杀了,杀完丢河里,一了百了。”老九轻松的说道。
  “哎呀呀,他们为什么不把我们放了?”大厨的嘴已经被打的溃烂了,说话的时候不停的往外冒着血沫子。
  “嫩妈你能不能不说话?我真想弄死你。”老九咬着牙对大厨说道。
  “九哥,算了,咱三个也算是难兄难弟了,这几年经历的事儿也不少,那次在非洲,如果不是刘叔,咱两个就被酋长煮了吃了。”我在一旁劝着老九,这个时候内部不能出矛盾了。

  “哎呀呀,就是就是,我还救过你们呢。”大厨也想起了纳米比亚的往事,满口喷血的说道。
  “刘叔,你别说话了,再说话就失血过多了。”我于心不忍的看着大厨像来月经般的嘴。
  “九哥,乌拉圭那个副机长说两天后去医院接我们,我们在坚持两天他们差不多就能来就我们了。”我叹了口气,自欺欺人的对老九说道。
  老九没有回答我,迷茫的看着远方,卡车在颠簸的路上行驶着,离乌拉圭越来越远。
  药品贩子的基地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般守备森严,也没有高级的化学实验室,只有几个黑人拿着几杆看上去比老刘的枪还破旧的步

  枪干杵在院墙门口,院墙里面围着几个草堆搭起来的棚子。
  “哎呀呀,这里是啥地方啊!”大厨首先无助的发出声音。
  “嫩妈,这里是医院。”老九苦笑道。
  “九哥,这里只有几个守卫,我们应该有机会逃掉。”我像一个海军陆战队员一样计算着,尝试着能不能找到突破口,在最短时间内跑掉。
  “嫩妈,你看看前面。”老九的脸已经像一个苦瓜了。
  “我擦!”我大骂一声,眼前最少一个连的部队了。
  卡车驶进院子里,墨镜哥们冲人群嚷嚷了一句,连队的人立即发现了车斗里的我们。
  “咋啦啦啦啦啦!”一群人眼睛里冒着绿光冲了过来,我们三个像被脱光衣服的姑娘,被这帮豺狼上下扫视着。
  “哎呀呀,他们想干嘛?”大厨哆嗦着,人群的眼神已经把他**三十遍了

  “嫩妈老刘你怕什么,实在不行你牺牲一下,反正你有梅毒,给他们都传染了,过个一年半载的,嫩妈他们都挂了,咱也就逃脱了。”老九并不畏惧这些目光,还有心思调戏大厨。
  “咋啦啦啦啦啦!”几个黑人大叫着打开卡车的厢板,把我们拽了下来,三个人系在了一起,大厨的身体最先着地,我跟老九压在了大厨身上。
  “哎呀呀!”大厨吐了一口血唾沫,翻着白眼,这一下差点就过去了。
  “嫩妈这帮子太不人道了,这车幸好没有自卸,不然老刘这一下直接就摔死了。”老九想在药品贩子杀了我们之前把大厨说死。
  我正想插嘴说句话,黑人士兵们又将我们抬起,塞进了一个棚子里,末了把棚子门用铁链锁上,门口站着两个骨瘦如柴的持枪士兵。
  “九哥,咱得想办法跑出去呀!”此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了,门口的两个黑人只能看到悬在半空中的白牙。
  “哎呀呀,我们怎么跑呀,他们手里可是有枪啊,我们还是老实呆在这里,船长不会不管我们的。”大厨喘着粗气,充满幻想。
  我从心里把整件事情又重新捋了一遍,从我们登上救护车那一刻开始,药品商人把我们当成了运药的工具,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不小心丢下了那几个人,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几个人应该遇到了麻烦,难道他们被乌拉圭禁毒丨警丨察抓住了?这样的话,他们可能会招供出药品基地的位置,那么我们有可能就获救了呀!
  想到这里,我稍微有点心安,毕竟这几年经历过这么多的事儿,每次在生死关头都能转危为安,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最少也得十几次大难不死了,后福却没有几次,我估摸着这次乌拉圭军方可能会为了我们来一次“斩首行动”将这帮子药品贩子一网打尽,我越想越兴奋,甚至都能看到直升飞机在我们头顶盘旋,飞虎队员从飞机上跃下,将他们打的屁滚尿流,我们几个也被顺利的带回红太阳轮,给船上的其他人讲一下我们的奇遇,让他们好生羡慕一次。

  “咔哧”猛烈的开门声打断了我的想象,墨镜男领着两个黑人出现在了我们面前,他拿手指了一下大厨,两个人扑了过来。
  “哎呀呀,你们干什么?小龙,你们问问他们要干什么!”大厨惊恐的大叫着。
  我跟老九被反锁着,站立都有些费劲,只能默默的瞪着墨镜男,用眼神来支援大厨。
  “哎呀呀,放开我,救命啊!九哥救命啊!”大厨被两个人拖着,像一头待宰的母猪。
  “你们要干什么?”我有些看不下去了,嘴唇哆嗦着问道。
  墨镜男没有吱声,招呼两个人将大厨拖出去,将棚子门继续锁上,人随着大厨的哭喊声消失在夜色里。
  “九哥,这可怎么办啊!”我懊恼的问道。
  “嫩妈老二,老刘死不了。”老九动了一下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居然将眼睛闭上了。
  “哎呀呀!啊!救命啊!救命啊!啊!”大厨的凄惨的叫声断断续续的从远处传过来,过了没有1分钟却又安静了下来。
  “九哥,没动静了!大厨是不是毁了!”我竖起耳朵使劲朝外听着,外面比莫斯科的郊外都安静。
  “嫩妈老二,我给你说过了,他要是想杀我们,在河边就杀了,你怕什么。”老九眼睛都没张,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的样子。
  “九哥,那他们把大厨弄过去做什?他除了周山话,啥外语都不会,总不能是审问他吧?”我对老九的镇定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大厨这次凶多吉少了。
  “哎呀呀!”大厨的叫声重新响了起来,奇怪的是,这次叫的还有些特殊的感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去,大厨不会给拉过去爆菊了吧!”我心里惊道,那下一个就轮到我这个小白脸了呀!这可怎么办呀,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还不如被杀了呢!
  “咔哧!”开门声再次打断了我的思绪,紧跟着大厨被推了进来。
  “哇啦啦啦啦!”墨镜男重新钻进来,指了指角落里的老九。
  “嫩妈,你们想干什么!”老九也意识到事情的发展方向不对。

  两个拉美人又把老九抓了起来,老九奋力的反抗着,可惜中国功夫被绳子捆住了,老九也只能用肩膀使劲的冲撞两个拉美人,这样根本无济于事,10秒种不到,老九已经挨了3,4枪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