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小庞和齐祥进来了,齐祥说道:“彭县长,这么早就到了。”
  彭长宜说:“我是昨天晚上到了,早晨赶不回来。”
  齐祥说:“您看办公室这样弄还行吗?如果您有不满意的地方我在找人弄。”
  彭长宜说:“很好了,谢谢你齐主任,这么快就收拾好了,真没想到。”
  齐祥说:“应该的,应该的,对了,小庞暂时负责您的秘书工作,您还得多指教。”
  彭长宜知道他说得暂时是什么意思,一般秘书跟着领导都有一段“试用期”,合作一段后,如果领导不满意,可以调换秘书,秘书不满意领导,也可以跟提出调换工作岗位,不过这种情况几乎没有。
  彭长宜听了后谦虚地说:“我还得仰仗你们多给我介绍一些情况呢,要说指教该我说。”
  齐祥说:“您千万别这样说,您这样说就折煞我们了,以后还要多向您学习。”在抢险这几天中,齐祥可谓不离彭长宜左右,彼此熟悉了,他很敬佩彭长宜谦虚的态度和扎实的工作作风。他又说:“这是您最近两天的主要活动内容,是高秘书长给我的。”

  小庞就赶紧把一张纸递给彭长宜,彭长宜一看,今天上午九点,在市委会议室,召开煤矿事故调查组工作会议。他抬头问道:“这个调查组是什么范围?”
  “是锦安市安全生产办公室组织的,有从省里请来的有关方面的专家,对这次事故进行调查,然后再做处理意见。”
  彭长宜没说什么。他坐在皮椅上,心想,这么快事故调查组就来了?徐德强怀疑死亡人数有瞒报的可能,这个问题自己到底查还是不查?
  齐祥跟小庞说道:“给县长准备一下材料。”然后又跟彭长宜说:“一会我过来叫您,我跟您一块去开会。”
  彭长宜点点头。他接过小庞递过来的材料,看了一眼,上面的情况介绍都是他已经知道的了,就放下材料,说道:“小庞,你一直跟着徐县长吗?”
  小庞说:“是的。”
  “多长时间了?”这话问出后,彭长宜就后悔了,徐德强统共当县长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这话等于废话。
  小庞说:“自从他来到三源当代县长开始,一共348天。不到一年。”
  能把这个日子记得这么准确,说明小庞跟徐德强感情应该不错。彭长宜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庞,这个小庞也就是三十来岁的样子,圆脸,中等身材,衣着朴素,戴着一副近视镜,长相很斯文,就说:“小庞,给我介绍介绍徐县长是怎样一个人。”
  小庞往上托了托眼镜,心想,这个新来的县长,一不问本县基本情况,二不问马上就要召开的会议情况,而是对已故的县长感兴趣,他一时弄不明白彭长宜的意思,就又拿起彭长宜桌上的水杯,走到墙根一个角柜前,打开暖水瓶,给彭长宜的水杯蓄满了水,又重新放到彭长宜的桌上。

  这看起来是一个秘书的正常行为,但他实际上是借这段时间考虑如何回答新任县长的提问。
  徐县长的前任县长被平调到别处当县长去了,秘书也跟着走出了大山,据说现在这个秘书已经是一个正科级干部了,把家眷老少都带出了大山。齐祥也是秘书出身,这个彭县长也是做秘书出来的,秘书,是一个人仕途升迁的最佳捷径。他跟徐县长合作的不错,原指望徐县长能栽培他,也使他更早地步入仕途,没想到,徐县长好人不长寿,当道348天后就被免了职,最后牺牲在后来的抢险现场中。尽管他知道徐县长来到三源后,一直是被排挤的对象,原因就跟他的锐意整顿乱开乱采有关。其实,小庞一直在为这事后悔伤心,因为徐德强整顿乱开乱采的决心,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他提供的信息。为这事徐县长不但丢了乌纱帽,而且命丧矿山,这些日子他一直都无法释怀。

  凭直觉,他给这个新县长的印象还不坏,虽然他不知道领导为什么还安排他做县长的秘书,但是这个工作毕竟有其特殊性,如同刀锋,总是双刃的,也好也不好,县长如果再次倒霉,他就会跟着倒霉,那样的话他很有可能一辈子都起不来了;县长如果不倒霉,在三源也好不到哪儿去,三源,一山一水都是邬友福的,从当上县长的秘书那天起,他就无形中站到了书记的对立面,因为三源的几任县长,都没和书记搞好关系,所以县长的秘书也就不可能好到哪儿去。

  但是眼下他没有别的选择,经过考虑,他决定抓住这个机遇,他没有放弃的理由,甚至没有放弃的权力,对于年轻人来说,冒险精神总是不可或缺的,同样,他还具有年轻人共有的自信,通过几年的实习和锻炼,他比以前更加成熟,更能辅佐县长做好工作。在确定了自己的方向后,他需要考虑的是尽快和彭长宜建立正常的工作关系,得到他的信任。他甚至做好了几个准备,认为彭长宜有可能向他了解的情况都提前做了功课,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新县长只对前任感兴趣,对其它并不感兴趣,这的确让他有了短暂的犹豫,他利用倒水的时间,就做出了决定,决定不隐晦自己对徐德强的好感,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徐县长这个人工作很认真,认真的有点教条,非常勤勉、清廉,兢兢业业,一心想给三源百姓谋福利,想改变贫困山区的落后面貌,他几乎没有呆在办公室的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下边搞调研,走访群众,了解群众的所思所想,这个过程中也解决了群众不少的实际问题,深受老百姓的拥戴和喜爱。他经常和老百姓同吃同喝同劳动,还把别人给他送的礼分给最困难的乡亲们,别人贿赂给他的钱,他都捐给了山村小学校和最贫困的学生。如果我说他是焦裕禄式的人物,毫不过分。”

  日期:2017-04-2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