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帮丁一披上衣服,自己也穿好外套,这时,彭长宜从外面进来,他说:“把您的车钥匙给我,我把车停好。”江帆就掏出钥匙给他,彭长宜拿了后就出去了。
  丁一看了一眼江帆,说道:“我脸红吗?”

  江帆伸手摸着她的脸蛋,温柔地说道:“红,像红透的苹果。”
  丁一看着他,脸就更加红了。
  彭长宜把江帆的奥迪车停在门口,没有熄火,只要他们出门,就能立刻上车。还好,走廊里没有一个人,江帆走在丁一后面,以防她脚步不稳跌倒。彭长宜见丁一出来了,就上前握出手,拉住了她的手,把她搀下台阶,给她把车门打开,让她坐了进去。江帆坐进驾驶室,降下车窗,跟彭长宜说道:“长宜,明天早点过来,上午的会你参加一下。”
  “没问题,您慢走。”

  彭长宜目送着江帆的车辆消失在门口,他的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丝丝的空落,尤其是丁一今晚连干三杯酒,这是以往任何时候都没有过的,这说明她的内心并不痛快,有苦衷。他想了想甩甩头,朝自己的车走去。
  江帆开着车驶出环宇餐厅,驶上了热闹的亢州大道,向国道的方向驶去。丁一睁开眼,看了一下前面的路说道:“别急着回去,我们转转好吗?”说着,就把手盖在了江帆握着档位的大手上。
  江帆就势握住她的,说道:“好的。”于是,他就把车驾离了这条主要大道,向北驶去。
  江帆只能慢慢地行驶,他不敢把车停下,他这个车号太显眼,他看了一眼倚在座椅上的丁一,说道:“还晕吗?”
  她总是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从来都不把话说到底,似乎在她的身上,有一种天然的让人怜爱的感觉。他伸出手,把她揽在自己臂弯里,说道:“想什么呢?”
  “什么都没想。”
  她其实是说谎了,她的确在想,想彭长宜跟她说的那句话,想她和江帆的漫漫情路,想他们何时能在阳光下牵手。但是她不能跟他说这些,在江帆送她回家的路上,江帆就跟她说了他要努力,争取就地接任书记,还说希望得到她的帮助和鼓励。鼓励没有问题,帮助就有点言过其实了,在医院陪护小侄儿的时候,她就曾不止一次在想,江帆说得“帮助”是什么意思,作为她,一个小台的记者,只能从宣传上帮助他。但江帆显然说得的不是这个意思,那么又是什么呢?无非就是给他注意影响,不暴露出他们的恋情,除此之外,她还能帮助他什么呢?不错,嫂子杜蕾的爸爸在省政府工作,也算是省领导,但是她没有任何条件和理由去求嫂子帮忙,而且乔姨也未必同意,尽管她和哥哥陆原的感情很好,但是乔姨总是能让她清楚她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哪怕一个眼神一句话,这就使丁一想不拿自己当外人都不行,更别说心灵之间的距离了。她不能求嫂子的一个更主要的原因就是不希望以这样的方式给予江帆的帮助,既然江帆想逃离岳父“庇护”的怪圈,他就不想再走近另外一个怪圈,所以,她始终都没有跟江帆说自己还有这层关系。再者说了,这也不是自己的关系,自己无权动用这层关系。

  他们走到了路口,江帆松开了她,握着方向盘,打过了方向,丁一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江帆说道:“我没有去接你,心里怨我着吗?”
  “不怨。”
  “真的。”别说他没有接她她不会怨,即便再比这严重一些她也不会怨,怨有什么用,一切还不都是自己选择的?
  江帆非常怜爱她这种性格,他又伸出长臂,把她揽在怀里说道:“宝贝,最近,很有可能我会有一些变化,所以,有些情况需要注意,可能,你会觉得有些忽略你或者疏远你,但那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是出于某种考虑,我那里最近也……也不太安全……”他支支吾吾地说道。

  丁一懂了,她抬起头,学着科长的样子,闭上眼睛,甩了甩头,平静地说道:“送我回单位吧。”
  江帆以为丁一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就说道:“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他的话没说完,就被她的一只小手堵住了嘴,丁一看着他说道:
  “不要说那么明白好吗?”
  江帆注意到她的眼里有了晶莹的东西在闪烁,他的心一动,说道:“宝贝,我的意思是……”
  “别说了,送我回去吧,我累了。”依然很平静的语气。
  江帆低声说道:“那好吧。”
  回去的路上,丁一始终靠在椅背上,没有说话,江帆几次伸过手握着她的手,只是感觉她的手有些凉,就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里。
  到了国道边的路口,丁一说道:“就在这里下吧。”
  江帆说:“不行,外面太冷。”就给她送了过去。

  下车后,看着江帆的车慢慢地退了出去,她向他摆摆手,直到看不到他了,才转过身,抹了一下眼角里流出的泪水。不得不说,彭长宜的那几句话起了作用,所以她才喝了那么多的酒,表面上是为了让他们俩高兴,其实自己也想喝,都说酒能麻痹人的意识,丁一这次深刻体会到,意识没有被麻丨醉丨,反而头痛欲裂,一夜都辗转反侧,睡不安稳,太阳穴突突地跳着,每跳一下就疼一下。她的脑子里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有雅娟和钟鸣义,还有哥哥和嫂子,雯雯和王圆,甚至她还想到了那个远在美国的贺鹏飞。她还想到了自己最爱看的一本书《绿屋的安妮》里那个闪亮的小湖,也许,明天自己所有的美好愿望都会被那闪亮的小湖淹没,自己是不是也能无怨无悔?记得林黛玉说过:只为了自己这颗心……那么,她是不是也只为了自己这颗心而心无杂念吗?

  一整夜里,她的头都疼,似乎快到天亮了,才迷迷瞪瞪睡着。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她连忙抬起头,确信是自己的门在响后,就抬头看了看表,天,已经过去了上班时间,她腾地坐起,冲着门口喊了一声:“来了。”说着,两只脚钻进地上的拖鞋,穿着睡衣就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岳素芬站在门外,说道:“都几点了,怎么还不起,领导可是找你了。”
  “啊!哪个领导。”丁一慌忙问道。
  “温局。”

  丁一听是温局找自己,就松了一口气,她最担心的是李立,这个李立可是跟在市政府当秘书的时候不一样,也跟开始来的时候不一样,随着主管节目这一块重要工作后,对采编播人员也是颐指气使,比温局还难打交道。社会上早就流传温庆轩要当宣传部部长的说法,因为原宣传部部长已过了退休年龄,最有可能接替他的就是温庆轩,如果温庆轩真的就任宣传部部长,那么李立就极有可能上位。丁一也曾就这个传言问过江帆,江帆当时说过,温庆轩有可能去宣传部任部长,但是李立没有可能接替局长,因为他太过机敏,反应太快,这样的人也好也不好。当初李立就是意识到张怀和江帆对着干没有好处,就想尽早离开张怀,另觅枝头,就找了林岩,托林岩跟江帆说,甚至选举的时候背叛了张怀,这样才有了他到广电局任职的事。

  丁一笑了,说道:“不是李局就好。”说着,顾不上收拾床铺,就赶快洗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