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1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是,最起码还能在某些人那里混个原谅,或者不怪罪当初净身出户。”江帆立马附和着说道。
  丁一听了江帆的话,笑了,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还是第一次涉及到这个内容,就说道:“你们没受刺激吧,一唱一和的。”
  “没受刺激。”江帆说道。
  “精神、血压、温度一切正常。”彭长宜附和道。
  丁一笑了,见这两家伙还在端着杯,不喝也不动,就又抓过酒瓶,说道:“高兴我喝酒是吧,小心我给你们喝醉了,喝就喝。”
  “很好。”江帆说着,就换了大杯,连倒三杯。
  “很好。”彭长宜也如法炮制,连倒三杯酒,准备一口喝了。
  丁一笑了,既然他们两人都喜欢,就喝吧,她端起酒杯,胳膊就有些酸软,她用另一只手拖住这只胳膊,说道:“我祝贺两位市长县长大人一切如愿。”这次碰杯后她不先喝了,而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俩,他俩互相看了一眼,几乎是同时把杯里的三小杯酒倒进嘴里。然后齐刷刷把见了底的酒杯亮给她。丁一笑了,她很想不喝了,头已经晕了,据说越是不经常喝酒的人,酒在体内循环的就越快。但是她还没有学会怎么跟他们搅酒,没有学会怎么跟他们耍滑,就闭着眼,第三杯酒也下了肚。

  江帆看着丁一,回头跟彭长宜说道:“长宜,看见了吧,有培养的潜力。”
  彭长宜正在给江帆的酒杯里倒酒,又走过来给丁一倒,丁一把小酒杯握在手里,说什么都不倒了。
  彭长宜看着她白里透红的粉嫩脸蛋,只感觉就像熟透的苹果一样,越发美丽诱人。尤其是站在她的旁边,居高临下,就有些看见了衣领处的一角风光,他把瓶子放在江帆跟前,说道:“我不管了,交给您了。”说着,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江帆拿过酒瓶,望着她娇嫩欲滴的脸,温柔地说道:“真不喝了?”

  丁一摇摇头,她突然发现,喝了酒后,居然脖子非常灵活,脑袋一摇,就头晕目眩起来。
  江帆笑了,放下酒瓶,就给她倒了一杯水,说道:“喝水吧,稀释酒。”
  丁一拍着脑门说道:“喝水真的能稀释酒精吗?”
  “能,酒精就是靠水来降度。”
  丁一一口气将一杯水喝掉,江帆就又给她倒上了一杯。
  彭长宜说:“赶紧吃菜吧,吃东西也能降度。”
  筷子已经不听使唤了,旁边的江帆看出来了,就用小勺给她弄了一点菜,放到她前面的小碟里。丁一冲着他抬头一笑,江帆说:“长宜,还真不能让她喝了,都会傻笑了。”
  “哈哈。”彭长宜笑着说:“喝得太猛了,你是偶尔露峥嵘了。”
  丁一说:“我是狰狞。”
  “呵呵,赶紧吃菜。”彭长宜也给丁一面前的小蝶夹了几样素菜。放下筷子后,彭长宜问江帆:“这次去锦安有收获吗?”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嗯,我跟翟书记谈了谈,摸了摸他的底,还好,他直言不讳地说,希望我能挑起亢州的这副担子。”
  彭长宜一听,拍了一下手掌,说道:“太好了,我敬您。”说着,象征性地跟江帆碰了一下,就干了。
  江帆喝完后放下酒杯,说道:“还没最后决定,所以不能高兴的太早,我总有一种担心,应该不会这么顺利。”

  彭长宜说:“应该问题不大,您在亢州干了还几年的市长工作了,先后和两位市委书记搭档,都没有出现什么不和谐的现象,应该没有问题。”
  江帆看了一眼丁一,欲言又止,他说了一声“但愿吧。”然后身子靠在后面的椅背上,说道:“明天来两个副市长。”
  “两个?”
  “嗯,两个。”

  “现在每个地方的副职增加了不少。”
  “是啊。位子突然多了起来,这次有一位民主副市长。”
  “民主副市长?”
  “是,无党派人士,你那里肯定也会有,是按上面套下来的。”江帆又端起酒杯,跟彭长宜碰了一下,喝了一口,说道:“明天上午到,中午只能把你跟他们放在一起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迎来送往,就应该在一起进行。”彭长宜这时就发现丁一脸越来越红,就说道:“小丁,你没事吧?”
  “有事,我看你们都是模糊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现在清醒吗?”
  丁一不知道彭长宜问自己这话是什么意思,就说:“酒醉心不迷,这是谁说的?”
  彭长宜哈哈大笑,跟江帆说道:“您听见了吧,不能全教会她。”

  江帆看着丁一也笑了。
  彭长宜继续说:“那好,既然你清醒,我有件事求你,给我写两幅小字,就要诸葛亮的两篇出师表,写好后,给我裱好镶框,我给你发奖金。”
  丁一笑了,说道:“我那字拿不出手,还是等我成名后再给您写吧。”
  “那不行,你成名了,我就更求不到了,趁着现在没成名,你给我,我也好给你普及一下知名度。别耽误着,最好下次我回来就给我。”
  “这么急。”

  “嗯,急,我那个办公室新粉刷的,我担心他们给我挂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旦挂上,我在去掉就不好了。”彭长宜又跟江帆说道:“我还想要您的那张麦苗的底片,我放大后放在办公室的墙上,原来徐德强那个地方挂着自己手写的一幅大字,我不会写大字,就想把您的那张摄影的照片挂上。”
  江帆笑了,说道:“只要你喜欢,没有问题。这样吧,我给你找地方扩印,弄好后给你,要多大尺寸?”
  彭长宜说:“大到不能大了。”
  江帆说:“再大颗粒就粗了,我看着放吧。”
  彭长宜端起杯,表示感谢。他忽然灵机一动,说道:“您说,等春暖花开后,我请您去我们那里玩,给我们多拍点风光照,发表在报纸上,这样是不是能吸引外人来旅游。”
  “当然,但是你们前期要有一个统一策划。”江帆很欣赏他这个点子。
  “我刚有这想法,到时我们可以组织一次三源什么什么的摄影展,呵呵,保证行。”
  江帆说:“当然行,只是又让我嫉妒三源了。”说着,就跟彭长宜碰杯。
  这顿饭,他们没有进行太长的时间,因为丁一已经趴在了桌上,彭长宜说:“怎么办?”
  江帆说:“我去送她吧。”
  彭长宜问:“回她宿舍吗?”
  江帆看着彭长宜,笑了,说道:“你老弟想哪儿去了。”
  彭长宜拍了拍脑门,说道:“嘿嘿,我龌龊了。”
  江帆并不怪他的“龌龊”,说道:“非常时期,不敢造次。”说着,就站起身,走到丁一面前。
  彭长宜见状就赶紧出去结账去了。
  江帆伸出两只手,把丁一扶了起来,丁一刚一睁眼,感觉头晕的厉害,就一下子扑到江帆的怀里,江帆就势紧紧地抱住了他,丁一也伸出两只胳膊,环住了江帆的腰。江帆低头说道:“注意影响,坚持着出去。”
  丁一小声说道:“走不了,腿没劲。”
  江帆说道:“听话,一定要坚持走出去。”
  丁一点点头,“嗯”了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