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1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了戴俊苹的电话,彭长宜就有些奇怪,叶桐还没有给她打电话,这可不是她的性格呀?想到这里,他又拨了叶桐的电话,这次仍然没接,他就赌气地再次拨,还是没接。他彻底放弃了,也许,他不该再打扰她了,毕竟她要寻求属于自己的生活和爱情,想到这里,就挂了电话。就在这时,叶桐打了回来,她平静地说道:“彭县长,有什么指示?”
  冷不丁他还不适应叶桐这样正正经经地称呼他,尤其不适应她的平静,他一时竟不知该怎样答复她,就说道:“怎么不接电话?”
  “我正在上课,是英语课。”
  彭长宜觉得她是在为出国做准备,就说道:“等你有时间再说吧,先去上课吧。”
  叶桐没有挂电话,说道:“你有事?”
  “事不大,想问问你有没有旅游方面的专家,给我介绍介绍。”
  “嗯,有,等我学习完再说。”
  彭长宜打完电话后,看了看表,差不多丁一快到了,他就带上门,下了楼,开上车,直奔长途汽车站驶去。由于长途汽车站不容许闲杂车辆入内,他就停了最靠近门口的地方,便于丁一能最大限度的节省走路的时间。在车里,他给江帆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在长途汽车站等着接丁一,问他去哪里合适。江帆也刚从锦安出来,让他安排,彭长宜说那就去中铁外招吧,江帆想了想说还是去别处吧,彭长宜说那就去环宇餐厅吧,江帆说可以。

  挂了电话,彭长宜靠在车里,夜幕已经降临,不断有大巴车进站。彭长宜就闭上了眼睛养神,他没有熄火,亮着两边的雾灯,过了一会,车窗被轻轻敲了一下,彭长宜直起身,就看见丁一背着一个单肩包,穿着一个淡粉色的羽绒服,绕过车头,拉开了前面的车门,坐了进来,说道:
  “真暖和,是不是等半天了?”
  彭长宜说:“没有等多久,我给市长打电话了,他已经出了锦安,咱们去环宇餐厅等他。”
  丁一点点头,没有说话。
  坐在环宇餐厅的雅间里,两人脱去了厚厚的外套,丁一露出了一件白色的兔毛衫,低领出露出的脖颈也是洁白的,洁白干净的脸蛋,明眸的微笑,红润的嘴唇……他不敢看了,赶紧低下头,说道:“你什么时候回去的?”
  “周五晚上。”丁一不假思索地说道。
  彭长宜一愣,那是他刚回来,和政府班子吃完饭,他和部长市长在一起,中途江帆接了一个电话,难道……
  他低着头喝了一口水,故意漫不经心地说道:“晚上还有长途车吗?”
  丁一也发现自己说走了嘴,她的脸红了,说道:“没有了,是我突然听说小侄儿病了住进了医院,想急着回去,就给市长……打了电话……”
  “呵呵,是不是都会叫你姑姑了?”彭长宜不想让丁一难为情,就赶忙转移了话题。
  “是啊,就是他不停地叫姑姑来着,嫂子才给我打了电话,我跟他说了几句话,就呆不住了,恨不得立刻回去。”
  “你哥还没转业?”
  “没有,尽管请了保姆,也有乔姨的帮助,但是嫂子还要上班,也很辛苦。”
  “小侄儿是不是很好玩了?”
  “是啊是啊,好玩极了,特别可爱,他最喜欢跟我玩了。”说起小侄儿,丁一的眼里就流露出欢喜是神情。
  彭长宜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心想,如果江帆离婚顺利的话,说不定丁一会圆了江帆的梦,同样能为他生一个可爱的小孩子,以慰藉江帆的失女之痛。想到这里,他甩了甩头,说道:“这么喜欢孩子,你将来也会有的。”
  丁一的脸立刻红了,她赶紧低头假装喝水。
  彭长宜说:“小丁,也许,你可以厉害一些,给某些人施加一些压力,人,有的时候不能太老实,该说的话你得说,你什么都不说,逆来顺受,别人就认为还没到你的底线,就会不着急,有些事拖着不办,人都是有惰性的,只有给他压力,他才能往前走,你不给他压力,他就认为有些事情可以一拖再拖……”

  “科长——”丁一抬起头,眼里就有些湿润,说道:“不说我了好吗?”
  彭长宜的心一动,他点点头,“嗯”了一声,说道:“我去叫服务员,今天你点菜,全都点你爱吃的。”
  等江帆进来的时候,彭长宜和丁一已经点好了菜,江帆搓着手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说道:“怎么都是素的?”
  彭长宜和丁一笑了。丁一说:“也有肉的,还没上呢?”
  江帆脱下外套,转身出去洗手,他进来后直接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伸手就去拿酒瓶,彭长宜感觉得出他很高兴,就说:“我来,这个活儿哪能让您干?”
  江帆哈哈大笑,主动把酒杯放到前面,然后看着丁一说:“你也来点?”
  彭长宜说:“小丁,这样,咱们立个规矩,你今天来点,以后只要咱们三人在一起,你就喝点,我们肯定不会让你喝多的,省得你看着我们喝酒心烦。”
  “我不烦,我喜欢看你们喝酒,喜欢听你们说话,尤其是车轱辘话来回说。”说完,她就捂着嘴看着他们俩笑。
  “哈哈,那不行,我们不清醒,你也别想清醒。”说着,彭长宜就拿过丁一面前的杯子,给她倒上了一小杯酒。
  丁一这次没有拒绝。
  彭长宜又给自己倒满了酒,看了江帆一眼,他发现江帆今晚很高兴,高兴的原因绝不是有丁一在场,肯定他这次去锦安,面见了领导,得到了希望,不然不会这么舒眉笑眼,江帆不是一个外露的人。
  江帆看着丁一,说道:“小丁,给你个权力,这第一杯酒你提议。”

  丁一也发现江帆很高兴,就说道:“在两位领导面前,哪有我提议的道理,您别折煞我了。”
  彭长宜也附和江帆说道:“既然市长说了,你就提议吧,说什么都行。”
  丁一看了江帆,又看了看彭长宜,想了想,端起酒杯,站起来说道:“行,那我感谢两位领导,三生有幸,让我刚一步入社会,就遇到了你们这么睿智、仁义、优秀的领导,使我受益匪浅,我敬两位领导,希望你们今后节节高升。”说着,自己就喝干了酒,呛得她咳嗽了几声,赶紧低头把一整杯茶水喝了。
  喝完后,见他们端着杯都没有要喝的意思,就说道:“怎么了,干杯呀?”
  江帆说:“不敢喝。”
  彭长宜说:“我也不敢喝。”
  “呵呵,怎么了,为什么不敢喝?”丁一看着他俩笑。
  “褒奖太高,受之有愧。”江帆说道。
  “溢美之词有些过,不敢顺杆往上爬。”彭长宜说道。
  “哈哈,你们太逗了。”丁一抓过酒瓶,说道:“我再倒一杯,再次敬你们。”
  彭长宜看看江帆,江帆看看彭长宜,两人眼里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丁一说:“呵呵,别故作惊讶状了,还是那句话,感谢你们对我的照顾和栽培。”说着,又干了。
  江帆仍然端着酒杯说:“惭愧。”
  彭长宜也学着江帆的样子,端着酒杯说:“我听出来了,这是批评的声音。我不知道市长你怎么想,反正要说栽培我是羞愧难当。”
  江帆说:“我也是,跟打我脸差不多。”
  丁一正在喝水,以缓解胸腔里那种升腾起来的烧灼的感觉。听了他们的的话后,水来不及咽下,就喷了出来,她咳嗽了半天说道:“你们这是干嘛,是不是想让我连干三杯呀。”

  “求之不得。”江帆说道。
  “如果要是那样的话我就三杯一块喝。”彭长宜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