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1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想了想说:“科长,还是不合适,人家那么大年岁了,这样,我马上就往车站赶,如果赶不上车我再给科长打电话,如果赶上了就不打了,到了亢州你来车站接我一下就行了。”说着,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想不到丁一还很执拗,就又给老顾打了电话,老顾说刚要出门,彭长宜说:“你不用来了。对了,跟嫂子商量了没有。”

  老顾说:“商量了,她完全同意。”
  这个结果在彭长宜的意料之中,他说:“那好,替我谢谢嫂子,你明天头中午赶到政府就行,咱们吃了午饭就回去。”
  老顾说了声没问题,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上午在办公室收拾东西的时候,有两样东西引发了他的回忆,一个是丁一给他买的电动剃须刀,一个是电信部门配给市领导的小手机,其实,当他拿到这个手机时,第一个反应就是给丁一,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知道江帆也有一个这样的手机,他在等着江帆,如果江帆自己用了这个手机,他就把这个给丁一,后来,江帆当着他的面把手机送给丁一,彭长宜当然就没有机会给丁一了,但是这个手机他留了下来,谁都没送,就连沈芳都没给。他很想让丁一给他写两幅字,就是诸葛亮的两篇《出师表》,这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他和江帆一样,同样喜欢她那清丽、干净的小字,温庆轩说过,自如其人,一点都不假。想到这里,彭长宜给齐祥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办公室墙壁上什么都不要挂。

  其实,那天坐在徐德强坐过的椅子上,抬头看见他手书的“无欲则刚”的时候,他就想,自己不要任何表白胸臆的文字,那时他就想,对面墙上最好有一幅画,一幅江帆的摄影作品,最好要那张春天田野的照片,清晨,碧绿的麦苗,使劲钻出地皮,顶着晶莹的露珠,精神抖擞,充满勃勃生机,他希望每天抬头的时候,都能看见这样充满希望和生机的绿色景色。等一会见到市长,一定要他的这张照片,稍带着要丁一的作品。

  尽管丁一说如果赶上末班车就不给他打电话了,但是他还是接到了丁一的电话,丁一让他晚上到长途汽车站接她。彭长宜欣然答应。他刚挂了丁一的电话,女儿娜娜就进来了,娜娜靠在他的书桌旁,小大人似的说道:“爸爸不许和女人约会。”
  彭长宜一愣,说道:“为什么?”
  “任大大就是总跟女人约会,被撤职了。”
  “你听谁说的?”
  “妈妈。”娜娜撅着小嘴,说道:“爸爸不能学坏,爸爸当了大官,再和女人约会,就会跟我们离婚了。”
  彭长宜一听,就拉过女儿的小手,有些心虚地说道:“谁说爸爸和女人约会了?”
  “我听见了。”女儿抬头看着他说道。
  “你听见我跟女人说话了?”
  “因为你小声说话了,妈妈说爸爸偷偷打电话就是跟女人通话?”

  彭长宜最反感沈芳这一点,什么都孩子说,他摸着女儿的小脑袋说:“爸爸今晚要跟你江大大谈事,爸爸不跟女人约会,你是小孩子,大人的事你不懂,以后不许你再说任大大的事,如果让我听见,我就会不喜欢你。”
  娜娜有些委屈,撅着嘴低着头不说话。这时,沈芳进来了,她一见彭长宜脸色严肃,娜娜低着头,就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又训我们了?好几天不见你人影,见了就训人。”
  彭长宜看着沈芳,说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以后当着孩子的面,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瞎说!”
  沈芳嘴硬地说道:“我说什么了?什么叫该说不该说?”
  彭长宜想自己以后会经常不在家,这一点他真要好好嘱咐一下沈芳,就说道:“你说你说什么了?任小亮的事是不是你跟孩子说的,我当大官是不是你说的?你看你平时都给孩子灌输的什么知识?”
  沈芳的脸红了,但是她向来没理搅三分,就说道:“你每天那么晚回来,没有一天不是喝了酒的,一大晚上就我们娘俩,我闷得慌,有话当然跟她磨叨了。”
  彭长宜一听,居然不知说什么好,半天才说:“你这叫什么理由啊?”
  “就是这理由。”沈芳嘴硬地说道,

  “不是,你说她这么小,你就给她灌输这些,以后到了外面瞎说八道,不让人笑话吗?人家笑话的不是孩子,是你这个大人。那任小亮和女人的事,是她一个孩子该说的吗?我刚小声接了一个电话,就是女人的电话,马上就说是跟女人约会,这还没上学呢,要是上了学,天天学写一篇日记,还不都得把这些写到日记里去?最好题目就是我爸爸和别的女人约会”
  沈芳一听,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彭长宜瞪了她一眼,就下地穿鞋,穿外套。沈芳问道:“你干嘛去?”
  彭长宜没好气地说道:“跟女人约会去?”
  沈芳知道他说得是气话,就没捡话茬,而是说:“不是说好了吗?你晚上不出去了,咱们去我妈家?”
  “晚上有事,下次回来再去吧。”说着,就向外走去。
  就听娜娜在背后小大人似的说道:“爸爸跟江大大约好了,今晚他们有事情要谈,别让爸爸去姥姥家了。”
  尽管女儿这话听似很懂事,但是彭长宜就隐隐地担心女儿的教育问题了。
  彭长宜从家里出来的有点早,他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属于自己的私人物品他已经打包放好,就等着带走了。
  坐在沙发上,他没事可做,就又掏出徐德强给他的那份材料,从头到尾又仔细看了一遍。看着看着,脑海里就有一些想法跳出来。部长说不让他插手矿山的事,但是从徐德强的材料来看,占的篇幅最大的还是对矿山治理的一些做法和想法,反而对旅游产业倒没怎么详细说,这也可能跟他对矿山的了解有关。
  他觉得部长跟他说的一席话很有道理,按目前他对三源的了解,矿产品这一块要想形成当地的支柱产业比较困难,首先国家对这类小矿山是取缔的,如果上规模改造的话就会有大量资金的投入,一时半会难以形成主导产业,倒是旅游业还有农家乐等项目不需要太大的投入,这块比较易于操作。
  看来,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一块的工作。他跟江帆学得了科学工作的态度,那就是在做一项工作之前,光有想法不行,还要进行多方位的考察和论证。
  想到这里,他给叶桐打了一个电话。这次,叶桐的电话没有关机,但是她却半天没接电话,彭长宜有些失望地挂了电话,又给靳老师的爱人戴秘书长打了一个电话,才知道戴秘书长没有休息。
  戴秘书长早就给彭长宜打过祝贺电话,这会见他找自己,就说道:“长宜,在家还是在三源?”
  彭长宜说:“在家。我有个想法,想挖掘一下三源的旅游业,您有这方面的专家可以给我介绍一下。”
  戴秘书长说:“这方面的专家都在旅游局,另外你了解一下三源的革命史,也可以在红色旅游方面做文章。长宜,别急,你先熟悉一下那里的情况再说,到时我给你组织专家去考察。”
  彭长宜说:“谢谢戴阿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