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1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芳见他沉着脸不说话,以为他还在生气,就柔声地说道:“好了,别生气了,以后我按你说的办就是了。”
  彭长宜笑了,伸出胳膊,把妻子揽在了怀里,温柔地说道:“我没有生气,我是在生他们的气,你想想,如果我不顺从他们,他们就会到纪检会举报我,说我受贿,这里任何一个纸袋里的钱,都够立案标准了,一经查实,我就进监狱了,远的不说,就说咱们那个邻居吧,贪小便宜吃大亏了吧。所以,以后在这方面你一定要提高警惕,替我把好这道关。有些礼该收的,我就会告诉你,不该收的,绝不收,收了也给他送回去。咱们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如果你看上什么,尽管去买,钱都在你那里,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彭长宜知道最近沈芳迷上了黄金首饰,他们把借岳母的钱还上后,还剩一点钱,她就买了首饰,还说黄金保值。沈芳跟他结婚后,的确没有什么首饰,买个一两件首饰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彭长宜根本就不过问。
  沈芳听到彭长宜提起他们的邻居任小亮,心中就有一种自豪感,事实上,这种自豪感自从她接到温阳的电话时就产生了,原来,她对梁晓慧一直都是羡慕的,且不说他们两口子经常手挽手散步外,在生活上也比他们强,自从得知他们离婚而且任小亮犯事后,这种羡慕就消失了,这几天出来进去的她明显感到这种羡慕到了梁晓慧的眼睛里,她很是自豪,自己的男人,终于盖过了他们,而且是大大地盖过了,想到这里,她不由地笑了,是从心里往外高兴,丈夫的话也就容易接受了。

  彭长宜说:“我离家远了,以后很有可能一个礼拜都不见得回来一次,家里的一切就都靠你了,包括对娜娜的教育,你千万别宠着她,遇到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如果有大事我回来不及时,你就找小乐,实在不行就找部长市长。”
  当丈夫说道这里时,沈芳的确感到了未来的孤单,她说:“不用,刘忠两口子还有田冲两口子这几天经常来,再说,还有妈妈他们。你放心吧。”
  “小松来着吗?”
  “来着,他们说元旦结婚,到时候你得回来吧?”
  “定好了日子告诉我。”他见沈芳还在呆呆地看着他,就说道:“怎么了?”
  沈芳说:“你不生气了?”
  彭长宜握着了她的手,凑到她的耳边说道:“我不生气,快点铺床,咱们睡觉……”
  沈芳有些羞涩地转过身,从一个衣橱里拿出被褥,开始铺床。
  那一刻,彭长宜竟然有些恍惚,他的脑海里,闪过一双清纯、明澈的双目,那娇羞的、有着淡淡书卷气息的美好女孩,始终都蛰伏在他心灵的最深处,他曾经希望江帆能给予她一切,但是显然江帆有所顾虑。在王圆和雯雯的婚礼上,当她陪伴雯雯出现的那一刻,彭长宜自己感到眼睛都直了,只见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身短裙,除去胸前的鲜花外,浑身上下一身洁白,没有任何装饰,极好地衬托出新娘的雍容华贵,她面带微笑地站在新娘的旁边,就跟一朵出水芙蓉一般,亭亭玉立,纤尘不染,略带羞怯的替新娘应付着该应付的一切。那天江帆没在场,他去锦安开会去了,彭长宜不知道江帆如果在别人的婚礼上看到丁一会是什么心情,反正他彭长宜有些心动了,除去心动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心疼,对,是心疼,他心疼丁一陷入了和江帆的苦恋中,他有些怨江帆不能光明正大地爱她,尽管他明了江帆的苦衷,换做了自己兴许也这么两下子,但是那也怨,他有那么一刻,甚至把台上的新娘和新浪幻化了丁一和江帆,他不知道江帆什么时候能给她披上婚纱,他甚至不知道他们何时能到头?在金盾康体中心的休息室,彭长宜借着那么一个时机,说了那么一句话,他不知道这句话能不能对江帆产生压力,说实在的,他也不忍心怨江帆,他知道感情不是江帆的全部,甚至不是男人的全部,所以就有些心疼丁一。他忽然又想起了沈从文的那句话:我这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纪的女人。他感觉,这话就像针对他说的那样。

  沈芳这时铺完了床,说道:“发什么呆,快点脱衣服呀。”
  彭长宜使劲甩了甩头,他要把刚才那个影像甩掉,他要全身心地面对自己的妻子,给妻子久违的xing爱,也让自己得到释放和满足。
  这一夜,彭长宜再次彰显了他的勇猛和直接,他不停地在妻子身上纵横驰骋、起伏奔跑,幻想着前面那个糯糯的、柔柔的宛如天籁一般的声音再次出现,直到他大汗淋漓,直到他灵魂出窍……
  刚开始实行双休日的时候,彭长宜有些不适应,不是找人喝酒就是到单位没事找事干,反正在家里呆不住,但是这两天,他过得很充实,一天两顿酒,晚上都是很晚才回来。考虑周一亢州全体班子成员给他开欢送会,到了周日下午,彭长宜说什么也不出去喝了,谁邀请他都推到了下次回来。下午四点多种的时候,彭长宜接到了江帆的电话,他以为江帆让他出去喝酒,就故意大着舌头说:“市……市长啊,我……我喝多了,正在睡呢——”

  江帆一听,说道:“哦,那你睡吧,我没事了。”
  彭长宜赶紧问江帆:“您有什么事?我现在醒了。”
  江帆想了想说:“我在锦安,小丁回家了,说好我下午去接她,但是我现在还回不去,想让你去接她。”
  彭长宜有些后悔刚才装醉了,就说道:“小许呢?”
  “小许跟着我呢,算了,我告诉她让她坐公交车回来吧,现在她赶去车站可能还来得及。”
  “不用,我去接吧。”彭长宜壮着胆子说道。
  “你喝了酒了,舌头都伸不直了,不安全。”
  彭长宜懊恼得要命,但还是说道:“我让老顾去,您放心,保证安全接回。”
  江帆犹豫了一下,说道:“也好,那就这样,你们晚上找个清静的地方等我。”
  彭长宜赶紧给老顾打电话,让老顾直接到家里来,他没跟老顾说什么事,就又跟丁一联系,丁一的电话也占线了,估计是江帆正在跟她通话。等丁一的手机通了后,彭长宜就跟她说马上老顾去接她。丁一急忙说道:“不用,我还能赶上末班车,实在不行我明天早上再回去。”
  彭长宜说:“明天我就回三源了,你怎么也得跟我见一面不是?市长说了,晚上请咱们吃饭。”
  丁一想了想说道:“这么远,来回来去的要三四个小时,别了,我自己回去。”
  彭长宜故意说道:“老顾都从家里出来了,我把他的号码给你,过会你跟他联系。”
  “科长,他来不太好吧?”
  彭长宜心一动,如果是他去,可能丁一不会有这句话,但是眼下他不能去了,谎话已经说出去了,如果再改的话恐怕江帆对自己有看法,尤其是在丁一的问题上,他要自觉。他就说道:“我喝多了,不然我就去了。放心,老顾是自己人,我说咱们晚上有聚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