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5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边两艘舰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铃谷”号身后的“三隈”号同样尽快左转以避免与旗舰相撞,这样它就直接处于舰队最尾的“最上”号的航道上。“三隈”号舰长崎山释夫大佐直到最后一秒才发现姊妹舰高速冲了上来。“左满舵!全速倒车!”虽然“最上”号航海长山内正纪中佐尖叫着发出了命令,但显然为时已晚。在钢铁碰撞发出的刺耳声响中,“最上”号薄弱而优雅的船头直接撞在了“三隈”号的装甲列板上,它前进的冲力完全受阻,巡洋舰从船头到第一主炮部位发生了惊骇的变形,几乎缩短了15米之多。幸好舰队刚刚转向,速度只有28节,才未酿成更大的灾祸。相比而言,挨撞的“三隈”号损伤较小,大部分伤势在水线以上,速度未受太大影响。但第四号锅炉室附近的一个油箱被撞出一个长20米、高6米的缺口,大量泄露的燃油在海面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污渍。任何飞越这一海域的美机都能清楚地看到它,这对于身处险境正欲高速逃逸的栗田舰队无疑是致命的。

  受伤导致“最上”号的航速大减到可怜的12节。栗田无奈选择自己率领“熊野”、“铃谷”号向西绝尘而去,留下“三隈”号护卫“最上”号一起离开战场。栗田同时致电被远远甩在后边的第八驱逐舰分队,要他们继续东行与受伤的巡洋舰汇合。
  虽然栗田在“跑跑排行榜”上位列三甲,但老酒认为此时他“牺牲少数、保全多数”的做法无可厚非。说实在话,栗田应该将“三隈”号和两艘驱逐舰一起带走,任由“最上”号自生自灭。这里距离中途岛如此之近,天亮之后,蜗牛般爬行的“最上”号势必成为美军航空兵的美味早点,它存活的几率实在太小了。但栗田那样做虽合理却不合情,见死不救将极大地打击官兵的士气,以后他也没脸在海军继续混了。

  危急关头,“最上”号损控指挥官猿渡正之少佐挺身而出,展示出让帝国海军为之骄傲的敏锐洞察力。赶到舰首的猿渡看到损管队员们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吓坏了,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猿渡立即组织大家修补漏洞,尽快把撞坏的燃油舱隔壁的舱抢修好。之后他下达了一项匪夷所思的命令,抛弃所有可见易燃品,包括深水丨炸丨弹和24条宝贵的九三型氧气鱼雷。尽管舰长曾尔章大佐对此提出异议,但猿渡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与之相反,自认为受伤轻微的“三隈”号保留了所有鱼雷,不同的决策将带来截然相反的结果。之后两舰以“最上”号的最大航速12节向西蹒跚而行。

  巡洋舰上的日本人在手忙脚乱,他们前方的墨菲少校却仍未识别出敌人的身份。他于3时致电潜艇部队司令官英格利希少将,“截止2时17分,有多艘来历不明的舰只在中途岛以西160公里处航行,在几分钟前改变了航向”。墨菲没有说明发现的是敌舰,也没有报告具体数量。直到4时37分他才再次致电珍珠港,“确认发现的是敌军巡洋舰”。由于并未向低速航行的日舰发起攻击,迟迟发出的情报又含糊不清,特别是未强调敌舰正背向中途岛行驶,最终导致战机贻误。潜艇兵出身的尼米兹终于动了雷霆之怒,回头就解除了墨菲的艇长职务。事实上在中途岛战场美日双方投入的潜艇超过了30艘,总体表现欠佳,除美军的“鹦鹉螺”号和日军的“伊-168”号之外。

  根据美军太平洋舰队管理办法,潜艇艇长并不隶属特混舰队司令官指挥。墨菲直接向自己的司令官汇报情况,而后由英格利希再向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报告,由后者做出综合处置。在距离中途岛如此近的地方“发现多艘军舰”,结合之前敌军潜艇炮击中途岛的报告,似乎预示着遭受重大损失的日本人仍倔强地试图攻占中途岛。到6时整,墨菲终于发来了一份详细报告:“中途岛以西210公里处发现两艘敌巡洋舰,航速17节,一艘带伤。”

  尼米兹在6时30分获悉了全部信息,这更增加了他的担忧。在征得司令官同意之后,英格利希于6时47分颁布了作战命令:据信敌人将在今天尝试登陆中途岛,附近海域所有11艘潜艇迅速浮出水面,以最快速度进至中途岛周围10公里之内,随时对可能出现的敌军运兵船队及护航舰只发起攻击。
  中途岛同样收到了珍珠港转发的“潜艇发现多艘敌舰”的报告。4时15分,赛马德下令放飞了岛上的10架卡塔琳娜,以尽快定位墨菲发现的敌军舰队。今天侦察机只对外搜索460公里,区域仅限于20度到250度之间。赛马德最关心的是中途岛会不会在5日白天再次遭到攻击。如果敌军攻略部队果真出现,这些卡塔琳娜受命在不加油的情况下直接飞往珍珠港。
  7时07分,尼米兹转发了一架卡塔琳娜在6时30分发出的报告:两艘战列舰位于中途岛以西230公里处,以15节的速度西行。很快另一架卡塔琳娜的消息称,在相同方向185公里处发现敌军两艘驱逐舰。尼米兹因此同时致电金、弗莱彻、斯普鲁恩斯和赛马德,“有强烈的迹象表明,日军将不顾头一天的重大损失尝试突击占领中途岛”。其实当时大部分日军舰船都已调头向西行驶,只有“三隈”号和“最上”号在中途岛附近,它们不是不想跑而是跑不快。此外还有快速东行欲与受伤巡洋舰汇合的“朝潮”和“荒潮”号。

  “三隈”号舰长崎山大佐敏感地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美军发现,他在6时23分向近藤、栗田报告了自己的位置:“北纬28度10分、西经179度30分,航速12节”。虽然“三隈”号仍可跑出35节的高速,但崎山不忍心抛下姊妹舰“最上”号不管,而是决心与曾尔舰长同进退、共生死。崎山知道山本和近藤的主力舰队在正西或西北方向,于是明智地选择以最大速度向西航行,尽可能拉大与中途岛的距离。在发出电报仅仅7分钟之后,崎山的视野中已经出现了美军卡塔琳娜侦察机的魅影,这就意味危险来得比他预料的要早得多。

  敌舰已经近在咫尺,必须将之扼杀在摇篮之中。7时整,赛马德和拉姆齐下令岛上剩余的轰炸机全部起飞,前往攻击被定位的敌军舰队。这批飞机包括马歇尔泰勒上尉的6架“无畏式”和理查德弗莱明上尉的6架“报复者式”。
  在飞行了大约45分钟后,泰勒上尉在75公里外发现了海面上漂浮的大片油渍,于是顺藤摸瓜找到了正在逃跑的两艘日舰。泰勒率队从3000米的高空背光向“最上”号发起俯冲。尽管两艘日舰速度不快,但防空炮火依然猛烈。美国人的6颗丨炸丨弹全部扔在了离舰很远的地方。第一轮攻击结束之后,双方相安无事,皆大欢喜。
  弗莱明的“报复者式”比泰勒晚到了几分钟。8时40分,他率众机冒着日军的高炮火力从1200米高度下滑投弹,选择的目标是位于“最上”号舰首左舷方向的“三隈”号。利昂威廉森上尉看到弗莱明的飞机被日军的高射炮火击中,他尽力想控制飞机,但最终还是起火燃烧坠入大海。其余飞机扔下的丨炸丨弹同样无一命中。日本人在第一轮考试中不但毫发无损,还顺带击落敌机一架,可得满分也。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后来就有了弗莱明上尉驾机撞向“三隈”号后炮塔、并将那里的日军炮手全部炸死的说法。经多方考证,当时的事实并非如此。但美国人鼓舞士气需要这样的英雄人物,弗莱明的“英雄事迹”因此被广为传颂,他也成为二战中美国海军陆战队获得83枚最高勋章—国会荣誉勋章的第一人,第二个就是在瓜岛抱着机枪“突突”日本人的约翰巴斯隆。第二年,美国新下水的一艘护航驱逐舰也以他的名字命名,舷号DE-32。

  对日本人来说更大的麻烦还在后边。就在前两批战机撤出战斗的同时,由布鲁克艾伦中校率领的8架B-17适时赶到了,它们携带了多达39颗227公斤丨炸丨弹。陆军飞行员的表现依然只能用蹩脚来形容,这么多丨炸丨弹只取得了“一颗近失”的惨淡战绩,造成“最上”号两名水兵死亡。但陆军飞行员返航后汇报说,攻击取得辉煌战果,“两弹命中、三弹近失”,显然吹牛水平要比投弹水平高很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