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医生》
第1073节

作者: 方大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说着,忽听楼下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怎么办?不会是鬼来了吧!”卢惠吓得缩起了身子。
  很快,便听楼下传来了一阵喝骂声。
  “你个贱人,还不快开门。”卢惠一听,脸色中掠过了一丝惊喜,大声叫了起来:“我老公回来了。”
  可很快,她又朝方小宇道:“不好。我老公这人很小气。小宇,要不你带你的朋友离开这里吧!还有你投资的事情就算了吧!”
  忽听“砰”地一声巨响,楼下的门被踹开了。
  卢惠的老公急匆匆地冲到了二楼,朝房间里一看,见屋子里坐了几个陌生人,脸色一下便沉了下来。
  他朝卢惠大声喝道:“贱人,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家里偷男人了?”
  卢惠老公冲过去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去。
  方小宇看不过去,便推开了他,朝他大声吼了一句:“你干嘛?”
  “干嘛?”卢惠老公冷笑一声道:“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方老板?今天这事你不和我说清楚,我和你没完。说,你是不是和我老婆搞上了?”
  方小宇朝卢惠老公打量了一番。心道:一看这家伙就不是什么好鸟,欠钱时人就跑了。知道老婆与人投资又回来了。这男人十有**是想借机搞一笔钱,继续去浪。

  想到此,方小宇便笑着朝卢惠的男人道:“你要什么,真说,别绕弯子。”
  “好,爽快!既然你已经和我老婆搞上了。那我就把她让给你。我知道你方老板是有钱人,我也不多要,给我两百万就好了,我立马和我老婆离婚,以后她是你的女人。”
  卢惠的老公故意作出一副很坚决的样子。
  听了这话,卢惠心里无比的伤心,他一巴掌便往老公的脸上甩过去。
  “卜渣男,这些年你赌光了家里的财产不说,欠了一屁股债人就跑了。现在你还有脸回来了。为了钱,你竟然污陷我偷人。好,我和你离了,明天就去离了。”卢惠气急败坏地吼道。
  “离,行啊!你偷人在先,属于过错方。家产分了,没你的份。”卜渣男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方小宇将借条亮了出来,笑道:“这是你们的借条,外头还欠了几十万的债呢!这房子卖了刚好抵债。”
  “什么?借条?你不是已经帮我老婆还了钱吗?”卜渣男一脸惊讶地望着方小宇。

  他打听到,老婆把钱还了,又有男人投资才回来的。本想着借这机会搞几百万,然后再去浪,没想到一切都在方小宇的预料之中。
  方小宇见卜渣男脸色苍白的样子,微笑道:“我现在要告诉你,这借条在我的手里,现在我是向人来代收债的。”
  说完,方小宇有意朝身旁的四名同伴使了个眼色道:“兄弟们,给他来点狠的。”
  “是!”军刀一个箭步过去,便揪住了卜渣男的衣领,吓得卜渣男连忙求饶道:“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方老板,我知道你不是来偷我老婆的。”
  “你有毛病啊!人家这么大的老婆,怎么可能来偷我嘛!卜渣男,我算是看透你了。罢了,今天这婚,你不离,我也要和你离了。”卢惠气急败坏地流着泪道:“这些年你东躲西藏,不顾家也就罢了,回来还怀疑我偷男人,你到底是不是人啊!要不是方小宇肯帮我,我,我今天下午恐怕就挂了。”
  方小宇朝军刀使了个眼色,便把卜渣男给松了。
  他要看一看,卢惠是不是醒悟过来了。如果这女人醒悟过来了,就拉她一把。如果这女人还是执迷不悟,那他也没必要再帮她了。毕竟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是自己选择的。
  反正两人也没孩子,离了对卢惠是一种解脱。
  卜渣男见老婆哭了,便笑着讨好道:“老婆,原来你们不是在搞那事啊!那关灯做什么?”
  卢惠听了生气地朝他喝了一句:“亏你想得出来,我们这么多人,能做什么。你脑子里怎么尽是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卜渣男我告诉你,这么多年来,我从来就没有背叛过你,连想都没有想过。”
  她叹了口气朝卜渣男道:“实话和你说吧,咱家们的化煞紫金葫芦有问题。方老板他帮我们看出问题来了,刚才就是在弄这事。不过,我现在这已经想明白了,坚决和你离婚。家里值钱的也就这栋房子和这只化煞紫金葫芦。这紫金葫芦是你们家的我不要你的,到时房子卖了一人分一半吧!或者折合现金,你拿一半走人。”
  “你真的要离?”卜渣男咬了咬牙道:“行,离就离,这房子我要一半,折价二十万给我。三天之内到帐,随便你跟谁。我绝不过问你的生活。”
  卢惠咬了咬牙,一脸冷漠地站了起来:“好,我今晚就草拟离婚协议,明天我们就去把婚离了。”
  “离就离,先把钱弄到手再说,有二十万,老子可以拿去做生意,赚大钱,到时还能找到更嫩的小妞。”卜渣男的脸上,没有一丝的难过,反倒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卢惠没有理会他,当真去房间里取了笔和纸,草拟离婚协议去了。
  卜渣男不经意地拿起,桌子上的那一只化煞紫金葫芦看了又看,不由得狐疑起来。
  他心想,方老板为毛要夜晚来看这葫芦?难道这家伙是看中这葫芦了?
  想到此,他便微笑着朝方小宇道:“方老板,你是不是对我这只化煞紫金葫芦有兴趣啊!”

  “有是有,紫金又值不了几个钱。如果你肯定卖的话,三万块钱我可以考虑买下。”方小宇知道这玩意是个法器,但懂行的人极少。对于一般的古玩行家而言,这就是一普通货,根本就没人要。三万已经算是高价了。
  当然,懂行的高手那又不一样,法器这玩意的价值无法估量,三十万甚至三百万都不为过。
  “三万?你开什么玩笑。这玩意可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传家宝。我几次三番要拿去卖了。是我老婆强留下来,愣是没卖。我和别人都说这宝贝价值三十万。你小子竟然出三万,也太不识货了。”
  卜渣男一脸自豪地答道。
  爷爷传下来的时候,的确和他说过是个宝贝。可事实上,他早就拿着这玩意出去询过价,结果给得最高的也才出了八千。
  这让他心里很是郁闷。不过,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他有意逢人便吹,说家里有一个价值三十万的紫金化煞葫芦。先前那名逼债的主儿,便是上了这小子的当。
  现在方小宇肯出三万,要买下这只紫金化煞葫芦,让卜渣男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心里总觉得这是一个宝贝,可就是没人出高价。
  现在方小宇出到三万了,他心里的确有些心动。不过,想想,方小宇这么大的老板,却给这么低的价格。心里总觉得少了。
  想到这,卜渣男只好咬了咬牙朝方小宇答了一句:“不卖,低于十万免谈。”

  说完,他便抱着紫金葫芦准备回房间去睡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