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3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开区的干部体系虽说是完整的,只是人手上和部门上,也都不和一个县或市等同的。目前主要有政府系列的干部和部门,而教育、卫生等等部门都没有,里面还只是一个很空的架子而已。

  经开区区长空缺着,也弄不清楚当年南方市这边怎么会留下这样的空缺来。这是一个副处级的位子,居然空下好几年,是不是市里用这样的一个空位子来招引有才干的人谋求?还是因为市里双方一直都无法胜出,干脆就留下空缺来。如今都是副区长在主持,五十岁,名叫莫春晖。从简历看,之前没有什么在经济建设上做过工作,只是在轻工业二局这样一个老而旧的单位里做过办公室主任。
  轻工业二局是怎么样的存在,杨秀峰对此没有太多的了解,此时,也不想却钻研这些东西。只是,这个莫春晖作为办公室主任而到副区长这样的正科位子,又能够在这几年里坚持下来,至少在处理与旧厂的工人之间的对话工作上还是有能力的,也是有经验的,这样的人,杨秀峰是不会排斥。
  至于其他的一些干部,自己接受经开区后,肯定会让他们空出一些位子来,让一些能够做些实事又肯做实事的人上来。
  从市里到经开区要爬过一道山梁,之后一大片几百亩较为平整的坡地就是经开区的辖地。
  从山梁下来时,就看到一条小溪流在经开区边流过,水流宽也就二十来米,周叶说着水流是从南方市边流过的河水突然分岔流出的支流。这条支流也是南方市下游处修建了拦水坝后,使得水位提升了才有这样的岔流的。河床的起因,应该是春夏大水之际,洪流冲刷而形成的,如进却成了一条岔流,这对经开区说来却是一个很优势的资源。开车进经开区,简易的大门也就能够看得出经开区这边的发展状况了。一进经开区,见到那灰尘扬起的路面,杨秀峰脸上就沉下来。或许,经开区比他之前所想象的会更糟糕些。

  事先没有让周叶通知经开区那边,也就是想看看经开区里真实的现状。按说,自己接管经开区之后,莫春晖就该像唐玉那样主动到市政府来汇报工作的。自己是省里下派专来主抓经济建设工作,莫春晖也不可能不知道的,但在市政府调整了分管领导后,他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也不到市政府里来见面表态。有什么情况虽说不得而知,但却是有些反常的。此时,见到经开区里这个样子,也就更反常了。

  新主管的市里领导肯定会到经开区里来看的,这也是一种必然,但经开区里这边分明都没有任何行动。周叶见了这样的状况,说,“老板,是不是给莫春晖打电话?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周叶心里也没有底,从省城里回来后,心里本来就充满了那种干一番事业的激情的,可不会因为见到经开区这样的情况就受挫,但要怎么样才能将局面打开,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够看到的。
  杨秀峰摇摇头,说,“到办公楼。”司机也就将车开进办公楼。经开区的办公楼在一个稍高的坡地上,站在这里基本上可将经开区的地盘一览无遗。下车后,杨秀峰就站在院子边往下看,除了几家简陋而破旧的低矮厂房外,其余零星地分布着一些开垦后,正种着菜的菜地。菜地里的菜长势很不错,有豆角、辣椒、茄子等,更多的一些没有整平的地方,就长着荒草。荒草更茂盛,这些地在之前可能是周边村子的耕种熟地的。

  周叶站在杨秀峰身边,没有做什么介绍,他自己虽说到过经开区的次数不少,但每一次来都感觉到有着说不出的失败感也有着不甘心的感觉。当初就曾和张卫说过,柳市那边的开发区能够做大做强,为什么南方市就是这样子的现状?两人心里知道一些情况的,只是,那种无力感却很强烈。此时就算站在杨秀峰身边,知道这一切破败都会即将变成过去,新的开端就要到来,但还是能够体会到那种感觉。

  经开区里的人知道有车到来,却没有人过来看。杨秀峰看着比所站位置低的所在,之前对经开区还是稍做里一些规划的,也不是什么都不做。搬迁的旧厂,基本就放在那条水流最下游的地段,四五家厂都用水泥制砖封砌圈了起来,远远望过去,比从材料里看规划图要更有直感。
  站一会,见没有人过来。杨秀峰折身往办公楼走,此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不知道经开区里的干部们,是不是都过来上班了。办公楼是三层的楼,周叶对办公楼熟悉,知道副区长莫春晖在三楼。说,“市长,我们去三楼吧。莫区长上班换算遵守时间的,应该到了。”之前在进大门处,其实也是有人在值班的,只是那些人见是小车来经开区里,都不瞄一眼的,可能是认为就是经开区里的谁开车进来。

  走到三楼,这里的风比较大,走廊是在内阳台,如今夏季开着窗风吹着就很凉爽,到冷天将窗玻璃关上也不会让里面的人受冻的。周叶在前走,楼梯转过后就是一间挂着“副区长室”的办公室。门开着,杨秀峰见里面一个看着老头似的人在打扫着地面,或许听到了脚步声,转头从里看出来。
  里面的光线不错,开着窗口期对流着,风就更流畅地吹。但从办公室里看门口,就一下看不清来人,莫春晖不知道谁会这么早就到经开区来,也不作声,准备将地面扫好了来人要是不走再问问情况。
  周叶说,“莫区长,杨市长来了。”
  莫春晖听说是杨秀峰到了,也不急,将手里的用具放到靠墙处,才转而迎过来。看得出,他对杨秀峰的到来很淡漠的。但走过来后,还是表现了迎接的意思,说,“欢迎杨市长经开区指导工作。”说着用一个手势,对杨秀峰请他到沙发那边坐。沙发上真皮的,只是有了好几年的时间,又没有维护,就显得旧。但却没有破损什么。

  杨秀峰到沙发边,伸手和莫春晖握手,莫春晖也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做好欢迎的程式。握手时不敢看着杨秀峰,只是说,“欢迎市长。”
  杨秀峰也就笑了笑,见莫春晖要去准备茶水之类的事,说,“莫区长,坐吧。”第一印象中,这位副区长可对他的态度当真是很怪异的,身在体制里的人,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不在意了,也可知道他的决心有多大。
  莫春晖稍迟疑下也就坐下,对杨秀峰这个年轻人还是有这些躲闪,不敢直接面对着。就算心中对市里的主要领导不在乎,但真正面对时,那种官的威严还是无形中影响人的行为。
  看着莫春晖的表现,杨秀峰心里反而平静多了,莫春晖的异常表现,对他自己说来也就是他自己的本心,没有收到外力的影响的人,要对他做工作就要容易些。只要将他的心里担负解决之后,整个人也就会有变化的。之前的王正忠、王晓治等人,不都是曾有过这样一个历程?有了耐心后,看着莫春晖,见他察觉到自己的关注后,也就见他那种要回避但又不知道所措的带着一点惶恐的表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