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91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一声巨响,使我全身一抖—“砰!”外面,一片白光,时间仿佛定格在了那几秒钟。整个窗户统统成了银白色,这难道不是闪电的颜色吗?一瞬间,整个屋子充满了,阴暗又凄凉的银白,我总觉得周围一切都是那么的阴森恐怖,总感觉自己跌进了万丈深渊,什么知觉也没有了,而迷离时看见那口没有盖上盖子的棺材里头躺着一个人,居然是丽萨。
  我一身冷汗,猛地坐了起来,大口的喘气,原来是个梦,吓死我了。
  日期:2017-09-01 10:11:30
  已经是中午十二点,看到床头有饭菜,应该是元青青回来过,给我带来的,心里无比的感动,洗刷完之后,吃过午饭,拿起车钥匙,准备下楼开工,拉活去。
  走到楼下,铁霸天依旧在那里发呆,不再玩电脑游戏,自从凌阳消失以后,她似乎陷入一种呆滞,我也是替她感到悲哀,本来还打算跟她交代,凌阳是什么样的一个王八蛋,但是瞅她那模样,怕是不会相信我,只好作罢,我拍拍桌子问道:“霸道姐,好几天没瞅见丽萨了,她去哪里了啊!”
  铁霸天瞟了我一眼道:“回老家了。”
  我哦了一声,问她什么时候回来,铁霸天说她也不知道。
  走出旅馆,刚发动车子,就有客人过来,让我拉他到城郊的一个工业区,老实说,我这车子难道就长着一副黑车样吗?
  好像谁都知道我是拉客的黑车一般。
  将他拉到目的地之后,总觉得这个地方好熟悉,似乎以前来过一般,不过想想,我这每日这里跑哪里跑的,指不定什么时候跑过这里也不一定,也就没在介怀。

  收了钱回城,半道上被一个小姑娘拦了下来,仔细一看这姑娘不正是昨天坟地上的那个小女孩吗?
  见她没事,倒也放心下来,问她要去哪里,她说去城里买嫁妆,我也是乐得和她聊天,一边祝福她一边问她家里哪个亲戚要结婚。
  她笑嘻嘻的说她自己要嫁人了,我免不得瞄了一眼后视镜,这不过是个黄毛丫头,开的什么玩笑啊。
  日期:2017-09-01 10:11:57
  她说明天她就出嫁了,还问我要不要来喝她的喜酒,我开玩笑的说道:“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你才多大啊。”
  她一副认真的模样道:“不骗你,我明天真的要嫁人了,你到底喝不喝我的喜酒。”
  我也是无奈的摇头笑道:“你要是真嫁人,我肯定来喝你的喜酒。”
  她眸子放光,开心的说道:“可不许骗我,答应我就必须要来哦。”
  小女孩在城中的闹市区下了车,递给了我一张五十块的钞票,我寻思着找她几块钱,可是回头的时候,她已经下车,没了人影。
  心里却想着她刚刚那认真的模样,说自己要结婚,不知道的人,还真被她忽悠,只不过她这才几岁啊,想想总是不可能的,这小姑娘滑头的很,指不定就是拿我寻开心。
  抛开这小插曲,继续拉活,今天据说有一部电影上映,已经和元青青约好一起看,所以很早我就收工,看完电影,吃了点宵夜,然后早早的就休息了。
  日期:2017-09-01 16:23:26
  躺在床上,若有所思,回想着刚刚的那部电影,描述的是家,颇有感触。想到了老家,想到了老家的亲人,朋友,以及一切与我有关的事情,回想自己出来大半年,真正意义上和往日的世界断绝了联系,确实有些狠心,也许是我自己太过自私,自私的可以抛弃一切。
  想到了我的母亲,想到她铺满皱褶的脸庞,对于我的突然离家出走,她又会有多伤心,忍不住居然兀自哽咽,抽泣了起来。
  元青青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想家了,她安慰着我说,如果想家了,那就回家看看,一个人在外头,好比翱翔的风筝,另一头牵着的线头始终是落叶归根之处,那就是生你养你的故里。
  我确实很想回去瞧一瞧,哪怕偷偷地在远方看一看,看一看家乡,看一看朋友,看一看亲人,看一看我的母亲。
  只是心中始终有个心结打不开,似乎回到了家乡,就会令我窒息,令我崩溃,这算是一种逃避,一种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
  我没有再多说什么,元青青抚摸着我的脸颊,她说,如果哪一天我要回去了,她会陪着我,我使劲的搂着她的肩膀道:“快了快了。”
  日期:2017-09-01 17:03:20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起来之后就开着车子直奔闹市区专门停车载客的位置等活,几个同行已经早早到了,车子停在一边,闲着无聊,三三两两依在一起,吧唧的抽着烟,聊着天。
  这几个人我比较熟,平日和我一样,都喜欢在这个点等活,一来二去也算认识,见我停好车过来,其中一个扔了一支烟给我道:“金水,有个事你听说过没有。”
  我一遍点上香烟,一边问他什么事,他神秘兮兮的说,落云山公墓那边很多坟墓被盗了。
  我不禁一番诧异,这公墓有什么好盗的,里头葬的都是骨灰盒,又没有年代,更没有什么贵重物品,盗这种墓做什么。
  他们说盗什么墓不是重点,重点是墓穴里头的骨灰盒都被人弄走了。
  我开始有些好奇起来,盗墓盗起骨灰盒来,这还真是稀奇事。
  几个人就这么闲扯,聊着,时间倒也过的很快,和往常一样,我们这些人喜好聊的,都是这些有些诧异的事情,什么鬼怪神谈之类,有时候其他几个人也会说上一些,自己开夜车时候遇上的怪事。总的来说,我们这些人对于那些东西都比较深信。

  聊了一会,他们都载上了客,拉着人出发了,剩下我一人,寂寞的抽着烟,不一会走过来几个小年轻,垂头丧气的问我去不去落云山公墓。
  我瞥眼瞅了他们一眼,这不是前两日半夜,让我拉他们去落云山公墓的几个小黄毛吗?还是那天的几个人,只不过少了那个小女孩。
  我打趣的说道:“又是你们几个啊,我说你们是不是和公墓耗上了,非得往那地方去。”
  小黄毛也是惊讶,一看是我,也是巧哩,仔细瞧了瞧他们,发现他们眉宇间都弥补着愁云,我问他们怎么了,其中一个小黄毛说:“你就别问那么多了,拉我们去公墓吧,还是那天的那个位置。”
  我寻思着不管他们爱怎么闹,我也管不着,现在也是白天,应该出不了什么事情,于是招呼着他们上车,发动了车子,朝着落云山公墓出发。
  也是我闲着无聊,问他们道:“那天和你一起来的小姑娘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啊。”
  “她病了。”
  我不禁有些疑惑,我记得昨天还拉了她,当时可是好好的,还和自己开玩笑说要嫁人哩。

  我问他们什么情况,他们沉默了一会,忽的其中一个小黄毛说道:“师傅,你说我们是不是撞邪了,那天你拉我们去公墓,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对劲啊!”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顿时有些发毛,那天确实是出现过不该出现的事情,只不过他们必然没有看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