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90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1 08:40:21
  七月十一丁酉年 【鸡年】 戊申月 辛卯日
  宜:祈福 斋醮 出行 冠笄 嫁娶 雕刻 开柱眼 入宅 造桥 开市 交易
  忌:动土 破土 订盟 安床 开池
  大吉大利,灵车出行,四海乘客,买票上车。
  日期:2017-09-01 09:07:23
  将那群小屁孩拉回城里,继而回到旅店,已经是大半夜,元青青已经睡着,怕吵醒她,蹑手蹑脚的梳洗一番以后,悄悄的躺在她旁边。
  回想此前公墓所见,心中委实还有一份不安,总觉得此事诧异,令人担忧。
  第二天早上六点,元青青就吵醒了我,说让我陪她散散步,早上的空气好,说实在的我困的不行,不过却又不好托辞,只好打着哈欠,穿上衣裳,洗刷一番后,和她一起下楼,沿着旅馆下面的一条马路,悠闲的逛着。
  太阳还没有出来, 浅吟低唱的微风轻轻地吹着,伴随着一股清鲜的气味扑鼻而来。眺目远望,一切似乎都沉浸在一片雾霭朦胧、烟海扬波的境界里,如此的美景,倒也让人心旷神怡。
  我和元青青沿着马路越走越远,街道上逐渐热闹起来,晨练的,卖早餐的。
  当薄疏的晓雾被轻风驱得几近罄尽时,一轮新的朝阳,便从迢远的山脊处踏着晨曦铺就的烂漫霞路,冉冉升腾到天光熹微的苍穹上了。
  初升的太阳像一个熊熊炽燃的火球,越燃越大、越燃越亮。很快的,满世界都炫目璀璨地泛起了黄澄澄的金光,天地间顿时充满了盎然的生机与活力。

  眼看两人要走到环城路上高速的位置,这一带属于城郊,相对比较偏,没有密集的高楼大厦,也没有拥挤的人群,稀稀拉拉的有几栋别墅群,两人正准备掉头往回走,忽的听到左侧传来一阵鞭炮声,随后是喧闹的锣鼓唢呐齐名。
  不禁一番狐疑,一大清早的这是为的什么,我和元青青一起转身朝着那边张望,却是不远处的一栋别墅里头传来,那地方离我们不远,之前没注意,此刻仔细一看,却发现门口大红灯笼,张灯结彩,装扮的格外喜气,我若有所思一笑道:“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有人在办喜事哩。”
  元青青嘲笑道:“你知道什么。”
  我抓了抓头皮道:“难道不是。”
  元青青煞有其事的说道:“也算的上是喜事,不过却是丧喜,也就是冥婚。”
  我不禁有些好奇的再次张望,果然那别墅门口依次摆放着许多纸扎人,纸扎马,本来这些该是丧事所备,可瞧这别墅装扮,倒也喜庆,莫不是真如元青青所言,这家人在办冥婚。

  说起冥婚,我以前是不晓得的,自从认识元青青之后,她跟我提起过,当初她就是冥婚的牺牲品,若非被她师傅所救,怕早就投胎转世去了。
  不过她也说冥婚分好几种,有什么阴阳冥婚,所谓阴阳冥婚,顾名思义,一人在阳世,一人已经作古,阳世之人通过各种习俗捧着作古之人的灵位拜天地,结阴婚。这里且不详细多说。
  至于当初元青青那时的阴阳冥婚却有些可恶,也有些残忍,非但阴阳叩首,结拜天地,而且活着的人还要被活活的埋在墓穴当中,不过这种阴毒的冥婚很少见,也很难得有人敢如此操办。
  日期:2017-09-01 09:27:12
  到了如今的世道,莫说那恶毒的冥婚没有了,即便阴阳冥婚也很少见,有的也只是出于一些什么样的原因,可能是先人托梦,又或者是后人尽孝等等,无非是操办一场,给先人烧个纸扎女童男童的,让懂行的人给纸扎人附上所谓的生辰八字,算是也是一个人了,到了下头要好好照顾谁谁。
  当然更多的是,一些有钱的人会花上不等的金钱,从一些死于非命,没有结过婚的女子或者男子的家属那里买来死者的生辰八字,和他们洽谈好,为已故之人举办一场冥婚。
  大多数人都会愿意,倒也不是单单为了钱,想到自己的子女年纪轻轻,没有结婚就匆匆离去,若是遇上有这种事情,也愿意为他们圆一场婚礼。
  回去的路上,元青青有一些压抑,我问她怎么了,她叹了口气跟我说,说自从和我一起以后,可能是命中注定,本来她从师傅那里得到很多传承,但是此刻全部荒废了,至于怎么个荒废法,举个例子很简单,按她说的,原本她该算是有一定的法力,要修理一些脏东西,画个符咒之类的是手到擒来。
  可是如今她虽然还懂得其中门道,却已经没有修为可言,以前可能画的符咒真有一些所谓的奥妙之处,但如今所画,不过是一张废纸罢了,以前自己能所谓的开天眼,想瞅见什么脏东西就能瞅见,可如今也是徒劳了,又比方说,她刚来旅店找我那一次,铁格格的鬼魂出现,她只用鼻子一闻就察觉到,继而雷厉风行之间,制住了它,可到了现在,这一切的手段,都凭空的消失。
  我不禁替她感到一些惋惜,她只是笑笑说,这怕也是天意,说她本是该死之人,索性遇上我,正所谓舍得之说,有舍才有得,可能舍去了很多,但是得到了重生,世上之事,千奇百怪,或许谁都无法理解这一切的根本,可能佛家的阐述,因果循环,因果报应才是最能说明问题的关键。
  日期:2017-09-01 09:46:48
  和元青青往回走,到了旅馆楼下,在一个早餐铺子上吃了点东西。已经是早上八点,她上楼换了身衣服以后,直接去化妆品店上班,而我则倒头睡了一个回笼觉。
  梦魇压床,鬼压床,这种感觉很不好受,而此时此刻我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我明明想喊出声却喊不出来,明明想挣扎,却挣扎不开,想挣开眼却无比的沉重。
  如此挣扎一番以后,总觉得无数双眼睛瞪着我,而我则走进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当中,四周一片漆黑,偶尔有野猫叫唤。
  我徘徊左右,忽的,四面八方都亮起灯火,一排排点着白色的蜡烛错落有致,天花板上挂着十几盏白色灯笼,我的身边放着两口棺材,森红的那种,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其中一口,棺材盖是开着的。
  幽静无人的厂房,默默流露出孤寂的味道,蜡烛幽幽闪动,从黄旧的灯罩中时不时闪出微弱的光,那光有些奇异,一会儿白,一会儿黄,总是黯淡哑光。

  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但还是不由得往蜡烛那边走,因为这个房间里除了蜡烛照到地方,其他都是黑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