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9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管他什么车,你地址不都给人司机了么,咱三个安心等着就行了,再说了就这几个瘦不拉几的玩意儿,就算真是精神病,你九哥三拳就搞定了。”老九满不在乎的摆摆手。
  我一想老九说的话有道理呀,放心的把身子倚靠在车厢上,看着角落里的担架发呆。

  谁知这一发呆就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除了中途停了20几秒之外,救护车一直是以高速行驶着。
  “哎呀呀,怎么还没到啊,憋死我了。”大厨首先打破了宁静。
  “九哥,这医院怪远的,我说这乌拉圭人怎么不给我们送到地方。”我有些庆幸没有打车,一个小时得付多少车费呀。
  “嫩妈,刚才停车应该是上收费站了,这么高的速度咱们应该是在高速路上,这医院也嫩妈忒偏了。”老九掏出烟,想了一下又塞回口袋里,毕竟我们此时处在一个完全封闭的车厢里,吸烟的话得考虑病人的感受。
  秃顶的拉美人打了个哈欠后躺在车厢里睡着了,我们三个这一路奔波,又饿又累的,也是哈欠连连,救护车开的很稳,不知不觉的三人也闭眼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感觉车又停了下来,还有人用西班牙语再对话,过了10几秒车又继续往前开,我想着这可能是下收费站了,医院应该就快到了。
  我搜了揉眼睛,老九跟大厨还在大声打着呼噜,几个丧尸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车厢顶,我抬起胳膊看了一眼手表。
  “卧槽!九哥,九哥!”我慌乱的将老九推醒。
  “嫩妈老二,咋啦?到地方了?”老九抬起头,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九,九,九哥,这车开,开了5个钟头了!”我指着手腕上的山寨浪琴,嘴唇哆嗦着说道。
  “嫩妈五个钟头,老二你这表没问题吧?”老九也有些吃惊,把自己的老年机拿了出来核对一下。
  “哎呀呀,五个钟头啊?咱回去怎么办呀,得多少车费呀,公司给报不?”大厨也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把头伸了过来。
  “九哥,这次完蛋了,这巴拉圭全国南北东西不过500公里,咱跑了5个小时,现在都他妈出国了,是不是公司的事儿败露了,这乌拉圭的人直接给我们送阿根廷来了?”我把心里想到的最坏的可能告诉了老九。
  “哎呀呀,我们怎么又来阿根廷了?我啥时候能大便呀?”大厨接着问道。
  “嫩妈你给我闭嘴!”老九冲大厨吼了一句。
  我能看的出老九此时的神色也有些不对,他眼珠子不停的转着,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哎呀呀,哎呀呀真疼。”救护车突然变的有些颠簸,大厨的直肠也跟着上下晃动着,碰到铁丨内丨裤后,他疼的吸了好几口凉气。
  “九哥,这该咋办啊?”我又轻声问了一句。
  “嫩妈老二,怕什么,就算是阿根廷人给我们抓去了,最多就是遣送回国,老刘这病他们也不能不给治吧,这么算一算咱们正好能赶回去过年!”老九把皱着的眉头舒开,他跟我想到了一块,估摸着我们应该是被人设局送到阿根廷了,不过照这么看来还倒成了好事儿了。
  正想着回家过年是不是该买两瓶好酒喝喝的时候,救护车的刹车卡钳紧紧的抱住了刹车碟,发出了“吱”的一声,车也跟着停了下来。

  一系列的开门关门声后,救护车后门又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吱啦”一声,救护车后门打开了,副驾驶上哥们正一脸怪笑的看着我们。
  此时的天色正黄昏,救护车外面是乌压压的一片树林,耳边还能听到阵阵的流水声,带墨镜的哥们已经将口罩跟白大褂褪去,脖子里露出了一条蛇形的纹身,胳膊上一道20公分左右的疤痕。
  “嫩妈!倒霉了。”老九最先惊呼了出来。
  “哈,哈,哈喽,是不是医院到了?”我咽了口唾沫,眼前的一切让我觉的事态可能有些恶化。

  “欢迎来到巴西。”墨镜男潇洒的点了一支烟,从靴子里掏出一支手枪,别到腰带上。
  “欢迎来到巴西。”墨镜男扔掉手里的白大褂,在靴子的侧翼掏出一只手枪,塞到腰间的皮带里。
  “巴,巴西?”我张着大嘴看着老九。
  “嫩妈老二,这次玩儿完了。”老九挪了挪身子,往外看了一眼,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老九此刻没有什么对策。
  “哎呀呀,我憋不住了,我得拉屎!”大厨跳下车,往前跑了几步,蹲地上开始释放,没想到车里的丧尸们也纷纷站起来身子下了车,不约而同的走到了大厨旁边,蹲下身子也开始排泄。
  “九哥,如果我们真的是在巴西的话,那我们岂不是纵穿了整个乌拉圭?按照时间来算的话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在乌拉圭跟巴西的边界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条河应该就是乌拉圭跟巴西的界河乌拉圭河。”我跟老九也下了车,我指了指面前发出水声的一条水流湍急的河,小声对老九说道。
  墨镜男并没有对我们做什么过激的动作,而是跟另外两个人嘀咕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哎呀呀,我觉的我肠子又拉出来一截。”大厨低着头走了过来,一脸的凝重。
  秃顶男子见大厨已经解决完毕,立马冲到他刚才大便的地方,把头凑了过去,手里拿着一个木棍,小心翻动着大厨的排泄物。
  “我去,这哥们该不会是有恋屎癖吧?”我心里暗自惊道。
  “哇啦啦啦?”秃顶的拉美男子突然折返了回来,冲大厨大声嚷嚷着,同时把手伸了出来。
  “哎呀呀,咋滴啦?老二你给我翻译翻译。”大厨疑惑的看着我。
  “刘叔,他说的西班牙语,我听不懂……”我有些发窘的说道。
  “嫩妈老二,这是葡萄牙语。”老九插嘴道。
  “九哥,都这个时候了,咱就别管哪国话了!”我摸着后脑勺,不知道这秃驴伸手要什么东西。

  “哎呀呀,你滴说滴什么,我滴听不懂!”大厨弯腰对秃头比划着,像抗日神剧里的太君。
  “哇啦啦啦啦啦。”秃顶男表情有些不耐烦,又重复了刚才的那句话。
  我正想着告诉墨镜男让他用英语来翻译一下,丧尸们接连走了过来,每人手上都提着一个沾满粪便的小袋子,脸上一股释然的表情。
  秃顶男暂时放过了我们,把袋子收了过来,一脸兴奋的打开,伸进手指捏出来一点东西,放到鼻子底下深情的闻着。
  “哇!”深吸一口气的秃头哆嗦了一下,似乎很享受这个味道,他冲两个墨镜男点了一下头。
  “哎呀呀,这人有病呢,咋还喜欢闻屎呢?”大厨虽然猥琐,但是对于闻屎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还是有些反胃。
  “这一幕怎么感觉这么面熟呢?”我心里头暗想道。
  “我去,九哥,这不会是?”我忽然想起电影里黑帮老大做丨毒丨品交易时的场景,莫非这几个人就是传说中的拉美毒枭?

  “嫩妈老二,这些人应该是贩毒的,找机会快跑。”老九面无表情的低声对我说,语气里稍稍有些惊慌。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秃顶男会朝我们竖起大拇指了,这帮子丧尸先把丨毒丨品藏到了丨肛丨门里,到了安全地带后再拉出来,他把我们三个当成了运输丨毒丨品工具,而大厨的后庭花让他震惊了,居然有人为了藏毒把肠子都扯出来了,这是种什么精神!更重要的是这得藏了多少毒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