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1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权力与男人来说,的确有着不可比拟的诱惑力,那种站在权力巅峰上的成就感,不是一般人所能体会得到的,这几天他就感受到了主持全面工作的快感,那是一种与市长完全不同的感觉,尽管级别相同,但是权力大小却不一样,权力范围也不一样,市委书记才是一个地方真正的一把手、父母官,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安排一个地方未来的发展和规划,纠正钟鸣义在发展经济工作中一些极端的做法,这些是他当市长时做不到的,但是书记就可以做到,他没有太大的政治野心,他只希望能够在亢州顺利上位,接任市委书记这个角色,这是他眼下最要紧的事。这个角色不但能彰显一个男人的全部魅力,还能让他的政治羽毛更加丰满,丰满到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主宰自己的意愿。所以,江帆在婚姻上的软弱徘徊不能不说是一种无奈的迂回策略,投鼠忌器是任何一个处在江帆这个位置上的人都会考虑的内容。只是,他要付出许多痛苦,这种痛苦还能波及到他所爱的人。

  最近,他和丁一之间通话的次数都少了,倒不是他不想丁一,他时刻都想,只是他要学会注意,因为从多种渠道反馈回来的信息上看,他的确有希望全面接任市委的工作,这不是痴人说梦,胜算很大。所以,在这个非常时期,他要学会忍受,丁一也是如此。想必丁一非常理解他,这段时间几乎没有给他主动打过电话,更别说见面了,她就像一处美丽安静的风景,有着与世无争的独特魅力,安静的让人心疼。其实,他很想见丁一,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好,原来林岩在的时候,总是能找借口让他见到丁一,当然,那都是在公开环境下,眼下这个金生水明显不能。暗里不好见,明里也不好见,江帆的确有些想。但是他不敢造次,前有三个月的期限,后有袁小姶的频繁造访,谁知道袁小姶有没有又安排了侯青之流?他不得不注意。

  就在彭长宜走后的第二天早上,江帆刚到办公室,就接到了丁一的电话。其实现在丁一给他打电话也很谨慎,由于袁小姶经常来亢州找江帆,丁一也不得不注意自己的言行,她也唯恐夜里接电话的不是江帆,而是一个女人,那样就会给他找来更大的麻烦。丁一打电话是告诉他,在头天晚上的锦安新闻里,在三源矿难的现场,她说看到了彭长宜,里面说他是新任三源县的代县长,丁一问江帆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提前一点消息都没听到?江帆笑了,他说:“宝贝,别说你没听说,我也没听说,就连他自己都没听说,我们上午正在开班子会,他突然被紧急叫去锦安,他走后我才接到翟书记的电话,才知道了上级对他的任命,也算是紧急任命的,所以突然。”丁一明白了,然后说道:“我给他打了半天电话都不通,老顾的电话也不通。等他回来让他请客。”江帆说:“当然要请,他那里现在是非常时期,等春暖花开的时候,我带你去他那里看山,山区的景色还是不错的。”丁一吃吃地笑着不说话,江帆问“怎么了?”丁一说:“这话值得怀疑,最好不要信以为真,你还说带我们去五台山呢,好几年过去了,也没践诺。”江帆笑了,小声说道:“下来研究。”

  想到这里,江帆看了看手表,快下班了,他看了一眼正在鼾声大响的彭长宜,就掏出了电话,拨通了丁一的手机,半天才传来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喂——”
  江帆笑了,温柔地说道:“下班了吗?”
  “还没,正在出图像。”
  “下班干嘛去?你回家吗?”
  自从有了双休日,丁一回家就勤了,她一听江帆这样问她,就调皮地说道:“干嘛,想送我吗?”
  江帆笑了,说道:“没问题,对了,你们科长回来了,他正在我旁边鼾声如雷睡大觉呢,你听……”
  很奇怪,刚才彭长宜还高一声低一声的打鼾,这会居然任何声息都没了,丁一笑了,说道:“哪里呀,我听不到。”

  江帆一愣,扭头看了一眼彭长宜,居然发现彭长宜睁着两只红红的眼睛看着眼前江帆伸过来的电话。江帆立刻笑了,对着电话说道:“小丁,没办法,他太不配合了,关键时候醒了,你跟他说吧。”
  说着,就把电话给了彭长宜,彭长宜睁着猩红的眼睛说道:“谁?”江帆笑笑,没回答,彭长宜接过了电话,喂了一声,丁一就说:“恭喜、贺喜,悄悄的就当县长了,要请客,请大客!”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市长告诉你的?”
  “是电视告诉我的,我一问市长,才知道天降大任了。”
  “什么大任?你千万别听市长的,没人干的差事,摸了一下我的脑袋硬,才让我去,市长是夸大其词。”
  丁一说道:“市长是实事求是。”
  彭长宜一下子坐了起来,说道:“嘿,我刚走这么两天你就向着他说话了,倒是多远是多远啊!”

  丁一听了,赶忙说道:“我不理你了,还没干完活呢,拜拜。”说着,挂了电话。
  彭长宜悻悻地说道:“胆子还这么小,一句玩笑话就给吓回去了。哎——”
  江帆笑着接过了电话,说道:“长宜,这是我的悲哀啊。”
  彭长宜看了一眼江帆,就见他的目光中有着很深的无奈和痛苦,就干笑了两声,说:“我都为你们着急啊!”说着,站了起来,活动着双臂。

  江帆苦笑了两下,摇摇头,也站了起来,这时,电话又响了,是王家栋。王家栋大声说道:“你们这澡准备洗到明年呀?小心别把皮搓掉一层。”
  江帆笑了,说道:“这不怪我,他往床上一躺就鼾声如雷,我也不忍心叫醒他,那样有人心疼!”
  王家栋笑了,说道:“快来吧,人都到了。”
  他们俩就赶紧穿衣服。
  等江帆和彭长宜来到长城厅的大包间时,里面早就坐满了人,政府这边的人都来了,市委只有一个王家栋,看来曹南通知的人也是很讲究的。正中间空着两个位置,江帆走到王家栋身边,说道:“这个位置今天应该您坐。”

  王家栋笑着说:“为什么该我坐,那是你的位置。”
  江帆说:“今天必须您坐,长宜是您培养出来的。”
  王家栋认真地说道:“你说的有点道理,但不完全对,你看看今天在座的,都是你们政府的人,我坐那儿算怎么一回事?”
  每次小范围聚会或者是非正式场合聚会,江帆都让王家栋坐上头,今天尽管是非正式,政府班子成员齐全,江帆想肯定让不动他,就笑笑,走了过去,坐在了那个位置。
  彭长宜站那儿没动。
  朱国庆说:“长宜,挨着市长坐。”
  彭长宜痛苦地说:“无论如何不能坐,要不我出去找个板凳,坐门口吃也行。”

  大家哄堂大笑。
  江帆跟王家栋说:“您这不是难为他吗?长宜怎么能坐在您上头,不但今天不能,什么时候都不能,当多大的官都不能,您这不是成心吗?”伸手就把王家栋拉了过来。
  王家栋高兴地笑了,顺势就坐在了江帆右则,左侧的位置是张怀,张怀的旁边是高铁燕,曹南把彭长宜让到王家栋旁边,彭长宜说:“老规矩,您坐这儿,朱市长挨着您,我还在原来位置,跟卫先主任坐一块,要不我就坐在门口。”
  朱国庆说:“那怎么行?你现在好歹是县长。”
  彭长宜认真地说:“那是在三源,在他们那儿我保证不推让,眼下是在家里,家里有家里的规矩。”说着,就把朱国庆拉起来,自己挨着龚卫先坐下。
  等大家做好后,高铁燕问道:“长宜,当了县长是什么感觉?”
  彭长宜不假思索地说:“让我说真话吗?”
  高铁燕说:“当然要说真话,谁听假话?”

  彭长宜说:“说真话,什么感觉都没有。”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