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0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估计两三天以后,我从亢州回来就过去。老吉,我对房间要求不高,没有宾馆异味就行了。”
  吉主任哈哈大笑,他说道:“我跟你说实话,好多房间装修好了后,一次都没住过人的有的是。你来了随便挑。”
  “我不挑,你给选个清静一点的就行,因为我是长住,最好离你们的客房远点。”
  “没有问题,咱们说好了,我给你定好房间,你不能不来。”
  彭长宜说:“您这话对于一个要住大街的人来说,是多么的幸福。”
  “对了,我也可能带着司机过来,那样的话就再安排一个人,如果不带司机的话,当地人就用不着了。”
  “没问题,不过司机有可能不跟你在一个楼层,房间的面积也可能不是太大。”
  “你闲着那么多的房间干嘛,别太小了。”
  “我的意思是不可能是带办公室了。”
  “可以,那我先谢谢吉主任了,等我从亢州回来,好好跟你喝一顿,你可不能耍滑。”
  这个吉主任,完全是共建时候喝酒喝出的交情。彭长宜扣上电话后,这才跟老顾说:“顾师傅,这几天没顾上征求你意见,事情来得太突然,你跟着我这么多年了,我也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看……”
  老顾笑了,说道:“这个问题我想过,我来没有问题,就是得跟家里商量一下,如果家里同意,如果你不嫌弃我老,我还是愿意跟着你。”
  彭长宜惊喜地看着他,说道:“真的?可是三源的条件你也看见了。你年岁也大了,跟着我背井离乡的,我于心不忍。”
  老顾笑了,说道:“什么背井离乡、穷乡僻壤的这些我都不在乎,早年间,我在工厂开大车,那个时候都是自己去山里拉煤,这条盘山路我没少走,现在比原来宽了许多了。”
  “哦,那时三源就产煤?”
  “不是三源,三源只是听说地下有煤,但是还没有开采,真正开采还是这几年,但是三源的煤质量不行,所以价格低,便宜。”
  老顾又说:“我跟老伴儿商量一下,不过我想问题不是太大,因为我现在没有任何负担了,老伴儿的病看好了,儿子有了工作,娶妻生子了,我也不太老,身体也没毛病,家里的活儿平时也不用我干,按说现在我到了人生最幸福的时候了。所以跟着你过来问题不大,但是也要征求一下家里的意见。”
  彭长宜说:“到这里的第一天,邬书记就征求我的意见,问我司机和秘书的事,我没有跟他们敲定,为的就是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

  “嗯,老齐跟我说着。不过我觉得我没多大问题,温阳够呛,他好像在谈对象。”
  “哦?姑娘是哪儿的?”
  老顾笑了,说道:“你真不知道呀?是小姚啊。”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真是小姚啊?”

  老顾说:“那还有假?一到周末,你没事用不着他的时候,他就往锦安跑,有一次没赶上火车,是我送的他。”
  “呵呵,那不错。”其实,凭心而论,彭长宜也不想把司机和秘书都带走,司机带走最好,因为同来同往这样方便,秘书他根本就不想带,还想用当地的人,一来是可以尽快了解当地的一些情况,二来也显示自己和当地人没有隔阂,有利于开展工作。
  老顾笑着说:“估计能陪着你的还得是我这个老家伙。”
  彭长宜笑了,说道:“求之不得。”
  就这样,阔别了亢州一周后,彭长宜和老顾才回来。只一周的时间,彭长宜感觉好像离开了好长时间,他知道,以后自己要慢慢适应这种变化。
  老顾脸上的伤已经结痂,彭长宜两只手还有三根手指裹着纱布,当彭长宜和老顾出现在亢州市委和政府的大院时,江帆带着曹南、龚卫先、温阳等十来个人站在楼门口迎接他们,就像迎接凯旋的英雄。
  江帆紧走几步,伸出双手,握住了彭长宜受伤的手,说道:“长宜,可回来了!”
  彭长宜有些激动,说道:“可见着亲人了。”眼圈就红了。
  老顾也激动地和龚卫先拥抱了一下,说道:“差点见不着了。”说完,眼圈也红了。
  江帆看着这两个人,风尘仆仆不说,而且都挂了彩,形容不整,面色憔悴,很是狼狈。江帆就说道:“这样吧曹大秘,干脆咱们都别上去了,直接过去,先让这两位抢险英雄洗个澡,换换衣服,然后给他们压惊。”
  曹南说:“好的,那我去通知班子成员,晚上金盾集齐。”
  江帆说:“你看看谁在家,今天晚上不算正式的,长宜你什么时候走?”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明天是周六,后天是周日,我周一交接,周一下午就得往回赶,太晚了不得眼,那里都是盘山路。”
  江帆说:“这样吧,周一中午,全体班子成员给长宜送行,今天晚上先小范围的,有谁算谁吧。”
  曹南说了声“明白”后就去安排了。
  彭长宜说:“市长,别麻烦了。”
  江帆说:“你走后大家几乎天天念叨你。走吧,我陪你先过去。”

  彭长宜说:“我去宿舍拿换洗的衣服。”
  温阳说:“我去拿。”说着,就跑上楼了。
  彭长宜跟江帆说道:“我还是先去趟三楼吧。”
  江帆笑了,小声说道:“老人家早就去金盾等你去了。”
  彭长宜笑了,就跟江帆坐上了小许开的车,直奔金盾宾馆。他在车上给沈芳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已经回来了,晚上吃了饭回去。沈芳欣然应着。彭长宜在三源的时候,是当天夜里才和沈芳通了电话,其实温阳早就告诉了她。
  江帆陪着彭长宜直接来到了金盾酒店的康体中心,由于彭长宜的手还有伤,不能沾水,江帆就指示工作人员给彭长宜戴上了一副塑料手套,又找了两名搓澡工,负责给彭长宜搓澡,他自己也跟着他进了浴室。本来江帆想利用洗澡的机会,跟彭长宜说会话,可是进来还没有说几句话,彭长宜躺在搓澡的床上就睡着了,任凭搓澡工怎么折腾他都醒不来。
  江帆笑了,知道彭长宜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
  等他们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躺在康体中心的沙发躺椅上,过来两名按摩师傅,江帆又没得说几句话,彭长宜的喉咙里就传来的鼾声。
  他太累了,这几天除去到任的第二天上午,他去了一趟人大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矿难现场,次生灾害伤人后,他就更不敢离开半步了,五个日日夜夜,他过得的紧张而揪心,裤腰带往里扣了两扣。他指示乡干部给救援队员杀鸡宰羊改善伙食,自己却什么也吃不下,他把一碗碗猪肉炖粉条端给那些等待消息的家属们,自己对着这些东西却难以下咽。齐祥说,彭县长身上的大衣换的最勤了,五天他就穿了五六件,每次都把身上刚穿上的大衣给了那些上了年纪的家属们。吴政委说他,尽管口口声声这不懂那不懂,但他却会使唤人,把一个庞杂的救援队伍指挥的井井有条,所以在二次塌方后,塌方量比第一次还多的情况下,居然比第一次的掘进速度提高了一倍。

  彭长宜睡得很沉,江帆挥挥手,请两位按摩师傅离开,给彭长宜盖上了被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