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0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不是一个小见识的人,但是对他这个未来的班长却产生了好奇之心,这个大办公室还有一个套间,他见里面的门敞着,就好奇地走了进去,让他吃惊的是,这里面居然还有套间,第一个套间是健身房,确切地说是一个小型的高尔夫推球练习场所,靠墙边的地方,还摆着跑步机、按摩椅、拉力器等几样健身器械,再往里看,还有一个套间,从半敞着的门可以看出,那里才是县委书记休息睡觉的地方,他只看到了地上铺着的米色长毛地毯和一角的席梦思床就可以看出,那个属于个人私密空间更是讲究。

  他回身,坐在了松软舒服的真皮沙发上,彭长宜又看到了在进门的地方,有一个衣架,衣架上挂着一个草帽和雨衣,下面摆放着一双沾着干泥巴的旅游鞋。给人感觉是这位市委书记经常下乡检查工作,这个衣架却和这屋里的摆设不太协调。
  如果单从这个办公室判断,谁也看不出这是贫困山区的办公室,还以为是经济富庶的东南部地区,或是哪个大老板的办公室。
  他饶有兴趣地坐在那里东张西望时,邬友福从外面进来,后面跟着齐祥还有邬友福的秘书。彭长宜站起,和邬友福握手。
  邬友福说了声“辛苦了”,就坐在自己的帅位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彭长宜,继续说道:“来了几个老革命,过问矿难的事,哎,缠人。”
  彭长宜那天晚上就听徐德强说过:“三源不但贫困,老革命多也是一大特色。”其实不但是三源老革命多,大凡贫困地区,老革命都多,因为在战争年代,这些地区都曾经为红色政权的建立出过力、流过血,都曾经养育了革命军队,随便一个上了年岁的老人,都能跟你说一段他参加革命的经历。徐德强还说:“这些老革命大部分都住在北京,利用好了可以得到许多政策,利用不好一句话就能让你下台,邬友福正是攀上了一位老革命,才稳坐县委书记的宝座。而攀上老革命一个最好的手段就是把自己一个小情人,送到老革命家里当保姆,后来成为这个老革命的干女儿。这个老革命一个显著特点就是“爱打招呼”,给各个部门打招呼,包括锦安市委,所以,翟炳德有时也无可奈何。彭长宜听了只是笑笑,对于三源的一切,他还没有任何发言权。

  “以前来过三源县委吗?”邬友福问。
  彭长宜说:“没有,这是第一次。”
  邬友福说道:“三源是贫困县,在各方面都比不上亢州。”
  彭长宜笑笑,有些不知怎么回答。
  “但是,贫困县有贫困县的好处,你知道吗?当年我和翟书记是拼了老命争得的这个贫困县的指标的,你干一段就有体会了,在亢州,要是盖这样一座大楼,没有几千万拿不下来,可是我盖,却不需要,不瞒你说,这大部分是外援。呵呵。”邬友福很自豪地说道。
  “以后多向邬书记学习,希望邬书记多多指导。”彭长宜谦虚地说道。
  “精诚配合吧。”他扭头看着齐祥说道:“彭县长的办公室收拾好了吗?”
  齐祥看看彭长宜,又看看邬书记,说道:“我们刚从山上下来,还没去政府那边,彭县长就到您这里来了。”

  邬书记笑了一下,站起来说道:“先领彭县长过去看看,按照彭县长的要求装修,然后你再去给彭县长安排住的地方。再穷咱们这个庙不能穷,这是我的一贯原则,你要是连自己的庙都搞不好,谈何搞好三源县这个大庙,更谈不上富民强县了。即便有客商对你这个地方感兴趣,一看你庙寒酸,也就怀疑你干事的能力了,所以,一定要把办公环境搞好。”
  彭长宜也站了起来,说道:“您说得有道理。”
  邬友福从大班桌后面走了出来,说道:“就这样吧,我还得去应付那几个老革命。对了,你这手不要紧吧?再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别感染了。趁着装修办公室的机会,你先回趟家吧,把那边的手续交接一下,休息两天再回来,等你回来后,咱们再商量善后事情。”
  彭长宜说:“好的,谢谢邬书记,那我今天就回去。”
  “好。”邬友福跟着彭长宜走了出来,他向彭长宜挥挥手后,又拐进了会议室,继续那里的接待工作。

  从市委办公大楼出来后,齐祥指着旁边的一个小门说道:“那边就是政府办公大楼,平时两边的人来往都走这个小门。”
  彭长宜顺着齐祥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市委办公大楼的西侧,还有一栋一模一样的大楼,两座大楼中间,是一堵高墙,墙的中间,有一个小门洞,便于两边的人来往。徐德强那晚跟彭长宜说,他从来都不走这个小门洞,每次他要是到市委这边来,就走正门。哪怕多走几分钟。彭长宜忽然就想,周林当年是走正门还是走这个小门洞?
  彭长宜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走这个小门洞,但是今天,他不会走,他要坐着车。
  于是,年轻的三源县的县长彭长宜,坐上老顾开的车,和齐祥一起出了市委大门,进了三源政府办公楼的大门。下了车,彭长宜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六层大楼,又看了跟它并排着的东侧的市委大楼,不由的长长出了一口气,自己的县长生涯将从这里开始。
  他跟着齐祥,走进了大楼,马上就有两三个人迎了出来,跟彭长宜打着招呼,让彭长宜有了一点亲切感。齐祥跟其中一个人说道:“小庞,拿钥匙,把县长办公室打开。”
  等彭长宜走进县长办公室的时候,里面的一切还基本都是徐德强在时的样子,彭长宜问道:“遗物清理了吗?”

  小庞说道:“前两天徐县长的家属来着,把他的东西都取走了。”
  彭长宜发现,县长屋里的摆设明显比书记的屋里就差了一个大档次,他坐在老板椅上,发现这个老板椅已经塌陷了,而且转动不灵活,大班台倒是跟书记的一样,墙上没有那么多的装饰,对面的墙上只有一副大字:无欲则刚。落款是徐德强。显然这是他亲笔所书。
  也可能彭长宜受了樊文良、王家栋和江帆的影响,他不喜欢这种直抒胸臆的书法作品,就站了起来,走进里面的单间,里面就是一间宿舍,转了一圈他没说话,齐祥就说道:“县长,要不这样吧,你还是到三楼办公吧,三楼也有一个跟这个一样的房子,现在是会议室。
  要说彭长宜一点都不别扭是不可能的,但又不好说什么,如果这点事让曹南或者龚卫先办,兴许背着领导早就悄悄调换好了,但是你一征求领导的意见,作为领导本人来说就不好调换了。当年在北城,朱国庆就没让他在张良那屋办公,就是跟党办调换了。他想了想说道:“不用了,把这屋见见新就行了,因为我不抽烟,这个屋子烟味很浓。”彭长宜找了一个借口。
  齐祥点点头,说道:“好,我马上安排。”

  老顾进了卧室,转了一圈,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出来。
  齐祥又说道:“还有一个问题我要征求一下您的意见,您是住在县政府家属院还是出来住宾馆?”
  彭长宜一愣,以为里面就是自己的宿舍,他说道:“别的干部都是怎么安排的?”
  “家属跟过来的就住家属楼,没有家属的有的住宾馆,也有的住家属楼,这个完全根据您自己的意愿。”
  彭长宜心里舒畅了一些,心想,只要自己晚上不在这个屋子睡觉就行,他说道:“这里有没有部队招待所?”
  齐祥说道:“这里的部队跟平原县市的部队有区别,大部分都有战备任务,在山上的多,而且和地方来往的不是太密切,要不您也住在武装部家属院,邬书记在哪儿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