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77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省长办公室里,听高书记简单的讲完了事情的经过后,省长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起来,上次在常委会上研究普安市领导班子人事调整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个秦书凯,汪书记居然没给自己留半点情面,现在自己的圈内的亲信居然又跟这小子纠缠上了,这秦书凯究竟是何许人物,竟然不停的给自己出难题?
  省长有些埋怨的口气说:“小高,你到普安市才几天啊,居然就惹上了这么个大麻烦?”
  听省长的话里居然也有为难的意思,高书记一下子着了慌,他两腿不由自主的有些发抖起来,声音也有些颤抖的模样说:

  “省长,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了,想要干点实实在在的事情,能让唐书记高看我一眼,我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副模样,省长,您可千万不能放弃我,这些年,我在省纪委辛辛苦苦工作,好不容易有了一次到底下当一把手的机会,我........。”
  敬书记说着说着,眼泪已经快要掉了下来。
  省长不耐烦的冲他一挥手说:“行了行了,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真就像你所说的那样,不带任何个人目的,纯粹是因为想要跟唐小平套近乎的缘故?”
  “当着老领导的面,我哪里敢有撒谎的心思呢?”
  事情已经出来了,你就算是再怎么着急也是于事无补,我只能对你说一句话:“尽人事听天命吧!”
  连省长都这么说,高书记差点崩溃了,这件事居然真就那么严重?严重到连省长都不敢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自己这次惹的这个秦书凯到底是什么人物?居然有如此通天的本领?

  “你现在赶紧回去吧,有什么消息我会及时通知你,对了,不可以跟任何人提及到我这里来过。”
  “啊!?好的。”
  高书记满腹惆怅的走出了省长办公室,他忍不住重重的抡起拳头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次真是头昏了吗?为什么要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秦书凯就算是跟刁一品和唐小平等人有天大的冤仇,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高书记做梦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严重到这种地步,他一想起省长刚才跟自己说话的口气,心里愈加感觉焦躁不安起来,自己今年才四十出头,正是干事的时候,可千万别因为这件事给耽误了!

  省长还真不是对高书记危言耸听,他作为一个省长的视角和高度,考虑问题的层面和角度自然比高书记要更加高也更加多些。
  上次的省委常委会过后,省委王书记的气焰他是看在眼里,经过了几个月的熟悉情况和疏通脉络,王书记已经对江南省的诸多情况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对一帮省委常委的掌控力也逐渐加强,正因为他有了底气,有了信心,所以才会在普安市领导班子人事调整的问题上,找准机会给了自己这个省长一个下马威。
  自从上次的常委会过后,省里一些高级领导的人事调整权力已经大半被王书记一手掌控,省委组织部的孙部长在官员提拔名单没有得到王书记点头之前,绝对不敢把名单捧到自己面前来。
  省长心里尽管憋气,却也无可奈何,谁让自己的手段不如王书记高明,背景又没有王书记厚实呢?这省城里的四大家族,有两个家族是跟王书记有至亲的关联,北京那边,王书记也是有很强势的靠山的,自己这样的角色,如果敢正面跟他起冲突的话,只怕自己这个省长的位置也有可能岌岌可危。
  普安市纪委高书记的事情,他是真心想要帮忙,毕竟高书记这些年在他身上也供奉了不少好处,底下的官员送礼给自己,无非是升官提拔或者是有其他事情需要帮忙,现在高书记遇上了危险,从道理上来说,自己要是不帮一把的话,也是行不通的。
  可这件事看起来简单,其实里头的道道却很多,这次的事情距上次王书记在常委会上因为普安市领导班子成员调整的问题,对自己不留情面的时间并不长,高书记当初又是自己积极推荐提拔到普安市当纪委书记的,结果高书记到了那后,头一件事就开始对秦书凯的司机下手,这事情有点前后联想起来,只怕明明整件事跟自己扯不上关系的,到了王书记那里,却不由得多想几分。
  就算是换做自己在王书记的位置上,也会考虑到,八成是因为上次的常委会上,他力挺了秦书凯提拔的事情,有人心里不痛快了,所以才会整出这么一出来。
  省长针对这件事冥思苦想了很长时间,心里终于还是有了自己的决定,总不能为了一个小卒影响了自己跟王书记之间原本比较脆弱的关系,他的态度只能点到为止,把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却一句话都不能多说。

  第二天,省里开会讨论普安市纪委一干人等扣留领导司机一事的时候,众多领导异口同声的呼吁要免除新任纪委高书记的职务。
  既然能混到这个位置上,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尽管省纪委例席会议的朱书记并没有说出,这次被市纪委扣留并遭到严刑审讯的领导司机,究竟是为哪位领导服务的,可是会议之前,众人早已打探清楚事情的根源。
  上次王书记在省委常委会上,亲自点将了普安市的秦书凯为常委副市长,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至少秦书凯是王书记一手提携起来的,对于省委王书记看中的官员,普安市纪委的一帮小喽啰居然敢动心思,这才真是无知无畏,胆大包天。
  听着会议上众人一边倒的态度,省长心里清楚,自己要是不发言的话,只怕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他犹豫了一会,还是轻声开口说:
  “各位,这件事毕竟关乎到一个领导干部的仕途和前程,我希望大家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再做决定,听说高书记本人对这件事其实也是并不知情的,都是底下一帮人自作主张干下的事情,好在被审讯的司机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没有酿成严重的后果,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省长说的话明显带着有为高书记说情的意思,他一说完,底下人的大多不再吭声,尽管大家在会议上都想要表现出自己对省委王书记的忠心耿耿,可也并不想得罪了省长这样重要位置的领导。
  瞧着场面上冷清了不少,省长心里不由又有了几分信心,看来,自己的话应该还是有人听的。
  省长看了大家一眼,脸上带着微笑说:“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既然是底下人干出来的,那就该谁的责任重重处理,底下人开除也好,处分也好,按照相关规定办就行了。”
  省长这话的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丢卒保车的办法想要把高书记给保护起来。

  瞧着一帮领导都不再吭声,例席会议的省纪委朱副书记有些着急了,他跟王耀中忙乎了半天,为的就是要对付高书记,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从领导位置上拉下来,连自己跟王耀中的铁杆兄弟都敢动心思,这还了得。
  再说了,身为普安市的纪委书记,底下人干的事情,他又怎么会完全不知情呢?这完全是省长想要保他的一个借口罢了。
  日期:2018-04-19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