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440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浩鹏“哦”了一下,赶紧从床坐了起来,洗了一把脸,下到一楼的餐厅,饭、菜都摆好了,除了齐天胜,其他几个人都站着,显然在等他。他赶紧对他们说:“都坐下吧。”
  几个人看了看万浩鹏一眼,汪长河带头坐了下来,柯小达和罗雨晴接着坐了下来,宋庆安还在厨房忙碌,万浩鹏问:“齐总呢?”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最后把目光落在汪长河身,他只好说:“齐总晚不在这里吃饭。”
  万浩鹏“哦”了一下,对罗雨晴说:“小罗,把宋庆安喊过来一起吃吧。”
  罗雨晴站起来喊宋庆安,其他人埋着头吃饭,都不说话,屋子里一下子安静得只剩下嚼饭菜发出来的声音,在空荡荡的餐厅里显得格处尴尬和沉闷。

  万浩鹏便想,齐天胜可能是对的,他这样和大家吃住在一起,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平衡和气氛,无形给了他们压力的同时,也会让他们不自在。他加快了吃饭的迅速,菜和饭是什么味道,他并不知道。他吃完后,放下碗说:“你们慢吃,我楼去了。”说完,往外走,他感觉背后是他们的目光,但是他没有回头。他也知道,他无法回头。至少在他们没有认可他之前,他不想过多地说什么。
  “祸从口出”万浩鹏突然想到了这个词,所以,他要好好摸水性,才能确实如何和齐天胜相处。
  这么想时,万浩鹏给莫向南发了一条信息:市长,我已平安到达北京,我需要马去见佳丽姐吗?
  第503章??年轻啥都能想
  很快,万浩鹏收到了莫向南回的一条信息:先摸摸情况,确实自己要干什么,怎么干,需要佳丽帮你什么,再去找她。

  万浩鹏盯着莫向南的回复看了又看,想想也对,他现在去找刘佳丽说什么呢?需要她回报救命之恩吗?再说了,他还没想好如何和齐天胜相处呢。
  齐天胜一直呆在北京,也没听说他回志化要官,一个在北京呆了十年之久的人,一个不想回志化为官的人,万浩鹏是该好好了解一番,最好唯他所用。
  官场这个地方,说白了,是人与人之间的那些破事。明斗,暗斗,联合斗,交叉斗,万变不离一个“斗”字,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对于铁打的官场,流水的官而言,谁也免不掉这样那样的“斗”。当然,男人的天性喜欢斗,***主席说过一句话:“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而且除了斗争是肯定的外,其他都是不肯定的。”
  这些东西万浩鹏越来越深的体会着,但是对于齐天胜这个人而言,万浩鹏不想和他斗,一个不想在官场有大作为的人,不应该成为万浩鹏的对手。

  其实官场永远不会和谐,谁要认为官场真的是一团和谐,谁永远进不了权力的心点。尽管官场需要圆场,可这样的圆场同样是为下一个轮回的斗争而准备的。梁海宁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在该圆场的时候,没有去圆,他在该斗争的时候,却用自杀来逃避。现在万浩鹏总感觉自己不仅仅只是自己,还流着梁海宁市长没完成的梦想,所以,万浩鹏需要东山再取,他能走多远,取决于他的心有多大,心有多大,舞台才有多大。

  平安里的夜灯火辉煌,远远志化和宇江辉煌得多,都说北京的水深,除了北京的官多外,北京的生活有无限种可能性,而呆在志化,或者宇江,除了不断升的仕途外,其他的生活是一眼看到底的。因为小地方的保护主义色彩,潜规则大于明规则,所以现代的年轻人多喜欢来北京,去海和深圳这种靠能力生存的大都市了。
  一如万浩鹏这时看到的一张广告牌,广告牌写着“年轻,啥都能想”,在夜幕之下发出闪闪烁烁的灯光,诱惑迷离,至少对于第一天到北京的万浩鹏而言,是这样的感觉,虽然他不会如真正的北漂族那般辛苦地倒地铁,那般为了生存,为了遥不可及的房奴而奋斗,但是他装着更大的舞台,这个舞台丰富多姿,这个舞台也会在不小心命丧九泉。
  万浩鹏一直站在窗前盯着这块巨大的广告牌,火车的那位美女竟然浮现在大脑里,他现在好后悔啊,为什么不要她的联系的方式呢?当然了,她会给吗?连名字也没不肯说的美女,一定更会防着他吧。
  万浩鹏很想去北京的大街走一走,只是第一天来,周边长什么样子的,万浩鹏不知道,于是,他给罗雨晴打电话,那小丫头的影子在眼前闪了一下,接着却是她盛着害怕的眼睛,还有那张如个高生般幼嫩的脸全浮了来,与广告牌的轻纱女郎又交织在一起,雾化成一道万浩鹏看不明白的油画,让万浩鹏本来拨了一个号码的手,不由得停了下来,发了好一会儿呆后,还是把手机收了起来。
  万浩鹏走出了自己的房间,下到一楼时,罗雨晴在前台坐着,一见万浩鹏下来,起身说:“万总好。”
  “今天的客人多吗?”万浩鹏看着罗雨晴问。
  “最近客人都不多。”罗雨晴说这话时,看了一眼万浩鹏。

  “那陪我走一走吧,带我看看周边的环境。”万浩鹏说着,没看罗雨晴,而是径直朝门外走去。
  罗雨晴愣了一下,不过很快跟了万浩鹏。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南江发展有限公司,到了大街后,罗雨晴说:“万总,我带去后海看看吧,后海可热闹了。”
  万浩鹏一听,冲着罗雨晴说:“带我去看看我住的地方。”
  罗雨晴没想到万浩鹏突然提到了这件事,怔怔地看住了万浩鹏。
  “怎么啦?”万浩鹏瞪着罗雨晴问。

  “我,我”罗雨晴一时结巴起来。
  “走吧,老齐问起来,我担着。”万浩鹏领头朝后悔的方向走去。
  罗雨晴小心翼翼地跟了去,小声音地说:“万总,要是齐总知道了,你可千万不要说是我带你去看的,我,我可是他招进来的,我在这里工作了三年,我很喜欢北京,还幻想着在北京找个男朋友呢。”
  “你在这里工作了三年?你看去不过二十岁吧,老齐招童工?”万浩鹏不解地问罗雨晴。
  “其实齐总不是个坏人,真的,万总。他对我们都挺好的,无论县里拨不拨钱来,他每月准时准点地开我们的工资,他是喜欢冲大,冲老人,觉得自己在北京呆的时候长,对北京了解,总喜欢大家凡事听他的。我来时十八岁了,他可不是招童工,而且我现在二十一岁了,万总,不小了,可以谈朋友了是吧?”罗雨晴真是个话唠,这话匣子一打开,如拧开的水笼头似的,哗啦啦地说个不停。
  “为什么这些房间都空着不好好营业呢?算当成公寓式地出租,也能租出好价钱啊。而且他为什么要替我租房子住呢?之前的总经理都是这样的待遇吗?”万浩鹏装作平淡地问罗雨晴。
  “以前这里都是接待县里的领导,齐总也不敢把房间出租出去啊,只是有人来住如酒店一样收钱,没人住,他也不怎么管,反正几个人的工资由县里发,他好象不大管我们的事情,平时也只是来公司瞧一眼,很快会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