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677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错,要不要我派人监督他?”
  叶少阳认真想了一下,摇头说道:“暂时别安排,我回去还是跟小玉说一下,看她怎么说。”
  谢雨晴答应下来,让他有什么消息及时通知自己。
  谢雨晴把汽车开到四合院门外,停下来,看着叶少阳说道:“说起来,结婚是要送礼的是吧,我要不要送你什么东西?”
  叶少阳道:“随便了,有心意就好了。”
  谢雨晴坏笑道:“不然我送你一箱杜蕾斯吧。”
  “那是什么?”
  “装,继续装!”谢雨晴把他赶下车,看着他进去,然后倒车出去,从小区大门出去的时候,看到对面道边树木下站着一个男人,出于职业的习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当下就是一个急刹车,停稳之后,再看过去,那个人已经走到对面人行道上去了。
  谢雨晴伸手去推车门,想过去看个究竟,突然又觉得自己这行为很傻,虽然刚才匆匆一瞥,那个人仿佛长的跟叶少阳一模一样,但也许是天黑自己看错了,或者就是……谢雨晴暗自吐了吐舌头,自己真是魔症了,满脑子都是他,连看到个路人都能想象成他……

  谢雨晴踩下油门,车开动的时候,她转头又瞟了一眼那个人的背影,心中微微一惊,连背影都那么像,那个人顺着人行道走到了小区对面的小公园里,消失在夜色中。
  叶少阳一进客厅,见姚梦洁在客厅里看书,身上穿着那套欧式的睡衣,戴着一副眼镜,客厅没有点灯,餐桌上摆放着一只烛台,上面插着几只蜡烛,姚梦洁就在蜡烛下看书,金黄色的头发被烛光映照得熠熠生辉。
  桌上还摆着一只样式很古典的音乐盒,播放着叶少阳不知道是什么乐器发出的低沉舒缓的声音。
  这幅画面,让几乎没有什么欧洲古典情怀的叶少阳,都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气息。
  姚梦洁见他进来,合上书冲他笑了笑,聊了几句,得知他是一个人,问他有没有兴趣一起上房顶吹吹风,聊一会。
  叶少阳左右也没什么事,于是跟他一起上楼。

  小楼的顶上,有一个天台,靠近边上摆着一只帐篷,下面有两张椅子,和一张小桌子。
  瓜瓜居然在椅子上躺着,见到叶少阳上来,打了个招呼就跑下去了。
  两人坐下之后,金先生送了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为他们倒上酒之后就离开了。
  姚梦洁举着酒杯,起身站在栏杆前,望着远处发呆。说好了聊天的,结果一言不发,叶少阳多少有点郁闷,主动找话题,说道:“感觉你生活跟一般姑娘不一样啊,你在家也是这样的吗?”

  姚梦洁拢了一下头发,说道:“每天要去教堂做礼拜,练小提琴,参加宴会,听歌剧……像过去的贵族家庭一样。”
  “现在已经不是过去了,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咱们的航母都下水了。”
  “对我们这些老贵族来说,其实变化不大,其实我也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是没有办法,我生下来之后,一切就都安排好了,我必须这样生活,习惯了。”
  叶少阳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似乎也不是自己想得那么好,沉默片刻,问道:“等你继承了家产,你有什么打算?”
  “暂时没什么变化,但是我二十三岁之前,一定要结婚,然后生孩子……这是我们家族的传统,我必须有一个继承人,不然我万一出了意外,财富没有人可以继承,那些家臣会害怕这种事发生,因为任何变动,都会影响到他们的利益。”
  叶少阳道:“我是不懂这个,但结婚这种事,不是要找个自己喜欢的吗,万一你到时候还遇不到喜欢的怎么办?”

  姚梦洁有点诧异地看着他,面带微笑,说道:“一定要喜欢,才能结婚吗?”
  叶少阳被她这问的一时间没话接,喃喃道:“不喜欢怎么结婚?”
  姚梦洁忍不住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变成了叹息。“所以,我真的很羡慕你,想做什么,随心所欲……”
  “你要是想过这样的日子,也完全可以啊。”
  姚梦洁摇摇头,“我从生下来开始,就注定跟这样的日子无怨了,中国有句话怎么说的,一入宫门深是海。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叶少阳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也丝毫不怀疑姚梦洁心中的伤感,应该不是装出来博取自己同情,他有这种感觉。
  “我现在就是想,坚持完最后半个月,让签约顺利完成,然后回欧洲去。”

  叶少阳点点头,说道:“那将来你要把里昂怎么样?”
  姚梦洁盯着他看了一会,道:“说实话,留着他毕竟是个祸害,虽然就算他杀了我也无法得到财产,但我很担心他会想要报复我,最近不会,将来一定会,所以我要想办法杀了他。”
  叶少阳暗暗吸了口气,道:“我有句话不该说的,就算他是吸血鬼,他毕竟是你哥哥……”
  “哥哥!”姚梦洁突然大声笑起来,“一个一直想要害死我、夺取我财富的人吗,一个一心想要害我的人,我对他是不会有任何仁慈之心的。”
  叶少阳道:“我觉得,抛开他吸血鬼的身份不说,其实你们为什么不能和解呢,你把财产给他一半……哪怕多给一点,我觉得他应该能接受吧?”

  姚梦洁道:“一切都是我的,我是唯一的继承人,为什么要分给他?”
  “是是,法律上来说,都是你的,但是反正你也花不完……”
  姚梦洁望着他,突然笑了笑,道:“少阳哥,这种事你是不懂的,不该我的,我不稀罕,但是该我的东西,我不会让别人拿走任何一点。”
  叶少阳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虽然他在这些复杂的事情上有点傻白,但也清楚,自己跟姚梦洁根本就不是一种人,或者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自己就是个保镖,赚了佣金就行,别的还是不要替别人操心了。
  在天台上呆了一会,直到芮冷玉打来电话,告诉他自己回来了,叶少阳也看到有汽车开进小区,于是告别了姚梦洁,下楼去接芮冷玉,到她房间去,芮冷玉让他稍等,自己去洗手间换上了新买的婚纱……
  是一件洁白的长裙,叶少阳倒没觉得样子有什么特殊在他眼中,任何婚纱长得都差不多,不过芮冷玉穿上婚纱的样子,还是让叶少阳大大惊艳了一把,不由幻想起牵着她的手走红地毯的样子,上去把她抱在怀里,想要强吻,芮冷玉用力挣扎开,问道:“对了,到时候你穿什么?”
  “我?”叶少阳挠了挠头,自己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灵机一动,说道,“不然我穿道袍?我茅山有紫云流波道袍,盛典的时候穿的,乡亲们都说我穿着很帅的!”
  芮冷玉哭笑不得,在他脑袋上打了一下,“我就知道你会想这些奇葩的事,我穿婚纱,你穿道袍,这像个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请来给婚礼开光祈福的!我看你就穿西装好了,等仪式完了敬酒的时候,我们可以换汉服,你觉得怎么样?”
  “全听你的,你安排就行了。”
  “我安排的,也要你喜欢才行。”
  日期:2017-05-03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