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0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近几年,三源工作不好做的真正原因就是安全事故时有发生。去年,一个副县长就是因为事故被免职了,另一个县长也因为事故被调走,这个徐德强是去年年底才到的三源,也就是一年的时间,又因为安全事故被就地免职。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局面,也可能翟书记说得对,三源对于他来说是空白,但是空白有空白的好处,没有顾虑,没有牵绊,反而有利于开展工作,最起码是有利于眼前的这个硬仗。

  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了,想得越多,顾虑就会越多。
  他们经过长途奔袭,中途只在服务区吃了泡面,就当了中午饭,又走了两个多小时陡峭的三源盘山路,这才来到了一夜之间闻名全国的三源矿难现场。当时给彭长宜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心酸了。
  三源县委县政府早就得到消息,市委书记翟炳德带着新县长要来,四大班子全体成员早就齐刷刷地等在出事现场。
  出事现场,已经被丨警丨察和保安围了起来,从现场传来的恸哭声,让彭长宜动容。
  他们乘坐的汽车刚一露头,对面山坡上就有一帮人站在路边迎接。他们几乎都穿着棉大衣,为首的那个人就是三源县委书记,名叫邬友福,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他率先走在前头,翟书记的车刚一挺稳,他立刻就拉开了汽车门,哪知出来的是彭长宜,翟书记从另一个门出来了。
  就在彭长宜低头下车的时候,他看见了这个邬友福露在军大衣外面的一双质地很好的皮靴和一条面料很讲究的裤子来说,再看他的脸庞,气色红润,一头乌发保养的非常好,尽管是山区贫困县,但是贫困显然没有危及到这个县委书记,彭长宜很奇怪自己竟然对这个未来的搭档有了这个认识。
  邬友福一看不是翟书记,他顾不上和彭长宜打招呼,而是丢下彭长宜,连忙走向翟炳德,伸出双手,边跟市委书记握手边说道:“您辛苦了。”
  翟炳德神色严峻,他跟邬友福握手的时候,并没有答话,也没有看他,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现场,径直向前方走去。
  没有人给彭长宜做介绍,大家一看翟炳德神情严峻,也都不敢说话了。彭长宜在经过了短暂的尴尬后,就跟在翟书记后头。这时,彭长宜发现有两个扛摄像机的记者,快速跑在翟炳德的前面,把镜头就对准了他们,原来,翟炳德是带着记者下来的。
  有人给翟书记和他递过来一件军大衣,翟炳德没有穿的意思,他也不好接过来,就拱了一下手,说:“冷了再穿。”

  其实他下车的时候就感到了冷,刺骨的冷,可能是山区的缘故,这里的气温恐怕比亢州要低五六度。
  翟炳德站在近二十来号人跟着翟炳德往前走,因为翟炳德板着面孔,所以谁也不敢说话。
  矿井入口处,早就站着许多人,民警和保安把这些人围在一个固定的场所。凡是站在这里往里张望的人,大都是他们的亲人还没有确定生死消息,人们紧张地等在门口。彭长宜看到,现场还有好多辆警车、救援车和救护车停靠在现场。
  这时,一位头发花白的母亲突然越过人群,哭喊着向前奔去,她要到里面去找他的儿子,但却被前面的保安人员挡了回去。这位母亲估计已经等在那里有一段时间了,她头发飘散,目光呆滞,声音早就哭哑了,她这一哭,再次引得现场人们的哀嚎。
  彭长宜的心揪紧。

  翟炳德没有说话,而是照直向前走去。门口的民警和保安刚要拦住他,一看县委书记在里面,就没有拦,给他们打开了大门。
  彭长宜紧跟在翟炳德后面,他知道,翟书记一定是要到现场,到救援第一线。
  就在翟炳德刚要进入大门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救救我的儿子吧,请你们救救我的儿子吧——”
  也许是这声音太过悲伤,也许是这声音太过凄惨,正往前走着的翟炳德不由地停住了脚步,他回过头,所有的人都回过了头,彭长宜一看,就是刚才那位头发花白的母亲,她在两个亲人的搀扶下,正在冲他们伸出双手哭喊着。
  翟炳德也动容了,他往回紧走几步,伸出双手握着了老母亲那双冰凉的手,说道:“大妈,您放心,我们一定要救出您的儿子,请您放心,请乡亲们放心!”
  此时彭长宜看到,翟炳德的眼睛里也有了泪花。
  其中一位矿工的亲属说道:“我们要进去,我们要参加救援,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就是,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我们要救井下的亲人。”
  “让我们进去吧。”
  人们纷纷把翟炳德围在了中间。
  翟炳德高声说道:“乡亲们,请你们理解,这是井下,跟地震现场不一样,井下救援有井下救援的技术,你们不懂,不能进去,人多不是力量大,你们都进去,就会造成坑道更加拥堵,甚至会造成更大的次生事故,听我的,相信我的话。”
  “你是谁,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这些人操着南腔北调大声嚷嚷着,一听就都不是本地人。

  翟炳德高声说道:“我是锦安市委书记。”
  一旁的邬友福赶紧说道:“乡亲们,这是我们锦安市委翟书记,他来看望大家,组织现场救援来了。我们鼓掌。”
  只有随从人员鼓掌,矿工家属们没有人鼓掌。一名家属说道:“我们的人生死不明,我们鼓什么掌。”
  这时,一对老夫妻挤到跟前,扑通就给翟炳德等人跪下了,他们声泪俱下,说道:“我大儿子砸死了,我二儿子来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们把他关哪儿了?”
  翟炳德一听,立刻扭头看向邬友福。
  邬友福小声说道:“已经被确认死亡身份的矿工家属都在招待所里。”
  “不对,是你们瞒报了死亡人数,被你们秘密软禁起来了。”人群后面有人喊道。
  邬友福说道:“请乡亲们放心,死亡人数是经过现场尸体辨认后确定的,这些大家都有目共睹,而且现场救援的大部分都是消防官兵,我们想瞒也瞒不了。”
  翟炳德也说道:“请乡亲们放心,我们没能在第一时间对事故引起高度重视,造成了救援工作的滞后,对于这个错误,我们已经做出了决定,三源县的县长徐德强同志已经被市委撤职,我今天来是给你们带来了新的县长,这位就是市委刚刚任命的三源县代县长彭长宜同志,他目前的工作重点就是搞好现场救援工作,这是我们百里挑一选出来的县长,是市委久经考验信得过的县长。在这里我也跟三源县的四大班子全体成员说一句话,你们眼下重中之重就是做好救援工作,协助彭长宜同志,把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掌声,最先从矿工家属群中响了起来,想比三源几大班子成员的掌声提前响了起来。
  邬友福说道:“我们欢迎新县长彭长宜同志,下面,请彭长宜同志讲话。”
  彭长宜一愣,心想,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再说,前面是家属,后面是翟书记和还有三源县几大班子成员,难道这就是自己就职演说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