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9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长出了一口气。
  樊文良和董兴都说了同一个意思,那就是翟炳德,看来,真正的关还在翟炳德这儿,但是怎么攻这个关,自己还要好好想想。其实,如果江帆不和妻子闹离婚,这个关应该不算回事,但眼下江帆既不想扯上岳父这层关系,又想达到自己的目的,的确应该好好思量一下该怎么去攻这个关。
  江帆主持亢州全面工作以来,彭长宜更加卖力的工作了,似乎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原来钟鸣义在的时候,他只是认为分到自己头上的工作就是任务,是任务就必须完成,完全是一种被动性的工作。而现在则不是,现在总是想把每件事办的更好,更完美,不留下任何隐患,努力把他分管的工作做得更出色,最好引起党中央、国务院领导的表扬才好呢,那样江帆就会被上级领导重视,就会被提拔重用,说不定不费什么力气,江帆就能如愿成为亢州市委一把手,那样,他的日子就会更顺心如意。

  尽管处理基金会善后工作和各种杂七杂八的工作很累,但是工作的过程他是舒心的,顺畅的,不会担心背后有人使绊子,也不会担心被人算计,完全是在一种轻松、自然、愉悦的心情下工作,那段时间,是他工作最幸福、最舒畅的时期,是他从政生涯中最美好的时期,也是他最富有激情最富有创造性工作的时期。尽管短暂,但是什么时候说起来,他都有着一种强烈的满足和兴奋。
  有了轻松和谐的工作环境,他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交给了工作,就跟上足了发条的钟摆一样,把各项工作都提前了。为此江帆就多次劝他,让他注意休息。他总是一笑了之。
  由于彭长宜的努力,清理整顿基金会的工作全部完成,尽管还有一部分贷款没有追回,但是已经给这些贷款户进行剥离,该并入信用社的并入信用社,不够并入信用社条件的就规定了偿还日期,逾期不还就自动进入司法程序。对于一些会员的存款,也规定了最后一次兑付日期。至此,亢州清理整顿基金会的工作走在全锦安的前头,得到了锦安市委市政府的肯定和赞扬,一时间成为各市县争相效仿的典范。

  沈芳经常说他:也不知那个姓江的给你施了什么魔法,让你这么卖力气的工作,还整天美颠儿颠儿的,跟吃了蜜蜂屎一样,冲你这么努力,他要是不当上书记都对不起你。可能是彭长宜心情舒畅的原因,类似沈芳这样的唠叨,他不但不感到心烦,还破天荒地跟沈芳逗嘴,说道:那是当然了,自从他主持工作以来,我们开的会都少?,但是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干,没有人天天给我们脸子看,但总是能最大限度发挥我们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跟着这样的领导,就是在他手底下干一辈子我都愿意。沈芳有时就问他:他有这么大的魅力?彭长宜就会笑呵呵地说:不止是这么大,大的我无法预测,哈哈。

  这天,他照例很晚才回家,意外发现沈芳还没有睡觉。最近由于回来的比较晚,怕打扰沈芳睡眠,彭长宜回来后,大部分时候是悄悄溜到客厅西侧最里面的书房去睡,哪知今天进了院门,居然看见客厅里灯火通明。
  沈芳正在看电视,而且还不住地抹眼泪。
  彭长宜以为她又在看一些情感剧,就笑着说道:“你又在替古人担忧呐?”
  沈芳擦了一下眼泪,说道:“这次不是古人,是真人,太惨了,死了这么多的人。”
  彭长宜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随口问了一句:“什么死人了?”
  “矿难,三源的矿难,已经死了十多个人了,还有许多下落不明的人,太可怜了,留下那么多的孤儿寡母没人照顾……”
  彭长宜白天就听说了,三源昨天下午发生了一起较为严重的煤矿爆炸安全事故,他也看了新闻,只是他工作太忙,没有再关注这一消息,听沈芳这么说,也凑到电视机前看。
  三源,位于锦安的西北部,那里是锦安地区的贫困县,和产煤大省接壤。前几年被探明三源的山区有丰富的焦煤储量和铁、铜等储量。这个消息就如同天上掉来大馅饼,砸中了这里的人,人们蜂拥而上,无论是政府还是老百姓,都把甩掉贫困落户的帽子的希望寄托在地下那些乌黑的财富上,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系列官方的、个体的煤矿如雨后春笋般地在三源冒了出来,一时间,滥采乱挖现象严重,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另一个可怕的现象就是大大小小的安全事故频发。在彭长宜的印象中,从去年到今年,三源被中央媒体报道的煤矿安全事故就有不下四五次。

  由于彭长宜还分管安全生产这块工作,此时他特别留意了一下这则报道。中央台的报道很快就过去了,彭长宜又把频道换到了京州电视台,正好在播送这一条消息,由于死伤人数比较多,这起事故惊动了省长,省长指示,妥善做好救援工作,安排好遇难家属的生活。彭长宜又换了锦安电视台频道,锦安报道的比较详细,已经有一名副市长带队到了三源,指导现场的救援工作。
  彭长宜关了电视,他立刻给温阳打了一个电话,要他想着明天一早通知有关部门,下午一点半召开全市安全生产工作会议,各个单位主管安全工作的负责人参加。由于明天上午,有一个常委扩大会,所以这个会只能下午召开。
  挂了电话,他想到要跟江帆打声招呼,就又重新拿起电话,拨了江帆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跟江帆说了明天下午召开安全生产工作会议的事,江帆说道:
  “是啊,三源这次事故,肯定在全市甚至全省都会引起高度重视,你这个想法很好,反应很及时,走在全市的前列。”
  尽管彭长宜意识到了三源这次矿难,可能将带来一次全市范围内安全隐患的排查工作,但是他此时绝对不会想到三源的这次矿难会跟他个人扯上关系。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由江帆主持的常委扩大会按时召开,江帆坐定后说道:“三源发生了一起锦安历史上最严重的安全事故,这个事故已经造成十多名矿工的死亡,目前正在加紧救援中,省领导都亲自过问这事,鉴于这次重大安全事故,锦安肯定会加紧对安全生产的检查和管理,咱们也要做好提前做好这方面的工作,长宜,这块工作你分管,你有什么具体打算吗?”
  彭长宜知道江帆这是在给他展示的机会,就说:“已经布置下去了,今天下午专门召开安全生产会议,咱们这里安全生产的主要任务就是危险化学品、防火和查处生产烟花爆竹小作坊,下午重点布置这些工作。”
  江帆点点头说:“要制定出一套长效防范机制。好,下面我们正式开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