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8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给我带路。”络腮胡子跟两个随从嘀咕了一下,微笑的看着我,右腿迈进了生活区里。
  我提着对讲机,像条狗一样在后面跟着,不知道这次又会出什么事情。
  “船长你好,我是阿根廷海上警备队第一分队上尉阿达斯,不知道你们的船舶代理是否告诉了你我此行的目的?”络腮胡子上尉很友善的问道,好像跟船长是多年的好朋友一般。
  “上尉先生,这是你所需要的。”船长递给阿达斯厚厚的一个信封,里面装的应该是万恶的美金。
  “船长先生,你是我们阿根廷最忠实的朋友!”络腮胡子一脸的喜悦,紧紧抱住船长大声喊道。
  “九哥,这帮子阿根廷军警跟代理还有咱公司都是一伙的。”我走到主甲板上,把发生的时期告诉了老九。
  “嫩妈,这群玩意儿也太没良心了,几张美金就把信仰买去了,还最忠实的朋友,最忠实的朋友是狗。”老九听完我在船长房间的见闻后,及时做出了评价。
  “九哥,看来公司已经给这帮人买通了,咱们也就没啥可以担心的了,就是不知道咱俩啥时候能够休假呀,这一船鱿鱼再拉回去,岂不是俩月以后了,我们又得在海上过年了。”我有些沮丧的说道。
  “嫩妈,先装完再说吧,我感觉事儿没那么简单。”老九摇摇头,一副月经不调的样子。

  有了船长的贿赂,红太阳轮也真真正正成了一条阿根廷的船,在阿根廷的渔业专属经济区里来回穿梭着,公司的渔船不停的将鱿鱼运送到我们船上,我跟老九也不停的下到舱里,搬着鱿鱼,偶尔还能碰到阿达斯上尉驾驶海巡逻艇从我们舷边穿过,大家友好的打着招呼,船长老鬼大副还有大厨四个人整日打着麻将,没有一点做小偷应有的惶恐跟谨慎。
  公司的20条鱿鱼船在11天的时间内将最近半年的收获转载到了红太阳轮上,我们也备车准备离开这里,代理又给了一个专属的经纬度,告诉我们那里还有几千吨鱿鱼需要转载。
  “我去,九哥,公司够狠的呀,给渔船派这里来捕鱼,这鱿鱼也挺有智商的,居然还知道在战争的缓冲带里活着。”我在海图上标注了一下代理送来的经纬度,处于阿根廷与英国鬼子占领的小岛中间,往东一点的海域属于英国,往西一点的则属于阿根廷。
  “嫩妈,这有意思,看见挂英国旗的巡逻艇咱就往西跑,看到挂阿根廷旗的咱就往东跑,他们也不敢往前追,真嫩妈的6。”老九也颇有喜感的看着海图,哈哈的笑着。
  有人说世界上最会做生意的是犹太人,他们心怀大志,具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和扎扎实实,埋头苦干的精神,但是他们与我们大华夏民族5000年来的的送礼文化一比立马相形见绌,只要把拉主管领导下水,做生意?我们是来捡钱的!
  马尔维纳斯群岛距离英国本土大概7000海里,而距离阿根廷只有不到三百海里,让人遗憾的是此岛被英国实际控制着,用华夏外交发言人的话来说就是此岛自古以来就是阿根廷的领土,对此拥有不容置疑的主权。
  红太阳轮南下航行了30多个小时,来到了这个尴尬的渔场。
  代理发邮件过来,告诉船长让红太阳轮在这里耐心等待,需要转载的渔船会主动开过来找我们,具体的时间并没有定好,红太阳轮只得将锚抛下,等待渔船的到来。
  船长几人还是整日麻将不离手,老九则做了几个鱿鱼钩,毕竟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鱿鱼场么,虽然我们已经有好几千吨的鱿鱼了,但还是要体验一把钓鱿鱼的乐趣。
  钓鱿鱼在我看来是最简单的,你只需要有一盏足够亮的灯,搞一条反光带系在鱿鱼勾上。将灯照向海面,然后用手提着鱼线在灯光的海面里不停的上下提着鱼钩,让鱼钩在海里成跳跃型,鱿鱼就会像热恋中没有脑子的女人一样扑过来吸住钩子,就这样我跟老九短短的一个小时钓了20多斤鱿鱼。

  刚钓上来的鱿鱼只需要把内脏抠出来,直接用开水一烫,然后撒点味极鲜跟料酒就可以吃了,味道完爆所有挂星的厨师的手艺。
  再好吃的东西也逃不过一天吃好几次,我跟老九只能将钓上来多余的鱿鱼切成条,晒在后甲板上。
  一船人就这么在渔场里待无聊的待着,代理也好似挂掉了一般,没有音讯,我跟老九的鱿鱼已经钓到可以够我俩吃一年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
  一般事情出现转机是某个催化剂起了作用,而我们此次的催化剂毋庸置疑,又是伟大的大厨。
  海船在抛锚的时候,船身会随着海流的影响围着船锚不停的转圈,大厨做完午饭后,性质高涨,看到红太阳的船首尾正处在正南正北的方向,赶紧冲到后甲板撒尿。
  “哎呀呀,我往左一点就是尿英国,往右一点就是尿阿根廷。”大厨嘴里念叨着,好像自己是一头雄狮,在利用自己的分泌物来开拓领地。
  可怜的大厨如果知道因为他的一泡尿差点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他肯定后悔自己是个带把的。
  “哎呀呀,我还是尿英国吧,听着就霸气。”大厨左右摇摆了一会后想了一下把利器又朝向了左舷。
  “大厨呀,你这次回国可是真牛逼了呀,也算是尿过英国的人了。”一个实习生在旁边腆着脸谄媚的笑道,大厨最近跟船长的关系又近了一步,底下的人送外号副船长,实习生们都想着能靠着他巴结一下船长提提职啥的。
  “哎呀呀,这话听着就舒服。”大厨打了一个尿震,长年的前列腺炎使他的小便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准,前期尿等待5分钟,中间尿痛,灼热5分钟,后尾尿不尽甩个5分钟,大厨常常暗想如果自己撒尿的时间跟**的时间换一下,那该有多好。

  我跟老九坐在后缆桩上,看着集万般宠爱于一身的大厨不停的抖动着自己的利器,无奈的对视一笑。
  “是谁?谁尿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非常标准的英国本地式英语。
  没有一点点防备,我们居然被一帮全副武装的士兵包围了,领头的是一个满头湿漉漉的家伙,隔着半米我都闻到了他头上散发的大厨前列腺液的味道。
  “我去九哥,完蛋了,这帮子人好像,好像是英国的特种部队!”我小声对老九嘀咕着,用手指了指他们迷彩服上的肩章,一把飞翔的黄色的剑插在一条彩带上。

  “谁尿的?”领头的男子把钢盔摘了下来,重重的扔到地上,掉下来几片斑驳的铁屑,这才几分钟,钢盔都已经被大厨的尿腐蚀的如此脆弱了。
  日期:2017-09-01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