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8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九哥,这是萨卡因?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这哪里是烤牛排的美女,这分明就是一牛犊子啊!”我有些悲壮的对老九说道,毕竟刚听到“萨卡因”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想着这妞莫非跟“可卡因”有啥共同之处,是不是会让男人难以自拔,没想到出来这么一巨物。
  “嫩妈老二,十年了,我没寻思这妞嫩妈的胖了。”老九被妞抱在怀里,脸都扭曲的变了型。
  “噢啦!”萨卡因放开老九,看到了我这个赛潘安的小鲜肉,大叫着把我强行搂了过去,亲吻了一下我的脸颊。

  “九哥!”我委屈的摸着被妞占便宜的脸,都要哭出来了。
  “嫩妈老二,算了算了,吃牛排,吃牛排。”老九的脸也刚从挤压中恢复血色,喘着粗气劝我道。
  “nine?是你吗?”角落里冒出来一句很标准的英语……
  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大胡子的老头,看上去应该是白裔。
  “嘿!彼得!”老九有些兴奋,径直走了过去。
  “天呐!有没有搞错?你们已经十年没有见面了呀!”我有些热泪盈眶的说道。
  这俩人以前得是什么关系呀?老头竟然一眼就认出来他。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友谊?

  “嘿,先生你好,我是老九的同事。船上的二副。”我冲老头笑了笑。
  “你好,年轻人!”老头并没有过多的跟我寒暄,冲我点了一下头。
  两个人抱了足足有5分钟,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彼得先生,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可以让你一眼认出十多年没见面的nine?”我特别好奇的问道。
  “哦,我这里很少有东方人光顾,而我第一次见nine的时候,他就缺了两只门牙,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没想到10年了,他的门牙还没有镶上。”彼得老头大笑着说道。
  “我去,九哥原来你第一次被朝鲜人打掉的那俩门牙就已经是假牙了呀!你这牙遭了多少回罪啊!你有时间一定把你那俩真牙怎么被干掉的告诉我!”我也跟着彼得笑了起来,同时还暗自庆幸了一番,幸好是因为牙的缘故被人认出,我还寻思老九别是给人闺女肚子搞大了,让人记这么多年。

  阿根廷的牛肉应该在全世界都是最出名的,餐馆里的碳火烤炉做的很精致,此时店里没有什么客人,雅卡因就站在我们边上,不停的给我们往碳火炉上输送牛排,牛排很厚,雅卡因等牛排外部烤的稍微有些干嫩了的时候,拿刀子按了按,把牛排叉到了我跟老九面前的盘子里。
  “这就好了?九哥这玩意能吃吗?”我看着牛排还在往外冒着血水,非常疑惑的问道。
  “嫩妈,这样牛肉才鲜!”老九的后槽牙狠狠扯住牛排的一角,使劲一撕,溅了他一嘴的牛血。
  “我去!九哥,这也太血腥了啊!”我忍不住大叫一声,把手里吃饭的叉子丢到了一边。
  “怎么了?”萨卡因怒瞪着我,似乎对我的行为有些不满。
  “嘿,你们这次去南极的哪个考察站?”彼得端了三杯不知名的红酒,紧挨着老九坐下,我为了防止发生饮食上的纠纷,只能将牛排切下来一小块,塞进嘴里,慢慢的嚼着。
  “我们不去南极,我们去收鱿鱼。”老九像只狼一般,将半块牛排吃光,嘴角沾满的血让我有些干呕。
  “呵呵,奥加耶戈斯没有鱿鱼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肯定要北上去偷偷装鱼吧,腐败的阿根廷政府呀!”彼得摇了摇头说道。
  原来偷鱼这些事情在当地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中国的渔船船队是从秘鲁一路捕到阿根廷,而冷藏船则是停在奥加耶戈斯要么装羊肉,要么装羊毛,做一个幌子,等待时机去偷装鱿鱼。
  我不禁对华夏的资本家们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这是什么精神?这是从不利人专门利己的精神啊!这华夏资本家如果看中了某个地方,那这里可倒了血霉了,不超过5年,我就能让你阿根廷鱿鱼专属经济开发区变为历史。
  彼得又做了几个拿手菜,西红柿洋葱炒土豆,凉拌的黄瓜,没错,他们居然还有凉拌黄瓜,居然是用奶油拌的,满是鲜血的牛肉让我没有了多少食欲,旁边还站着一个肉牛,对我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让我更催生了迅速离开这里的想法。
  回到红太阳轮上时,已经处在备车状态了,因为我们装了1000吨的冻羊肉,所以不愁没有肉吃,所以大厨买了足足1个月的青菜,船长递给我一个经纬度,告诉我这是代理提供给我们的位置,让我准备好航线。
  我在海图上标注了一下,经纬度上显示的是德赛阿多港外大概110海里的鱿鱼捕捞区,我搓了搓双手,看来偷鱼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呀!

  离开里奥加耶戈斯红太阳轮悬挂着阿根廷的国旗一路北上,航行了大概33个小时在1月1号凌晨1点到达了代理指定的位置。
  雷达的屏幕上满满的黄色,到处都是渔船,并且都是华夏的渔船,AIS上面的船标像是一坨坨沾满苍蝇的屎,密密麻麻的,数不清楚。
  高频电话里全部都是华夏人的声音,以周山跟大汕东话居多,如果不是时不时听到的西班牙语,我还以为自己到了成山角了。
  船长小心翼翼的将锚抛在渔船堆里,等着代理的电报,而此时的船舶右舷则靠上来一条渔船。
  “嫩妈你们干什么玩意儿?”我赶紧招呼老九出去驱赶,毕竟是偷鱼来着,可不能出什么茬子。

  “你们不是XX水产公司的吗?代理给我打电话让我们找你们船卸货。”渔船舷边上站了10几个人,都是一副黑不拉几干干瘦瘦的样子。
  “你好,我是船上二副,我们是阿根廷旗船舶,不是XX水产的。”我在一旁微笑道。
  “啥阿根廷不阿根廷的,船名都写的华夏字儿,你们赶紧的,开仓吊鱼,趁着海警不出来,过了6点海警来了又得花钱!”渔船上的人有些急了。
  我赶紧拿起手里的无线电跟船长汇报了一下。

  “老二,不行先给舱开一下吧。”船长在无线电那头无奈的说道。
  “哥们,你们等一会,我们先开仓!”我冲渔船上的人喊道。
  “哎呀呀,渔船兄弟,你们船上有啥稀罕东西吗,我这有烟酒咱换一下!”大厨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探着头冲下面喊着。
  “嫩妈老刘,这破地方不出黄金,他们渔船能有啥好东西!”老九边开舱边在一旁笑道。

  “我草!船长!海警来了,我们快跑!”渔船上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我跟老九还没反应过来,渔船竟然“突突突”的开了出去,冲进了渔船群里。
  “哎呀呀,怎么说走就走了?”大厨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
  我飞速的爬到舱盖上,往四周看去,船头的正前方,一艘闪烁着警灯的巡逻艇正快速朝这边驶来。
  “船长!来海警了!”我有些惊恐的喊道。

  “老二,你让他们直接来我房间。”船长的语气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焦急。
  海警的巡逻艇近乎风一般的速度靠在了红太阳轮上。
  “你好,我是阿根廷海上警备队第一分队上尉阿达斯,我需要你的配合。”一个络腮胡子的中年人操着一口西班牙味道的英语。
  “你好,我是红太阳轮二副,我一定配合,一定配合。”我慌乱的点着头,生怕这哥们别上来火再给我毙了。

  “船长房间在哪里?”络腮胡子问我。
  “驾驶台下层甲板,整个甲板都是他的。”我十分配合的说道,想着你们最好是给船长抓起来,这样我们就能回家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