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2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知道黄国友这样做的意图,杨秀峰对城建有多少好处有多少风险和陷阱,在钱维扬还在柳市执政之时就深有体会了的,怎么会看不到黄国友的用意?只是,他此时也想着将这一块抛出去,自己才会更加安心地进行自己的工作。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杨秀峰想着今后市里的财政局等一些主要权力部门也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但黄国友或陈丹辉等人会有怎么样的反应?目前黄国友的表现看,是给出了善意的信号,同时,也乘机将有实利的权力集中到他手里去。陈丹辉还没有什么表现,接下来只怕就会有所动作吧。
  不过,自己声言令三个月后,对南方市这边的经济建设要做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待这一结果。
  且不管这些,找到南方市这边的突破口,要是三个月还不能够把准南方市的脉,蒋国吉只怕会第一个就失去了耐心的。最好的结果是,陈丹辉和黄国友这两人都不对自己说什么,围观着,才会让自己有更多的精力来做好份内的事。
  眼下得找一个人帮自己去做工作了,之前,秘书人选还有对自己联系工作的副秘书长也都还没有定。何磊这几天都没有来催这个事情,但此时也该有所动作了。
  丁启明之前是负责常务副市长的工作联系的,如今是不是还要负责杨秀峰这边的工作,何磊也要等杨秀峰做出指示的。对丁启明,之前在半坡亭聚餐时,曾经观察过他,这两三天来,他却没有主动过来汇报自己的工作,让杨秀峰也觉得这个人还真是有些名堂的。
  想了想,在临近下班之前,给何磊打电话,让他叫丁启明到办公室里来。
  市政府这边进行分工的调整,可说是异常地顺利,陈丹辉之前还指望着杨秀峰能够在分工问题上和黄国友有些龌龊的,等得知市长办公会上的细节时,陈丹辉也就在自己办公桌前琢磨着,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真就像他所说的那样,对市政府的工作都没有什么了解?

  城市建设工作对于像南方市这种市而言,就是最有可做工作,也最有得到政绩和面子的一块,杨秀峰不该不知道其重要性。但却给黄国友很轻易地就用经开区做了对换,龙向前也是常委之一,在每一次的常委会里都是他第一先帮黄国友开口说话,传达出黄国友的意思。如今,黄国友将城建工作交给他来负责,也就使得黄国友有更好的空间。
  这一次省里运作后,对陈丹辉说来损失是比较大的。但也没有办法,李润到点了,但在市里目前还没有人能够取代他的位子,而省里却刻意地进行了干预。对省里的意思,陈丹辉也不能够一味地进行抵触不尊。
  杨秀峰既然说了要先做三个月的调研,那也好,南方市这边也就有更加充裕的时间来做工作的。陈丹辉觉得等一段时间,也算是对杨秀峰进行观望。但有必要到京城里去见一见老领导,请他说一句话,省里多少会再做出些让步的。
  自己在南方市还是要相信一些人的,不可能什么工作都是自己来做。丁启明在李润那里得志不得志,都已经过去了,那天见面,杨秀峰也能够看出丁启明在所有副秘书长里的情况,大家在说话之际,多少代一些看好戏的心境。想看看丁启明在自己面前如何表演,看他是不是能够给新来的常务副市长再接受,可丁启明除了鼓掌之外,更多地在观察着。这种观察具有一定的考究性质,是不是他也在看能不能信任自己?这种心思肯定会有的,就如同之前杨秀峰见滕兆海、见钱维扬、见蒋国吉等,没见到一位新的领导,也会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自己付出,该付出到哪种程度。要不是觉得蒋国吉可信,自己这三年来会这样努力而不计较任何利益回报?自己要是对蒋国吉不信任,自己肯为他的一句话就将在柳市那边一片大好形势就这样丢下?

  丁启明从外部看多少有些文质气息、有些孤傲之意,或者说,在体制里的种种潜在的东西,和他说相冲突的,而他在这一点环境里一直在苦苦支撑着自己,不肯将心里的那点东西给放弃?心中有自己价值观的人多,但更多的人在大环境下都掩藏起来,以便更好地保护自己。显示出孤傲的那种人,就难以做到,可归结在他们的性格上,也可归结在他足够的战斗意志而不肯屈服。
  不过,这些都是自己在观察之后的一些假定和推断,丁启明是不是这样的人?
  这对杨秀峰说了也是很重要的问题,相信与不相信和任用与不任用,那是两回事。自己将丁启明叫过来问话,是没有问题的。但要是将丁启明手在自己身边就不能够随时换人,要不对丁启明是一种绝大的打击,对自己看人不准也会在圈子里让他们白眼?看人不准时领导的一大弱点,甚至会将人牵累了。蒋国吉在柳市将自己当牛做马地用着,将自己放到南方市来,还不都是在考验自己。
  办公室的门敲响了,很有节奏,声音也控制得很好。杨秀峰听着几乎就听出了自己之前在领导面前的那种心态。他没有及时地叫进来,过了不到一分钟,再次将门敲响,声音还和之前一致,没有听出什么变化来。杨秀峰说,“请进。”门开了,丁启明进办公室,转身先关了门,折回来看杨秀峰,却见副市长在办公桌后埋头看着文稿。
  丁启明走前两步,离杨秀峰不远,这个距离说话比较舒畅的。但他见杨秀峰很专心的样子,心里虽知道领导肯定得知自己进来,但不理会那也就是一次考验了。这样的冷落,之前在李润面前经常性的待遇,李润是为了让丁启明感觉到他的强大,那么这个年轻的副市长又是为了什么?对杨秀峰在聚餐上,将规矩定了aa制定做法,丁启明是很受震动的。当真要是在南方市推广开去,一年会节省多少这种接待上的资金?只怕难以估计的。全市两三千万只怕都是往少里猜。将这样的资金来进行一些基础建设,每一年就投放在一个县里,不用十年,南方市的面貌也就会改变很多。聚餐aa制定做法后,谁还肯花自己的钱到馆子里去折腾让老板赚自己的钱?但接下来,对何磊怎么样处理那次聚餐的费用,却没有了下文。在市里也没有产生丝毫的影响与波动,丁启明就有些失望,犹如往一潭水里丢一块石头,却都没有激起任何波纹就给周围的力量给淹没了。

  虽说心里失望,但丁启明还是存着一种观察的心思。心里也在犹豫着,是不是该自己主动一些,之前自己就是与常务副市长进行联系工作的副秘书长,此时主导找杨秀峰,也不算做错什么。只是,丁启明又犹疑着想看看事态的发展,得知杨秀峰一直在翻看着南方市之前的一些资料,对市政府这边的工作也都没有任何过问,又觉得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市长办公会里的细节在市府办里也算不上什么隐秘,丁启明就算孤傲不群,可也能够听到下面的人的议论声。知道杨秀峰将城建这一块放下而将经开区握在手里,丁启明之前跟李润,也就知道两者之间的差别。随后,却就接到了何磊的通知,说是领导召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