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1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摸一摸腾云的底,完全可以从梅霜之前给自己提到的那个人那里去试探。但那个人在纪委里也很不得志,又说明什么呢?
  “除了腾云着一个重权的纪委书记外,市委副书记杨绍华才是黄国友的最强力的搭档,之外,第一副市长龙向前也是言听计从者。这几个人联手,将南方市里主要的权力部门都把握住,操控起来也就得心应手,如臂使指。说到权力的运用和布局,黄国友就更加完善少有漏洞,但陈丹辉却是一把手,有着一把手的决策权威,又有更强力的依靠在背后,所以较量时会不时以力破局,让黄国友不得不退让防守。”

  钱维扬说到这些,似乎就兴奋多了,杨秀峰给他加了几次水,感觉到他的精神渐渐好了些。或许,这些话在心里一直就在琢磨着,今天总算能够将自己的一些琢磨说出来,也是一大快事。使得人的精神都大为改观了,杨秀峰听着也分不清钱维扬这些揣测之词到底有几分是真实的,但自己得知了对方的阵营结构,至少不用如同瞎子摸象一般。
  “常委里还有宣传部长田佳文、**部长和军方一人,他们在常委会里几乎都没有发言,但却都是双方争取的票数。**部长眼看着也要退了,如今嗯嗯啊啊地就怕得罪双方的人,一直就用这样的态度,力求能够有一个平稳的结果。宣传部长这个人很有些心机,在双方之间玩转着,得利不少,但又没有将一方得罪死。谁给的利益更多,他那一票也就往那边投。双方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也都没有要将他整掉而是将他作为游戏中的一个最具挑战性的棋子玩着。”

  这三个人,如此看来都不可能给拉近自己的这边以强化自己的力量,那种孤身而战的局势要怎么改变,杨秀峰此时都找不到丝毫的感觉。
  “你到南方市来,出乎了双方的意料,也使得双方都看到了一种危机。但你是带着省里的意愿而来的,他们也不可能将你怎么样,我估计他们也就这样几招:先拉,拉不住就压,压不住就挤。将空间挤小,挤到你无法施展,省里能说什么?只能说省里所选的人,在南方市里不适应,省里也就无法责难他们了。至于政治上的事,你不用多担心什么,像对你任职的补选,只要没有明显的错给他们抓住,市委那边会做工作,市政府这边也会做工作的。”

  省里派来的干部,要是在选举中出现状况,那也会招致省里更强劲地压力,陈丹辉不会来担这个罪过的。黄国友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伤人又伤自己的动作,肯定不会去干。当真要是杨秀峰在补选的事上出了问题,省里将杨秀峰调走的同时,对南方市的人也会大部分调开吧,到时候,这些人到新的位子上去,随即就会给冷落而边缘化,这样的结果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的。完全是损人害己的事,杨秀峰此前也不担心自己会在补选上给人动手脚。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对方会给出多少压力,又会怎么样地压榨自己的工作空间?要是让下面县里的人都不听自己的,都支使不动,而所有的议题也都无法在常委会里通过,无法付之于实际行动,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南方市共有七县一市一经开区,总计人口在六百万以下。这些人口里,至少有四百万都是在农村,而山区又占一半多。要让正地区都发展起来,农村的工作是一个大难题。这边大多是丘陵山貌,作为耕种,劳作就很辛苦的。如今南方市在经济建设上没有跟其他地区跟上形势,但在玩、吃喝、赌和懒惰上,却都将其他地区的一些坏习气都接受了。在下面县里,更多的人都在游手好闲,外出务工的人在南方市都不多,而到山上劳作的,多少四十岁以上的人,三十岁以下的人,宁可天天在家里打麻将,也懒得做一点事情。”

  杨秀峰对这种情形也有所了解,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南方市这边是这种价值意识,还有待于研究,找到根源所在,也不难改变的。再说,谁要是看到了人家都赚钱了,发财了,会不动心?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只是南方市目前的状况下做什么才会改变他们的生存境遇?看不到出路,才是这些人变成这种状况的根源吧。之前柳市开发区不也就这种样子?开发区里的干部职工也都是半死不活的,但如今再看他们的精神面貌就完全不同了。这个话,在钱维扬面前他是不会说的。

  “县里的主要领导,也是受到市里这些格局的影响,在下面自然也是斗得欢,似乎不斗就没法了精神的寄托一般,哪有几个人会将县里的工作放在主要精力上。”钱维扬说着,对这些事如今倒是看得很准,杨秀峰就想到之前在柳市那边,大家还不都这样。不过,只要有政治有利益也就会有斗争的,这一点,谁都无法跳脱开去的。“在七县一市一经开区里,掌控的双方也是势均力敌,格局似乎就是双方商定一般。今后你在工作中,不论做什么,都会触及到他们的利益,做什么决定也都要反复地掂量掂量才对。千万不要鲁莽,也不要急躁求成,切记切记。”

  对钱维扬的好意,杨秀峰自然是明白的,但身在南方市里,却要将省里的意图执行下来,有时候也不必太顾忌了。知道的规则内情越多越细,自己的担心和压力也会越加重了吧。今晚和钱维扬这一次谈话,对自己说来到底是利好多,还是坏处多也说不准了。知道谁是谁的人,每当有冲突时,会不会就考虑到陈丹辉或黄国友又会怎么样,自己要该怎么样来应对后招?如此一来,自己是不是会缩手缩脚地,做事情也就难有果断了。

  从钱维扬那里出来,已经是夜深了。钱维扬最终也没有表示出台对自己有什么要求和期盼,但从他对南方市的格局里这样地熟悉,估计心里还是有些盼望的。当然,自己在南方市会不会打开局面来,钱维扬未必就会看好的,之前有这样的关系纠葛,自己到南方市来也希望自己走的顺利,今后就算自己不说,下面的人也会得知自己和他的关系,他的境遇也会有所改变的吧。看着钱维扬所住的房间,杨秀峰心里那种凄然感就算走了一段路后,都还是无法就消散去。今后如有可能,将他的时候境遇稍改变些,还是能够做到吧。

  随即,感觉着这个已经渐渐寂静下来的城市,城市的主导者们,今后有多少人是自己的对手,又有多少人是自己的同盟军?在陈丹辉和黄国友的封锁之下,自己跳出来,他们会有多大的容忍?
  “面子不小,里子却很小。”这就是自己目前真实的写照,而自己的面子,其实是省里的,自己省派干部,但省里真正能够给多少支持,这一点杨秀峰心里也是有数的。在南方市里,不能够什么都用省派干部这个面子出来解决问题。想要得到南方市大小官员的认可,必须做出真正的让人认可的东西来,拿出令人信服的成绩来才行,否则,不说陈丹辉、黄国友这些事里的主要领导,下面县里、乡镇不肯买自己的账,到时脸面何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