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1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司机跟着走,杨秀峰也能够猜到他的意思,站下来对司机说,“你先回去吧,我就在广场这里转转,回去的路近,能够找到的。”司机有些茫然地看着杨秀峰,不知道要怎么样说,这时,离开领导万一有什么事那他不是也有一点责任?但领导亲口这样交待了,自然要按照执行的。杨秀峰也不等他说话,转身就离开,走进人群里,似乎在听广场里人们的说话。
  司机见杨秀峰走了,眼却跟着怕真给走丢了,但也知道跟踪领导让领导知道了,那可就大事了的。立即给何磊打电话,请示要怎么办。对杨秀峰的到来,何磊虽做出种种的预测,但却没有料到杨秀峰对官场里的规矩不怎么太在意。第一天就玩出这么两招来,让人如何招架?自费聚餐会让整个市里都会另眼相看的,这时,去广场里是不是要搞微服私访?是看多了古装戏,还是真的就没有成熟?
  何磊稍停了下跟司机说,要他将车就停在广场那里,人回到车里等着,等一两个小时后再到广场里找找,看是不是见领导还在,不见了就自己回家吧。司机也是无法,低声地骂一句只好回车里候着。
  在人群里走,见这里的人们的穿着和用品都还较为落后,也就看出这边的经济实力了。市里如此,那么下面县里会怎么样,大体上也是能够看出一些苗头的。杨秀峰见司机没有跟在身后了,才给钱维扬打电话去,问清楚了他在家里和路径,当下拦下出租车赶过去。知道何磊或司机等会肯定会找自己的,但玩一玩消失也不错。今天自己这一招,就足够何磊等人消化了,会在南方市里有多少反响,此时也还无法预料。推动的好,也就会有很高妙之力,弄得不好也就会成为一个笑谈的。

  钱维扬住在之前市粮食局的办公楼里,在三楼,楼是七十年代修建的,这边没有什么灯。进到大院子里,才看到有昏暗的灯光。七十年代的楼虽说结识,牢固,但房间太小,楼道也窄。一个人走在楼梯上转,杨秀峰也就感觉到钱维扬在这边的艰难了。一个权重一方的大佬,在柳市那边与徐燕萍争雄,几乎就要获胜,要不是帮手出了大案给掀出来,说不准如今谁在柳市主政的。但一旦给弄下来,落到这样的地步,也要极好的承受能力才能够坚持下来。不过,钱维扬如今已经没有年龄的优势了,也不可能再复出东山。

  敲门后,等一会才听到里面开门声。和钱维扬至少有三年半没有见面了,在电话里倒是偶尔通话问好。杨秀峰不想见钱维扬的面,主要是卡在周英慧等人上,觉得见面不如不见。此时,钱维扬站在门里,背着灯光,却还是让杨秀峰一下子就感觉到他那种颓势和艰难。“市长。”杨秀峰说,对钱维扬一直是称呼市长的,或者叫老领导。
  “秀峰来了,进来吧。”钱维扬声音比起电话里要显得更加软弱无力些。杨秀峰走进房间里,将门关上,也就适应了房间里面的状况。房间很小,前后两间是一个七十年代那种套间形式,也就有二十来平米。前面这间可做饭、会客,里面那间放下床之后,也就没有什么立足处了。
  看着这些,杨秀峰觉得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默默地看着将近十分钟都不说话。目前的状况对于处在官场里完全给边缘化了的人说来,或许就是很不错的结局了,只是杨秀峰从之前的状况与现在对照,才会有这些感想。
  “坐吧,就是太乱了,我已经习惯。”钱维扬好歹还是市政协副主席、副厅级的领导,但如今和普通的百姓没有两样了。几年下来,心态或许就变化了的。
  抽着烟,钱维扬有些咳嗽。但两人却都没有停,默默地坐一会,钱维扬说,“省里怎么就想着将你放到南方市来?他们是要动手,还是只是想敲一敲?”
  “我也不知道,将我弄过来,能够说不吗?”杨秀峰苦笑着。
  “不容易啊。”
  “市长,我的想法就是抓经济,搞几个项目过来,他们会抵触?”
  “不要叫我市长,叫我老钱吧。秀峰,南方市这边我接触面少,消息也闭塞,好在到这边这几年了,也知道一些,我就给你细说吧。”
  钱维扬如今看来完全是一个老头了,从表面看着似乎有七十岁了,抽着烟,他尽可能让自己背对着光,免得让杨秀峰见到他更多的表情。两人对彼此都熟悉,杨秀峰到这里来需要什么,钱维扬也是知道的。他也曾是权重一方也曾是从基层一步步爬上来的,对在圈子里的争斗需要什么,什么才是关键点,自然有着其独到的眼力。

  说一会话,杨秀峰的心境也就平和多了,不再为钱维扬的遭遇而影响他的思维和注意力。钱维扬能够在南方市里平稳地过着日子,对他说来未必不是好事。祸福之间,也不是表面上所看到的。说到底,之前在柳市所争,根源还是在省里。省里主要领导早操控着,要让柳市成为如今这般的宏图,钱维扬在市里再占优势都不是优势。想到这里,杨秀峰也觉得南方市的情况虽说比当年的柳市情况要更复杂些,但省里也下了决心,或许自己过来不过是一种信号,随即而来的安排都做好了吧。这样一想,感觉底气就足多了。

  “先说说市委常委吧,”钱维扬弄了些茶,杨秀峰帮着他一起冲泡好,两人坐下后说,“市里的格局核心也就在常委里,这几年来,可说是市委和市政府这边在掐架中一年年地过着,每一个议题的讨论,双方都要进行权力的均分和平衡。之前,市政府里你的前任李润湿市委那边最得力的支助者,如今退下来了,市委不仅仅是在常委会上的票数少了一票,更少了一个打前锋的人。之前徐燕萍和李钟达之间的关系,就和陈丹辉与李润的关系类同。如今,陈丹辉手里还有政法委书记林挺、组织部长周滔和市委秘书长李宇夏这几票数不可能有变动的。而市政府这边,力量也足,李润这个急先锋走了之后,黄国友肯定是见到了新的要占据新阵地的时机,至于怎么样运作,双方都老道但有直接,安排都很直接而犀利,甚至可赤膊上阵,拼杀一阵后在息鼓商谈,这一点,你一定要注意。切记切记。”

  听钱维扬这样说,让杨秀峰在脑海里形成一个陈丹辉和黄国友在玩转手中之权力时,根本就没有什么底线,而双方的斗士也都没有任何正义是非之分,只有阵营的利益而不论对错。面对这样的人,确实是有些难度的,没有对错只有利益的最大化,想做一件什么事他们首先考虑到就是自己能够得到多少利好,而不是对南方市的发展有多少改善,这个做工作,南方市目前还处在这种局面里,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事。

  “黄国友这边的四票,分别是市委纪委书记腾云,他手里应该有一些东西的。”钱维扬说,杨秀峰一下子就想到之前在柳市时,李钟达和徐燕萍之间的关系也恰好在这两个位子上,是巧合?不过,钱维扬说到腾云手里有东西,是什么东西,杨秀峰自然也明白的,这些东西或许就是破解南方市格局最强劲的最具杀伤力的东西,也将是腾云自己保命的东西吧。
  这些猜测,今后都可以去试一试,不过,钱维扬怎么会看出这些隐秘来?他不可能有机会参与到市里的事情,更不会有人说给他听的。但钱维扬在斗争中的经验与敏锐性,是超乎想象的,是不是腾云在纪委工作上与钱维扬有所交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