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笑了,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那个小洋楼的性质已定,是非法所得,他送给任何人只要事实清楚,都会被追回的。他妻子的财产是属于他妻子的,他们已经离婚,而且早在俄罗斯女人事件出来后就离婚了,现在的法律还不能对这部分财产进行处置,除非证明他们是假离婚。但是你知道,他这个案子一直在有人关照,结果自然会不同。雅娟就不同了,尽管钟鸣义也舍不得让他搬出来,但是事实清楚,他的权力再大,也不好抹掉这一事实的。”其实,还有许多话江帆不便跟他说,比如,任小亮供出了小洋楼,尽管和钟鸣义没有关系,但也是给钟鸣义敲了警钟,让他不得下大力气保自己,因为钟鸣义不傻,小洋楼和他没有关系,但是许多事是和他有关系,只有钟鸣义拼命洗刷任小亮的问题,才保住了自己。

  “哦,我明白了。”丁一说道。
  “明白了?”
  “也就是说钟鸣义都可以保护任小亮却不敢公然保护雅娟。”
  “不是这个问题,你没有明白。”
  “我明白,他是怕雅娟牵连了他。”
  “不是,这里面有许多司法方面的问题,我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
  江帆知道雅娟是事让丁一想多了,但是一时半会还真跟她解释不清。
  十一月底,王圆和卢雯雯举行了婚礼,尽管他们的婚礼很低调,但是亢州城还是有许多人知道了这一喜讯。

  王家栋把知情范围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他知道眼下是非常时期,钟鸣义刚刚去学习,他要尽可能地低调办事,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人后来得到消息,悄悄塞了红包。
  早已经成为关岛市委书记的樊文良,在江帆的陪同下,在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来了,许多第二天不便在婚礼上露面的人,都在头一天来到王家,悄悄表示了意思后,就离去了。
  樊文良几乎没有参加过同僚和属下的婚礼,但是对于王家栋,他自然会不同等同于其他人。虽然王家栋现在贵为市委副书记,但是他在亢州的地位远不如从前了,尤其是钟鸣义在的时候,某种程度上说,樊文良莅临,也是有某种安慰王家栋的意思。
  王家栋曾给自己的属下、同僚的孩子等无数人操办过婚礼,轮到自己的孩子办喜事,却不敢声张,就连必请的几个人也都是头两天才通知,并再三强调保密。

  喜事当天,来参加婚礼的人没有看到账桌,但是王圆妈妈一个很大的包里,早就鼓鼓囊囊了。更有人恐王妈妈不认识自己,就把红包塞给了彭长宜,彭长宜就在手里拿着一只笔,拿着了两页信笺,正反面记得密密麻麻的,身上大大小小的兜也鼓了起来。
  按说,无论是王圆还是王家栋,在亢州城,肯定随了别人好多份子,随份子完全是礼尚往来,人之常情,但是王家栋考虑到眼下是非常时期,这么多人的存款都还不上,自己再大操大办儿子的婚礼,难免给别人落下口实,所以,早就跟雯雯说了,结婚这天不会太铺张,也不会请好多人参加,只能举行一个仪式,低调完婚。好在雯雯和她的家里人比较通情达理,完全依了婆家的意思,但是雯雯的彩礼却很丰厚,这让雯雯和她的家人很有面子。

  新娘雯雯是头一天晚上就被新郎接到了酒店,因为雯雯家路途远,雯雯化了妆盘了头后,身穿婚纱不方便,因为乡下毕竟太冷了
  给雯雯当伴娘的是丁一。
  为了这个伴娘,雯雯跟丁一说了两次,丁一都没有答应她,丁一说:“我不适合给你伴娘,因为我比你漂亮,我比你长得白,万一结婚那天我把你比下去怎么办?”
  其实丁一的本意是高铁燕毕竟给她和王圆介绍过,是因为丁一不愿意,高铁燕才赌气给王圆介绍了雯雯,这件事一直让丁一感到别扭,为此有段时间丁一主动跟王家栋打招呼,王家栋都不爱理丁一,所以别扭是肯定的,好在无论是雯雯还是后来的王圆,都不太在意这一点,他们也相互变成了好朋友。
  但是丁一却始终在心里有这个结,所以在雯雯第一次跟丁一说的时候,丁一就坚决地驳回。
  雯雯当然不死心,除去丁一,她也的确找不到更合适的伴娘人选,在跟丁一说了两次丁一不答应的情况下,王圆出面了。
  那天,正好是休息日,雯雯让丁一跟她去买请柬,王圆在酒店里等她们,等丁一和雯雯来到酒店时,王圆早就要了她们俩个最爱吃的水煮鱼在等她们。
  王圆见他们俩进来,就打开了一瓶红酒,给雯雯和丁一满上后说道:“小丁,我敬你。”
  丁一说:“别敬我,你该敬雯雯。”
  王圆说:“我就敬你。”
  丁一笑了,看了雯雯一眼,说道:“这样,我敬你们俩早结连理。”
  雯雯说:“你不答应做伴娘,我就不跟他结连理了。”
  王圆说:“你不答应做伴娘,我就不娶她。
  王圆继续说:“小丁,你坐下,听我说。”待丁一坐下后,王圆端着杯子,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答应雯雯的请求,我们俩是真心希望你来当伴娘。我知道,你心里可能有个疙瘩解不开,不要这样,我和雯雯早就领证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你还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呢?高市长给咱俩做媒,你拒绝了,说实在的,我当初的确有些难堪,紧接着高市长又给我介绍了雯雯,我也认为她这样做不合适,毕竟你和雯雯是好朋友,成与不成都不好,但又不好驳她这个面子,她和我爸爸是多年的同事,所以也就跟雯雯见了面。今天说句实话,我当时只是想应付铁燕阿姨,没想要和雯雯怎么样,结果接触了几次后,我和雯雯就擦出了火花,这也许是天意。我知道你不愿意做雯雯的伴娘有心理顾虑,认为当年拒绝我如今又给我们当伴娘不好意思,其实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没有什么,别那么多顾虑了,大大方方的给我们当伴娘吧,你不当伴娘,雯雯出嫁那天会不开心的。”

  旁边是雯雯说:“就是,就是,你不当伴娘,我就不嫁给他,让他恨你一辈子。”
  丁一的确很为难,王圆跟她说了这么多,是真心地希望她做雯雯的伴娘,那一刻,丁一有些犹豫了。
  王圆说:“别掂量了,你别考虑我,你是雯雯的闺中密友,你不当伴娘谁当?雯雯相中了一款婚纱,上次没有敲定下来,就是因为伴娘的事没有定下来,因为婚纱和伴娘的礼服都是相配套的,你当伴娘的事定下来了,雯雯的婚纱才能定下来。”
  雯雯撅着嘴说:“就是呀丁一,你不会因为这件小事就耽误了我出嫁的大事吧?”
  丁一戳了一下雯雯的脑门,说道:“别忽悠我了,我不当伴娘你也要嫁给王总,心里不定怎么着急呢。”
  雯雯笑了,她知道丁一答应了,就说道:“你当着他的面别把我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尽管我着急嫁,但是也要矜持一些,你出卖我,小心你出嫁的时候我跟你捣乱。”

  丁一白了她一眼。
  他们没有等到第二天,而是吃完午饭后就去了北京,选中了雯雯看上的婚纱,同时,也选中了与之配套的伴娘和伴郎的礼服。
  由于雯雯和亲属是头天下榻到王圆的酒店里,所以,头天在金盾酒店,就已经摆了两拨酒席了,中午一次,晚上一次。
  晚上,江帆没让樊文良走,他陪着樊文良吃的饭,中途王家栋和彭长宜他们都来敬过酒。樊文良没有让他们声张,过了一会,王圆和雯雯在伴郎和伴娘的陪同下也进来敬酒。
  雯雯只穿了一件红色的旗袍,肩上披着一件皮草披肩,伴郎是王圆那个矮个子助理,新郎和伴郎是一色的西装,伴娘丁一却穿着一袭白裙的短裙,与雯雯的红色旗袍相配,映衬的雯雯更加漂亮和喜庆,但是丁一的白裙白鞋和一头洋溢着青春的短发,使她越发的显得的清新和干净。
  樊文良说道:“雯雯啊,请小丁当伴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