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9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国庆昨天晚上一直在联系钟鸣义,一直联系不上,秘书小康只说他在宾馆,不知道钟书记去哪儿了?朱国庆也是通过别的渠道知道了锦安市委对钟鸣义的安排,早上上班后,他看到了锦安市委下发的文件通知,因为这个文件市领导们是要逐个传阅的,他刚刚签完字,就被钟鸣义叫了上来,关上门后说道:
  “钟书记,怎么回事,在这个节骨眼上您要去学习?”
  钟鸣义坐在办公桌的后面,他用手揉了揉脸庞,又习惯地把头发往后背了背,他勉强笑了笑,说道:“没办法,这是组织的意图,谁也抗拒不了。我走后,暂时有江帆主持工作,你那电厂上的事情,可以跟他请示汇报,也可以等我回来再定。”
  其实,对于钟鸣义还能不能回来,朱国庆也持多半的怀疑态度。听到钟鸣义这样说,就应付着说道:“好,我会的。”

  钟鸣义习惯地揭开杯盖,看了一眼,杯子是空的,他迟疑了一下,就端起杯子,起身自己倒了一杯水,如果在往常,朱国庆早就抢去给他倒水了,他不禁感到了世态炎凉,重新坐定后说道:“国庆,你我弟兄这段时间合作得不错,我也没给你办什么大事,反而,你对我的帮助倒是很大,你放心,你借给我女儿出国的费用,我会一分不差地还给你。还有那个小洋楼,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谢谢你的一片好意。”说着,就从抽屉里掏出那串钥匙,放到桌子前面。

  朱国庆迟疑了一下,站了起来,来到他的办公桌前,拿起钥匙,嘴里却说道:“您这是干嘛,要不这样吧,钥匙我先给您保管着,等您回来后我再交给您。”
  钟鸣义苦笑了一下,说道:“国庆,你下去吧,我还有事。”
  朱国庆把钥匙塞进裤兜里,就走了出去。每次,他在给市委书记关门的时候,都习惯敬畏地再回头看一眼,无论这个屋里坐的是樊文良还是钟鸣义,这早就成了他出入这个屋的习惯,但是今天没有,而是照直走了出去。他知道自己敬畏的不是这个屋里的人,他敬畏的是屋里这个人手里的权力,不论是谁,一旦面对着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那个人,你就不得不心存敬畏,当然是在你对权力还有所奢望的时候。现在,显然,他朱国庆对身后那个人的敬畏就减少了许多。哎,风水轮流转,说不定有一天这个位置就转到自己屁股底下了。

  钟鸣义有些黯然神伤。
  他打电话又把江帆叫了上来,当江帆进来的时候,钟鸣义破例地从座位上欠了欠身,这在以往是没有过的。他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说道:“我上中央党校学习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吧?”
  江帆坐在往日自己经常坐的那个位置上,这个位置离钟鸣义不是最远,也不是最近,恰到好处,他说:“都知道了,昨天下午翟书记找我和狄书记谈话了,市委的文件也到了。”
  钟鸣义连着吸了几口烟,然后把半截香烟按灭在烟灰缸里,江帆发现他的手有些颤抖,两鬓的发际处,也露出了一层白白的发茬,面色晦暗,脸上有着一种掩饰不住的疲惫和沧桑,他忽然想起屈原《离骚》里的那句话: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江帆的心里,就徒然生出许多同情,钟鸣义的今天,是每个官场中的人都会亲历的,也许,英雄气短、美人迟暮才是人生最大的无奈。
  半天,钟鸣义才说了一句话:“我学习期间,工作就由你全面负责。”
  江帆说道:“谢谢钟书记对我的信任,我会尽心尽力做好一切工作,如果有什么难以决断的大事,我再给您打电话,跟您请示,或者等着您回来再做决断。”
  钟鸣义抬起头,看了江帆一眼,眼睛里闪现出一种光亮、一种神采,如同葛朗台临终前看到的灯芯,随后这种光亮就黯淡下去了,他无精打采地说道:“不必了,你自己做住就是了,如果真有什么难以决断的事,就直接向锦安市委请示,向翟书记和董市长请示,市委已经明确我这次是脱产学习,不再过问工作上的事。最近身体也出现了一些毛病,总是失眠睡不好觉,我也正好利用这次机会,到北京大医院好好检查检查,调理调理。”

  江帆还想说点什么,或者安慰他一下,但是感觉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甚至是虚伪的,他从钟鸣义的表情和语气中明显感觉到,钟鸣义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次去北京学习意味着什么,有可能他会离开亢州,不再担任亢州市委书记一角。所以他才没了往日的霸气和威严,颓废的像个小老头。
  权力,有时的确像春yao,能使一个相貌和能力都很平庸的男人变得性感和霸气,变得受人尊敬和仰慕,也能使一个叱咤风云的王者瞬间沦为一文不值!这就是权力特有的魔咒,是任何一种事物都无法与之媲美的,就连财富都不能达到它所能达到的境界!
  钟鸣义走后,亢州在江帆的主持下,各种各种照序进行。清理整顿基金会的工作进入第二追款阶段,一些党政部门办的公司被起诉,就连广电局这样的单位都被牵扯进去了,原因是有个公司挂靠广电局,也算是广电局的实体企业,从基金会贷款后逃跑,公司就一块牌子,什么都没有,自然就会追究到代管部门的责任,广电局被起诉。同时被起诉的还有好几个单位的法人代表。
  沈芳的弟弟沈革,由于卫生局领导积极筹款,分三期归还贷款,所以沈革从拘留所被放了出来,不久,他的第二任妻子,给他生下一个八斤重的男婴。母以子贵,这名始终不被沈家接受的媳妇,却因为生了男孩,破例被接回了家,沈芳妈妈特意请假在家伺候儿媳的月子,沈芳也是三天两头跑回娘家帮忙。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江帆给丁一打通了电话,丁一正好要上床睡觉,听到铃声后,她意识到是他的电话,就接了过来。刚“喂”了一声,就传来江帆的声音。

  “真不简单,电话终于通了。”
  丁一笑了,说道:“前段雅娟跟我住着,不方便,就把电话线拨了。”
  “嗯,我知道了。”
  丁一说:“祝贺啊。”
  “祝贺什么?”
  “祝贺你主持工作呀。”

  “这有什么好祝贺的,我只是代管一段,我又没当上书记,你祝贺什么?”
  丁一笑了,她忽然好奇地问道:“对了,我有个问题始终不太明白,一直想向你请示。”
  “哦,什么问题?”
  “雅娟的小洋楼已经是她名下的产权了,为什么还会被没收?”
  江帆说道:“当然要没收,因为任小亮已经供出了小洋楼的问题,无论转到谁的名下,性质已经定了。”
  “那还有那么多的小洋楼,为什么别人没事?”

  “别的尽管也有严重的违纪现象,但是因为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的人,所以追究起来难度大。”
  “那为什么不追究?”
  “这个……这个你不太懂,有时间再跟你说。”
  “嗯,我能知道一些,是不是里面有大人物?”

  江帆笑了,说道:“别问那么多了,你知道这些没用。”
  “嗯。可是,邢雅娟名下的财产可以充公,为什么任小亮妻子的财产不充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