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9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彭长宜端上四个小凉菜时,江帆说道:“我车里有酒。”说着,就要出去。彭长宜说:
  “不用,我早就提前侦查到了好酒。”说着,从里面的书房里拿出一瓶茅台,打开,闻了闻,又说:“老人家从不喝次酒。”

  王家栋正好进来,他看见后就说:“那个是整瓶吗?”
  彭长宜说:“有半瓶的有整瓶的,我拿的这个是整瓶的。”
  “呵呵,那就好,半瓶的那个里面装的可是二锅头。”
  他们说笑了几句后落座。彭长宜倒满了酒后,江帆举杯,说道:“老部长,您真不亏做了多年的组织工作,料事如神,我敬您。”
  王家栋笑了,说道:“有江市长这句话,我心里就明白结果了。”说着,和他们俩碰了一下,干了。
  江帆和彭长宜也都干了,彭长宜又给每人杯里倒满了酒,江帆说道:“果然如您所料,让我暂时主持全面工作,贵和配合。跟我们重点讲了钟鸣义同志的几个问题,也捎带着把我批评了一通。”
  于是,江帆就把翟炳德批评自己的话跟他们讲了一遍。王家栋吃了一口菜说道:“就是让他批评一顿,也比你天天给钟鸣义打小报告强。如果你打了报告,兴许领导就不是这套话了,也有可能不会让你主持工作,会直接派书记来。二把手给一把手打小报告,领导通常会十句话听进一句就不错了,反过来要是一把手给二把手打小报告话,领导通常一句当一句听,所以,你们以后都要注意,有的时候,打小报告的风险还是很大的。”

  江帆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批评我的时候,我是心平气和的。”
  王家栋说:“也许,有些情况不用你亲自汇报,有人会做这事的。”
  江帆笑了笑,说:“这个问题我早就发现了,从长宜当副市长那时起,我就想到了这些。”
  王家栋想了想又说:“无论暂时还是长久主持工作,你现在都要有一个长期的思想准备。”
  江帆放下筷子说道:“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王家栋说:“从全局来讲,这几年亢州折腾得够呛了,最好本着休养生息来布局全面工作,维护安定,稳健发展,你主持工作这期间,最好的业绩就是稳定,方方面面的稳定。如果长期主持工作的话,如果要想出政绩,大的政绩,还是要发展经济,招来大的项目,目前各地招商的情况都不太看好,其实,就亢州而论,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你就是不招商,也会有商来找你的。要想改变面貌,还是搞城建,其实樊书记在时的那个关于城市建设的死路就不错。”

  江帆点点头,说道:“您说得太对了,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就目前来看,我只想保持这三个月的形势稳定……”
  王家栋摆了一下手,说道:“我估计,他内心已经有了明确的人选,只不过还不是时候抛出来,并不是因为人选他考虑的不成熟,而是时机还不成熟。毕竟钟鸣义是去党校学习,而且也没明确免职,更没有重新安排他的意思,估计也是在给钟鸣义留着面子。与其说这个面子是给钟鸣义的,不如说是给自己的。”
  江帆和彭长宜不由地点点头。
  “这期间,对你也是考验,你要是表现的过于急切,必然会认为你不成熟,因为党的一把和政府一把手毕竟是有区别的,是必须要能压住阵脚的,这么一个大市是一把手,光会干工作是不行的……”

  “饺子来了。”正说着,部长夫人进来了,她端着两盘冒着热气的饺子,放在桌上,说道:“江市长,尝尝咸淡?”
  江帆笑了,说道:“嫂子,放心,咸淡我都能兑付。”
  部长夫人笑笑,随后又给他们拿进来蒜汁和醋,然后出去继续煮饺子去了。
  王家栋伸出筷子说道:“来,吃饺子,趁热。”
  江帆说:“那个电厂项目我不感兴趣,投资那么大不说,本身就是个高污染的项目,这个项目从开始筹建到投入运营,没有五六年的时间拿不下来,这期间,国家肯定会加强对环境的治理力度,再说,即便发出电来,没有户口,也是并入不了国家电网的,国家发改委这关太难了。”
  “这个问题分你怎么看,如果想干出政绩,这是个大项目,而且会安排两三千人就业,管它挣不挣钱,只要对政治有利就成。”

  江帆说:“如果为了政治目的,我完全可以不这么干,我是怕给亢州留下一个大包袱。”
  王家栋点点头,说道:“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但是似乎钟鸣义已经在着手运作这事了。”
  “那倒不是问题。”江帆又说:“还有他那个调整干部的方案……”
  “这个你不用考虑,方案是他出的,他如果真走了,这个方案就随着他走了,很简单。”
  江帆说道:“我感觉他在这之前肯定许了不少的人。”
  “许跟没许一样,现在的干部,都聪明的很,这个你不要有思想负担。”
  “嗯,我意思是说,用不用我们再拟一个方案出来。”
  王家栋冲他摆摆手,说道:“不可!谢书记不是也告诫你不能大洗牌吗?在上级没有明确的说法之前,稳定,是你主持工作期间第一要务。”
  江帆点点头,王家栋的建议也正合自己的心愿。他可不想像钟鸣义那样,给点阳光就灿烂,折腾一气。做官之道,说白了就是一个长久之道,尽量避免政治上的短期行为,切忌急功冒进,好大喜功,要经得住时间的检验和各种形势的检验。不求无功但求无过也是保护自己政治羽毛的最好方式。
  晚上回到宾馆,江帆又失眠了,他想给丁一打个电话,他看了看表,已经快两点了,还是不打扰她了吧。最近一段时间,晚上打不通她的电话,后来江帆才得知邢雅娟跟她住在了一起,想必是她怕引起邢雅娟的怀疑,才拨掉电话线。江帆不得不佩服丁一的小心。
  第二天上午,钟鸣义去党校脱产学习、江帆主持工作的消息,以文件的形式下发到亢州市委,速度之快,让人吃惊。
  对于这种人事变动的消息,反应最快的当属媒体。上午十点,电视台召开中层和编导的紧急会议,宣布了这一消息,并且从今往后,有关钟鸣义的一切新闻,没播发的停止播发。有着多年宣传工作经验的温庆轩说道:“对于一些纲领性的口号能不涉及就不要再涉及了,尤其是一些带着个人强烈色彩的工作思路、工作口号,宣传的时候策略一些,最好不提。”
  丁一不能预测出钟鸣义去党校意味着什么,但是从温庆轩的口气中她感到,钟鸣义和雅娟一样,兴许回不来了。那么江帆会不会成为亢州市委书记的人选?
  早上,钟鸣义没有像往常那样按时出现在市委大楼三楼他飞办公室,快十点的时候,他才回来,刚到办公室,就打电话把朱国庆叫上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