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9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看着他,点点头。
  “钟鸣义在个人生活作风问题上,有没有不够检点的地方?”
  彭长宜一听,认真地摇着头说道:“这个我真不好回答,毕竟我没有亲眼所见,道听途说的东西是不好向组织反应的。”

  “道听途说你听说过吗?”眼镜副部长紧问道。
  “听到是听到,但那毕竟是传言,传言这个东西不可信,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确不好回答。”彭长宜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是耍了心眼的,他想,既然组织敢问他这个问题,说明就掌握了有关钟鸣义这些传言,既然上级知道这些传言,那么没必要自己嚼舌头,但是他又不死心,在强调自己没有亲眼所见这个事实上,又强调了道听途说,尽管道听途说,但是也能从另一个侧面反映钟鸣义的确有这方面的问题,最后还对道听途说进行的否定,而且说得在情在理。

  眼镜副部长不再难为他,而是请他继续对江帆进行评议。
  彭长宜说道:“江市长是一个有思想、有责任、有能力、有担当的领导干部,而且我从他的身上学到了更多的意识,他不仅善于用他的知识指导自己的工作,还善于倾听别人的意见,而且非常善于团结周围的人,有的时候,我觉得他既是班长,哦,我说得是我们政府一班人,不包括市委的,又是师长,而且善于调动和发挥班子成员的主观能动性,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正’的领导干部,在这个干部身上,我学到了很多。”

  彭长宜说道这里,眼镜副部长面无表情地说道:“江帆有没有搞小团伙的倾向?”
  彭长宜一愣,说道:“这要看你怎么认识这个问题,同样是一把手,他的周围肯定要有副手,要有政府一块独立的工作范围,这个稍有点常识的人都清楚,如果这样就是搞小集团的话,那这个小集团是不可避免的,是各级组织中都会有的,上到中央,下到地方,因为这的确不是人为因素造成的,这是体制造成的,是我们国家现有的体制,造成了从上到下的小集团。”
  这名戴着眼镜的锦安组织部的副部长,听完彭长宜的话后,居然愣了半天,最后才进行下一议题,让他口头推荐一致两名正处级干部的候选人,彭长宜犹豫了一下,还是先说出了王家栋,后说出了朱国庆。
  眼镜副部长多问了一句,说道:“你为什么推荐这两个人?说说你的推荐理由。”
  彭长宜说:“很简单,王家栋是市委的,朱国庆是政府的,既然让推荐两个,我就从两边班子中各选了一个,王家栋做组织工作多年,他的资格和能力有目共睹,朱国庆是政府班子里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
  “据我了解,你才是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

  彭长宜腼腆地笑了,说道:“我不行,资历浅,差远了,没有资格。”
  眼镜副部长这才合上笔记本,站起来和彭长宜握手,谈话结束。
  彭长宜走出这间屋子的时候,感到自己的后背出了许多汗,进了电梯,随着电梯的缓缓降落,他的后背就有了凉意,心不由得的提了起来,自己说了钟鸣义那么多,会不会传到他的耳朵里?再有组织会不会正确对待自己的谈话。虽然自己说的句句是实话,在自己的真实看法,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和不实之处,但这毕竟也是冒了一定的政治风险的。不过自己问心无愧,再有了,即便他把钟鸣义说得跟花儿似的,钟鸣义也不会拿他当近人,这是从他身上固有的烙印决定的,他毫不掩饰自己对江帆对王家栋的好感,掩饰也没用,这是人人皆知的事实。想到这里,他就坦然了,出了电梯,走出宾馆大楼,他四下看了一眼,院里,早就没了丁一的身影。

  这次考察产生的效应很快就显现了出来。
  几天后,在一次常委会上,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唯有钟鸣义还没有到场。江帆问范卫东和白继学,“钟书记还没回来吗?”
  范卫东摇摇头,白继学说:“早上走了后就没回来。”
  江帆看了看表,心想,下午四点的常委会是钟鸣义要求召开的,因为眼下已经是十一初了,一年中还剩下最后两个月的时间,也是全年工作最赶紧的时候,无论是政府领导还是市委领导,这个时候是比较繁忙的时候。

  昨天在书记会上,钟鸣义拿出了一个调整干部的初步方案,在这个方案中,依然体现了钟鸣义大胆使用干部的作风。下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镇长,居然出乎意料地任北城的丨党丨委书记,另外还有几个干部任免江帆都有看法,但是他没有表态,党管干部,从樊文良那时起,江帆就有自己的准则,但是对北城书记一职他还是想表明自己的态度。就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他无意看了一眼王家栋,发现王家栋一只手不停地弹着杯盖,头却仰向天花板,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那一刻,他突然不想发表自己的意见了。
  北城经过这一段的折腾,已经是千疮百孔,显然那个镇长不能胜任,如果让林岩顶上来,又明显资历尚浅,钟鸣义也未必同意。所以他也选择了沉默。
  狄贵和却说:“这个同志连基层党务工作经验都没有,直接就调到北城当书记是不是欠点火候?”
  哪知钟鸣义反驳道:“对于年轻有为的干部,我们就是要大胆使用,经验都是在工作中摸索来的,谁也不是生来就是当书记的料。”
  钟鸣义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狄贵和的不同意见他就更听不进去了,他见江帆和王家栋都没有表态,又说:“明天上午召开常委会,我们上会通一下吧。”
  既然是他提议召开的常委会,他自己怎么忘记了?江帆看了一眼全场,所有的座位上都坐着人,唯独钟鸣义的座位上是空的。
  今天上午召开常委会的通知,在昨天下午就都通知到了各个常委本人,但是钟鸣义一早就接到锦安市委的通知,要他立刻赶到锦安参加紧急会议。钟鸣义临走的时候,把常委会改在了下午四点。钟鸣义不会自己忘了开会的时间吧?想到这里,江帆又看了一下表。
  范卫东说:“再等几分钟,钟书记一向守时。”

  江帆点点头,他们只能等他,因为研究人事问题的会议是他提议召开的,必须要等他,况且,方案在他那里。
  又过了十分钟,江帆看了一眼白继学,白继学说:“我给小康打个电话。”说着,就出去了,一会就进来了,他说:“小康倒是打通了,不过他说还回不去,钟书记进了常委楼后还没有出来。我又给钟书记打了个电话,他关机了。”
  江帆想了想,感觉有些异常,还没容多想,市委办一名副主任就进来了,他急忙跟白继学招了一下手,白继学就出去了,很快他又回来了,跟江帆说道:“锦安市委来电话,让您和狄书记去市委开紧急会议。”
  江帆脑袋就一蒙,心想,怎么回事?钟鸣义去开紧急会议一去不返,又叫我们去开紧急会议?他问道:“什么内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