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89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思,什么赌不好打啊,偏要打这种赌,当下的小年轻啊,也真是让人无语,既然说好这样,我总不至于说什么,再则,我又不是他们的父母,他们要干嘛,我也管不上,说到底我就是靠拉活赚点小钱罢了,我让副驾驶的小黄毛系好安全带以后,发动了车子,朝着落云山出发。
  一路上这几个小黄毛有说有笑,不时拿出手机拍着外头的景致,那个小姑娘一边拍照,还一边和其他人视频,说什么自己现在正在出发的路上,马上到了公墓在和他们连线视频等等之类,别提多来劲。
  落云山的路比较偏,另外每次我来这里,总觉得这条路特别的阴森,倒不是其它原因,而是觉得不论什么样的天气,只要驾驶到这个位置,总会有一股幽幽的寒气袭来。

  所谓百无禁忌,小孩子嘴里说什么本来没什么,偏偏此刻车子上几个毛头小子,不断的说起鬼怪之事,一边说还一边装扮起模样,吓着那个小女孩,惊的她是啊啊叫,却也乐得其中。
  我悄然的叹气,瞥了眼反光镜,只见后头有车队过来,闪耀着车灯,隐约间还听到锣鼓喧天的响声,可是下一刻那车队的灯火突然的不见,依旧是黑漆漆的寂静一片。
  心里顿时发毛,有些担忧起来,所谓夜车开多了,遇上事,多半考虑的不是眼花,而是是不是遇上什么东西了。
  前面就是落云山公墓,我把车子停在一边,他们下车的时候,我好意提醒他们一番,我说,意思意思得了,不就打个赌而已,逛一圈马上回来,我在这里等他们,拉他们回去。
  那小黄毛甩手扔给我一张红皮,不屑的说道:“师傅,你先回去吧,我们几个可不是草包,胆子烈着呢?就算这公墓里头真有所谓的脏东西,哥们几个也能拔它们一层皮。”
  真是童言无忌,我无奈的笑了笑,可偏生这时候,悠悠然的传来一阵哀叹,这一阵哀叹令人恐惧万分,那几个小黄毛我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不过此刻她们已经挥舞着手电,沿着旁边的小路奔向了公墓里头,手舞足蹈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担忧。
  我这个人啊,不是说好管闲事,按理这事跟我没关系,只不过我想着是自己拉他们过来的,万一真的怎么的,多少还是有责任的,想着他们闹腾一会就会腻歪,然后找车回去,只不过这荒郊野岭的公墓旁边又怎么会有车子。
  于是我把车子往前开了几步,停在道路里侧,看着公墓里头的几个小年轻,那张扬的样子,也是连连摇头,只希望他们玩够了,早点上来,我好拉他们回去。

  日期:2017-08-31 17:26:36
  这几个小毛孩还真是来劲,我在车上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他们居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远远的看着他们,居然在其中一个墓穴前面点起了篝火,四个人团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还别说,胆子真挺肥的。
  你说他们几个没被吓着,万一有些个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个状况,我敢保证能被他们吓个半死。
  我给元青青打了个电话,说还在出车,也没说具体事情,怕她过于担心,她让我忙完早点回去,挂完电话,心思着,我再等他们一个小时,如果他们还不走,那我可熬不住了。
  准备眯眼休息一番,突然的瞅见公墓另外一侧出现了一串挺长的灯火,就像曾经我老家乡下舞龙灯一般,绵延数百米,不免眉头一皱,那结队的灯火越来越近,似乎朝着公墓这边过来,心思不对,那对面除了公墓群,根本没有人家,也没有道路,这突然之间出现那么长的灯火,而且还缓缓朝这边过来。
  灯火越来越近,等我看清楚时,冷汗瞬间冒出,那是一队人马,悬在半空,离地约有半米,腾空而来,前面引路的是一男童一女童,手里提个灯笼,面色苍白,两个小脸蛋上印着两团胭脂,再细细看来,不正是纸扎铺里头的童男童女吗?
  后头牵马,骑马,敲锣,打鼓无一不是纸扎人,队伍中间是一顶轿子,红绸子挂顶,帘子下垂。这一会已经距离那几个小年轻不足百米。
  我匆忙下车,扯着嗓子朝他们喊:“你们快回来,快回来。”
  小黄毛几个回头看了看我,一番嘲笑道:“你怎么还不回去啊,说了不用等我们了。”
  小女孩也是哈哈大笑,似乎根本没有看见那一队伍的脏东西。
  我心急如焚,左右没有办法,咬咬牙,沿着小路也是冲进了公墓群,朝她们跑了过去,那纸扎人队伍越走越近,等我跑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已经和我们插肩而过,我一把拉起地上坐着的几个小年轻,将他们推到一旁,给这队伍让开一条道。

  小黄毛还黑着脸问我干嘛?
  见我铁青着脸,冷汗直冒,他们也是有些发怵,这纸扎人队伍就这么的从我们身边经过,小黄毛几个估计是没看到,可是我看到了啊,那一张张死人脸,死人装,就这么直勾勾的从身边过去,这种感觉别提有多瘆人了。
  忽的那顶轿子经过我身边,里头的人挑开帘子,我没看清楚模样,但是却听得里头传来一阵幽幽的笑声,而我旁边的这个小女孩不知死活,突然的拿出手机,从我身边闪出,背对着我,掏出手机开始自拍,还和别人连线视频,我来得及拉住她,她这挪出的位置,刚好和那顶轿子一个重叠,我只听到一阵哀怨的轻叹,下一刻却看见小女孩的头上戴着凤冠霞帔,身上穿着大红绸缎,也就一瞬间,这一队伍的纸扎人全部凭空消失。

  我冷汗直流,几个小黄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一个劲的说我神经病,让我滚远点,我骤然间的大吼一声:“都他妈的给我回去,我草。”
  我不知道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可是显然我这通火气居然镇住了他们,他们木讷的看着我
  我气急败坏的说道:“奶奶的,全他妈的跟我回去,老子拉你来,老子负责拉你们回去,等拉你们回城里了,你们要再来,老子管不着,但现在你们都给我老实点,跟我回去。”
  几个小黄毛面面相觑,搞不懂我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这时那个小女孩脸色有些发青,捂着肚子说肚子疼。
  另外一个小黄毛提议道:“小可有些不对劲,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黄毛一番商榷,只好随我回到车上,我上车之时,点了三支烟,插在路旁,朝着刚刚纸扎队伍经过的方向,鞠了一个躬,而后爬上车子,驾车离去。
  后视镜里头我依稀看到一个身影,就站在我插着香烟的位置,一身凤冠霞帔,大红绸缎,挥着手,笑盈盈的冲着我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