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86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31 08:56:52
  随着赵班长的一声号令,骤然间枪炮齐放。
  哒哒哒,各式枪支组建起了一道秘籍的火力网,庆幸之前连长把大部分的武器弹药都留给了驻守洞穴的一班,鬼子也开始还击,迫击炮,重机枪遥相呼应,身边的战士一个个倒下。
  我凭着一腔热血,匍匐在战壕里头,感受着弹药爆炸的热浪,以及从身旁飞过的子丨弹丨,掀起片片尘土,可是到了这一刻,才发现,自己虽然握着枪,却从来没有开过枪,也不知道怎么用枪。

  慌忙问身边一个战士,想让他教教我,谁知那战士还未回头应对我,一颗子丨弹丨飞了过来,正中他脑门,头一歪便倒了下去,这种露骨的死亡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性。
  我愤恨,我懊恼,更加充满着杀意,爬到另一个战士面前,看着他如何给枪上膛,如后扣动扳机,学着他的模样,朝着对面的鬼子就是一通乱射,也不知道是否打出去的子丨弹丨能否起到作用,但似乎这样的感觉至少让我宣泄了不少心中的怨恨。
  因为洞穴外头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以及充足的弹药支援,这一波攻击,鬼子并未获得多少便宜,天色黑下来的时候,鬼子居然暂时的退了下去。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活着的面面相觑,死了的也已经尽了全力。
  赵班长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好的表扬了我一番,说我第一次拿枪,第一次上战场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非常的不错,我心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怎么,总之觉得这一切让人难以释怀。
  赵班长说我杀了一个敌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总共打了二十发子丨弹丨,都是胡乱打,如果真的就这样被我消灭了一个鬼子,那也是那个鬼子该死,瞎猫碰上死耗子。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赵班长让人给战士们分发了一些粗制的干粮,又到洞穴里头好好的安慰了乡亲们一番,我也随着进去,百来个乡亲大多都是老弱妇孺,看的出她们对战争的厌恶,对死亡的恐惧。
  我一番感叹,突然的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庞,是凌阳,我大吃一惊,他也看到了我,也是一番惊讶,慌忙走了过来,我们彼此面面相觑,他说了一句,真的是你,我点点头,此刻却也暂时放下了对她的敌意,毕竟这个场景相遇,弄清楚是由才是关键。
  我和凌阳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我问他,我们是不是穿越了,还是怎么的,他摇摇头说,我们是撞鬼了,确切的说是进入了一个循环且虚幻的场景当中,眼前所见的一切都不真实。我说,那我们怎么才能走出去,凌阳叹了口气说,不知道,我有些担忧起来,沉默了片刻,又问他是怎么到了这里,按道理,就算我们撞鬼,遇上这事,也是在这个村子里头才发生的。他说去一个朋友家里玩,回来的时候就遇上了,我没有过多的追问,总之现在彼此都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想一个办法离开才是关键。

  日期:2017-08-31 09:15:47
  当天晚上鬼子没有继续进攻,赵班长在洞穴外围布置好哨兵,其余战士也不敢大意,通通都在战壕里头抱着枪就这么的眯着眼,稍作休息。
  我和凌阳则在洞穴里头,靠着崖壁,闭目养神。
  不多时居然睡着了,隐隐的听到有人在和我说话,说什么让我们坚持一下,援军马上就来之类的,而且说话的人不止一个,很嘈杂,男男女女都有,依稀听到一个声音,带着哭腔,让我一定要撑下去,是元青青,对的是她,我猛的睁开眼,醒了过来,旁边依旧是卷缩着一起的父老乡亲。洞穴外头一片幽暗,始终有两个战士不断的来回巡视。
  看了看旁边的凌阳,他睡的正香,想着他做过的那些恶事,恨不得此刻就要了他的命,可是再一想,一码归一码,总归还是等从这里出去以后,再和他算那些账。
  第二天清晨,有战士来报告,说驻扎在山脚的鬼子,不知怎么的全部撤走了,我和赵班长他们心里说不出的雀跃,赵班长又让战士下去打探一番,结果连续几次的打探,确定鬼子已经撤回了县城。至于是什么原因撤走,没人知道。

  中午时分,十几个伤痕累累的战士,护送着乡亲下了山,沿着一条山路朝着团部根据地进发,晚上十点左右到了团部。
  团长和一些干事,先是安慰了百姓一番,随后拍了拍赵班长的肩膀,沉重的叹了口气,其中一个干事问,连长和其他战士去哪里了。
  赵班长低下头,泪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所有在场的战士自发的摘下了帽子,一时间场面异常的肃静。
  日期:2017-08-31 09:27:29

  我和凌阳跟其他人不同,两个人有些惆怅,不知道该怎么办,至少我们知道,我俩不属于这里,这个虚构的场景或许曾经真实的出现过,但是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我们都不应该在这里出现,只是这会却实在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仿佛四周有一种压抑的围墙,堵着我们,即使我们想离开,却有迈不开步子。
  凌阳不知从哪里搞来两支没有烟屁股的香烟,递了一支给我,然后用火柴点上,吧唧的抽了一口道:“金水,跟你说,这个场景我已经经历了第7次了,再过一会,会有无数鬼子包围团部,残酷的战争马上开始,再之后,八路军战士全体阵亡,鬼子杀入团部,屠杀百姓,你和我同样会被杀死。”
  我诧异的看着他问道:“然后呢?”
  他说:“然后我们昏迷,醒来之后,又会出现在那个洞穴,再之后,连长带着战士在第一个战壕和鬼子拼命,再然后赵班长在洞穴堵截鬼子,再之后鬼子撤退,再之后我们来到团部,如此循环。”
  我的天哪,这果真是一个无限循环的场景,难道我们就这么的一直随着它的脚步吗?不行,我不敢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从凌阳的神色当中,我可以看出,他已经厌倦了这样的循环,他说,他被这种循环给折磨的都自杀过了,可是即便自杀,那也没用,醒过来之后,又会出现在洞穴里头,如此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日期:2017-08-31 09:49:16
  没多久,果然如凌阳说的一样,鬼子的大部队杀到,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外围的八路军战士被清理干净,驻守在团部的战士纷纷杀身成仁。
  而我们这些百姓则被集中在村子中央的开阔他,四周围的鬼子虎视眈眈举着机枪包围着我们。

  这画面和电视上播放的没什么区别,一开始,有两个鬼子,卷起袖子,一脸狰狞,双手握着军刀,直接扑到人群中,左右砍起了百姓的脑袋,鲜血横飞,一边是哀嚎的哭声,一边是恶心的嘲笑,他们借着杀人取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