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77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着高书记的一番话,刁一品不由笑道:“高书记说的有道理,记得上次酒桌上有人讲了一个笑话,官二代跟富二代撞车了,官二代愤怒的把富二代从车里揪出来大声骂到‘老子A8的车你塔嘛的也敢碰!’谁知富二代并不畏惧一把推开管二代嘲笑到‘你一小A4装叽叭A8,老子玛莎拉蒂买你十辆!’官二代更加怒了‘瞎了你!睁开狗眼看看!老子说的是号牌!京A8!老子长安街敢逆行’富二代仍然不屑‘吓唬谁啊你,我老爹托关系也能办个套牌的,谁知道你这是不是真的。’

  官二代冷笑一声道‘哼哼!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叫人废了你’富二代继续不为所动点了支烟说:‘我怕你啊?我爹认识黑道上的,我废了你信不信’官二代没有回话,只是打了一通电话没过一会,来了几个军人。
  小蒋心中有数,根本不怕这所谓的调查,他拿过那块黑布,不慌不忙把眼睛遮了起来,心道,秦书凯现在是常委副市长,你们就敢双规我,也不知道事情闹到最后,看你们如何收场。
  那两位纪检人员显然之前就听说小蒋是有些功夫的人,因此之前不免有些担心,车上居然还准备了绳索和几根棍子,看小蒋并没有试图顽抗,也是松了口气,干了这么久的纪检工作,他们还是头一次碰到如此镇定的人,竟然没有一丝的慌乱。
  有那么一句话,叫做“不调查,人人都是孔繁森,一调查,全都是王宝森。”
  这年头,再自律的干部,也经不起组织上认真仔细的调查,一旦被双规,基本上是没有再出来的可能了,绝大多数被双规的干部,直接就从双规的地方,被送进了牢房,侥幸出来的,政治生涯也肯定是结束了。所以一听到双规,就是再镇定的干部,也难免会有些恐慌的。
  车子很快开动了起来,七拐八扭几十分钟后,终于停了下来。
  小蒋被领下车,然后走进一个房间,等摘下眼睛上的黑布后,小蒋开始打量着这传说中的双规干部的地方。
  有点像是市里最普通的派出所的讯问室,房间的窗子被黑色幕布遮得严严实实,不露一丝光亮,屋子摆设的格局,也跟派出所差不多,一张桌子,两边分别摆了三张椅子,一边一张,一边两张,桌子椅子,包括屋子里有尖锐棱角的地方,全都被包了起来。
  小蒋一看就知道自己的位子在哪了,那个单独一张的椅子,肯定是自己的了,他往前走几步,来到椅子前方,一屁股就坐了下去,迎面看到桌上放了一盏探照灯,看灯泡的尺寸,功率绝对不小于一千瓦,照射的角度,刚好直直对着小蒋。
  听说纪委办案,不打不骂,但就是不准睡觉,拿大功率的灯泡照着你,然后不停地问你话,看眼前的样子,确实是这样啊。
  小蒋虽然没见过纪委办案,但是从主子秦书凯跟纪委的老朋友一块聊天的时候,倒也听说过一些,所谓的纪委办案,无非就是找个由头,先把人控制起来,攻心为上,让你自己主动交代问题,如果真有确凿的证据,就无需纪委出面了,今天来找自己的,肯定就是检察院的人了。
  这也是很多**分子害怕双规的原因所在,现在大家的反侦察意识普遍提高了,又不是傻子,就算是贪腐,也不会给检察机关留下什么证据,真要是凭证据抓人,怕是天底下所有的干部,都是廉洁自律的好干部。
  这种情况下,对于那些明明有问题,但暂时还没有掌握证据的干部,就有必要采取双规的手段了,让对方主动交代问题,纪委在这方面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只要你进来,就不怕你不交代。
  小蒋盘算,怕是这帮人想要趁着秦书凯还没得到消息,回过神来的时候,把自己办成个“证据确凿、事实明确”的铁案,到那时就算秦书凯想要翻案,也得掂量一下其中的风险,想构陷一个人非常容易,但要是想平反的话,就太难了。
  小蒋正一个人四处张望的时候,外面走进一位中年人,微微有些发胖,留着精明的短发,面色威严地走到小蒋面前,道:
  “我是这次纪检组的组长严峻,负责调查你的问题,希望你认清形势,不要心存侥幸,把你的问题,彻底向组织交代清楚。”
  小蒋淡淡笑着,“不好意思,头一次被双规,不知该该交代些什么事情。”
  严峻被气乐了,心说你小子把纪委当成拘留所了啊,一次就让你完蛋,你还想被双规几回啊,他严肃道:
  “把你以前干过的那些事情,全都想清楚,统统向组织上坦白。不要跟我玩什么花样,要是没有确凿的证据,组织上是不会请你来的,我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个人行为,你是按照别人的意愿做事!,主犯和从犯的差别还是很大的,你自己心里必须要想清楚了再交代”
  “以前干过的事啊……”小蒋笑着,“那可多了去!”
  小蒋是故意在逗这位严组长的,没想到严组长却当了真,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怂货,自己既没有搞温情攻势,也没有搞不让睡觉那套手段,这小子竟然主动承认自己做过很多对不起组织的事,果然是有眼色!自己这趟差事,办得实在是太轻松了,一份大大的功劳就这么到手了。
  严组长心中大喜,他以前也碰到过这样的干部,心理素质比较差,深怕被审讯的时候,吃什么苦头,一进门就把什么都秃噜出来了。
  严组长立即拿过一叠稿纸放在小蒋的面前,道:“你有这个态度,就很不错嘛,把你做过的事统统写下来,写详细一点,把问题交代清楚,组织上会给予公正的处理。”
  放下稿纸,严组长准备出去歇息,根据他的经验,这些怂货一旦要交代问题,必定是又臭又长,上至给某领导送了一瓶酒,下至某人请自己洗过一次澡,没有一天半天,那都写不完,这跟那些抱着侥幸心理,一点点挤牙膏的人是大有不同。
  严组长背着手,得意洋洋要出门,背后就传来声音,“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无非就是每天跟着领导开车服务,领导生活的内容要不要交代!”
  严组长的脚步就停了下来了,“我们纪委要听的,不是领导的琐碎生活,而是跟领导的工作有关的迎来送往,或者更明确的说,行贿受贿之类的事情,都可以写。”
  “那还真是没法写了,领导是领导,我是我,你抓我进来写领导工作上的事情,这不是开玩笑吗?”

  严峻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道:“不知道该交代什么是不是,需不需要组织上给你提个醒啊?你跟着领导,收过什么人的钱,帮助过那些人做不能做的事情,好好想一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