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8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航行的第二天,赤道无风带居然刮起了剧烈的大风,红太阳轮像是驶入了巨大的漩涡里,浪从四面八方喷涌过来,船身上下左右摇摆着,整个船要被搅成麻花一般,驶离赤道之后,一切却又恢复平静,我不禁深思,沉默并不代表着妥协,当沉默的人真正爆发的时候,那就叫疯狂了。
  “哎呀呀,这次去日本得好好搞一下呀,我还得去放松一下,听说日本的小姐都体检的,安全。”冲出赤道无风带的风暴圈之后,老中青三代屌丝又凑一起,毕竟做了那么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值得庆贺一下。

  “嫩妈老刘,去日本找小姐,男的也得体检,你以为你想上就上啊,到门口就给你抽血,就你那脏病还没好利索,一查你是那种病直接给你送731部队去,做成梅毒标本。”老九喝了一口小酒,故弄玄虚的说道。
  “哎呀呀,你说的是真的吗?”大厨听到脏病两个字,羞红了脸。
  “嫩妈,不信你问老二。”老九又小酌一口。
  “我不知道呀,我又没找过,日本那么贵,哪有那个闲钱。”我没有顺着老九的话欺骗大厨。
  “哎呀呀,你俩装逼,人家老朱钱都送鼻子底下了你俩都不要,装啥呀装。”提到钱,大厨又想到了老朱送给的那箱钞票,悲愤之情油然而生。
  “嫩妈老二!你咋没收下呢!”老九拍了拍大腿,表情也很痛苦。
  我去,原来老九那天真的只是装逼啊,他在我心目中视金如粪的形象轰然倒塌。
  “哎!不瞒你们说,他如果在让一下我就收下了。”我低下头,后悔的肠子都绿了。
  “哎呀呀,我不说了。”大厨气鼓鼓的坐下,闷头喝酒。

  日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过着,到达横须贺的时候已经是11月中旬,当初登船的时候大厨这个二货告诉我航线所罗门到泰国,我跟老九只准备了几个沙滩裤,现在可好,10几度的气温让我直接冻成狗。
  “嫩妈老二,我就知道咱来这条船肯定得遭罪!”靠完码头老九来后甲板帮我收拾撇缆绳,穿着军大衣,一副肾透支快要死去的样子。
  “九哥,咱下地去买两件衣服吧,这地方貌似很繁华呢。”我指了指港口的外面,甚至还能看到自由女神像。
  “哎呀呀,这是东京吗,我来了好几十回了,印象里咋没来过这个港呢?”大厨从厨房里钻出来,话里透着尿变日本的意味。
  “刘叔,这里是横须贺,离东京远着呢,九哥,一会PASS下来了,咱赶紧下去买点衣服穿,这天冻死人啊。”我抬头看了一眼老九,在老九对大厨发怒前把话题转移开。

  “哎呀呀,买啥衣服呀,你俩等我下去找个干洗店,给你们偷个10件8件的。”大厨已经把日本当成了自家的后院。
  “嫩妈老刘,你就这么点出息,忘了上次在福冈了?嫩妈我裤子都脱了指望你给我把把风呢,你跑的比谁都快。”老九又提起了陈年旧事。
  “哎呀呀,你那是犯罪,犯罪咱不能干。”大厨想起来老九**未遂,嘴唇就止不住的哆嗦。
  “嫩妈你偷东西就不是犯罪了?”老九像个孩子一样反问道。
  “哎呀呀,不一样的,不一样的,我这个罪过小,我这是报仇,报仇。”大厨不甘示弱的说道。
  “行啦,行啦,一会下地,咱三个一起下去。”我打断俩人。

  “哎呀呀,我不跟你们下去,你们就知道多管闲事,多大的闲事儿都管,管了闲事还不要钱。”大厨嘟囔着,转身又回到厨房里。
  我苦笑了一下,又想起老朱的那箱红灿灿的钞票。
  横须贺是日本最繁荣的的军港都市,地理位置紧紧扼住东京湾的咽喉,同时这里也是美国在亚洲最大的海军基地,驻扎着美军第七舰队核动力航空母舰和几艘核动力战略潜艇,所以横须贺的街头几乎是美日的大杂烩,大到政治,军事,文化,小到商店,街道,饮食,甚至走在大街上看着的人都是美日混血,用老九的话这些都是串子。
  PASS卡拿到手,我跟老九考虑了一下,觉的还是搭乘代理的车出去,毕竟此时的气温已经5度了,我俩穿一热裤出门岂不是有装逼的嫌疑。
  “啊啊啊啊宁哈噻要!”老九站代理跟前,憋了半个小时说了句韩语。

  “我去,九哥,你这是想李英熙了吧。”我在一旁嘲笑道。
  “嫩妈,这小日本话我一时想不起来了。”老九摇摇头,想着日语你好是咋说来着。
  可惜我日语的词汇量仅仅是抗日神剧里的八嘎死啦啦还有硬盘角落里的一库亚麻带,跟代理讲这些会不会怪怪的。
  “九哥,算了,咱还是说英语吧。”我想了一下后说道。

  “哎呀妈呀,扯啥犊子呢哥们,咋还说上朝鲜话了?有事儿你吱声。”代理微笑的看着我俩,一口标准的东北话差点给我震射了。
  “我去,代理你是华夏人啊!”我又惊又喜的问道。
  “哎呀妈呀,我日本人,搁华夏长大的。”代理掏出半盒七星,客气的递给我跟老九。
  “哦,代理,原来你是串,不,你是混血儿呀!”我尴尬的笑着,掩饰我差点说错的话。
  “哎呀妈,我不是串儿的,我是三残。”代理并不在意我的话。

  “三残是啥东西?”我小声嘟囔着看着老九。
  “嫩妈,这么说你老爷爷是日本鬼子呀!”老九点着烟,把火机递给我。
  “哎妈,不是我老爷爷,是我老姥爷,不过他是好鬼子,是反战的。”代理哈哈笑着。
  原来代理的奶奶是当年侵华日军的女儿,战败后被日本爹狠心留在了中国,90年代日本寻找残留在中国的遗孤时,代理的奶奶已经死了,但是代理他爹作为二代遗孤发放了日本国籍,17岁的代理则作为三代残留遗孤也发放了日本国籍,成了日本人,也就是代理嘴里的“三残”
  “我去,代理,你这日子过的好啊,日本赚钱中国花。”我跟老九此刻已经坐进了代理车里。
  “哎妈,好什么玩意儿,我就94年回去了一趟,认识我的都叫我小日本,现在搁日本呢日本人也看不起我,都从心里把我当二尾子看。”代理无奈的说道。
  “我中文名叫杨森,日文名叫西川杨森,你俩上哪哪嘎达玩儿去啊?”代理自我介绍了一番后问道。
  “西川杨森?你妹这不是治脚气的药么。”我心里暗道,脚趾头缝里都有些痒了。
  “嫩妈杨森君,给找个卖衣服的地儿,整点毛衣穿,你们这大日本,冻死人啊。”老九边说边打了个寒颤。
  “哎吗,卖衣服地儿远着呢,我看你俩身材跟我差不多,我那有不穿的衣服,要不跟我回去穿我的吧。”杨森扭过头来对坐在后座上的我俩说道。

  “那多不好意思呀,是不是呀九哥?”我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心里想着你是不是还把我们当成90年代的叫花子呢。
  “嫩妈,有的穿就行,你家在哪嘎达呢?”老九的腔调也转成了东北味。
  “哎吗,我搁工厂里住,你不知道在日本这地方,你得打三份工才能活,代理是我的兼职,我主职是在水产食品厂里干工人,你们船拉的金枪鱼,就是送到我们那,切成块再卖出去的,哎妈,又累又脏还腥气。”代理苦笑着,话里全是厌恶的味道。
  我跟老九对视一眼,心想老子搬金枪鱼何尝不是又累又脏又腥气。
  杨森说完转了个弯儿,0.8排量的小铃木突突突的沿着偏僻的小道往深处驶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